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教育新闻

“农民工大学”蹒跚起步 创办者不认字渴望知识

2011年04月04日 10:02 来源:工人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当常务副校长孙锃炜将最新报名情况送来后,束学稳的脸上更多了几分自信。他立即吩咐孙锃炜,在合理制定好授课计划后,尽快与人社部门进行联系,并完成相关审批手续。

  “早点开课,上课的事不能再耽误了。” 3月31日,束学稳对孙锃炜发出这样的指示。束学稳身材健硕,声音洪亮。他的话很直白,直白得缺少修饰,只剩下命令。

  作为安徽一家建筑集团的老总,束学稳最近一段时间投入精力更多的不是正在施工的几个项目工地,而是位于他办公室下方的一层楼。这个位于七层办公楼第三层的地方,承载着他多年来的一个梦想——为农民工办一所大学。

  3月22日,束学稳创办的农民工培训学校在安徽合肥经开区成立,并开始接受农民工报名。由于其良好的软硬件设施,甚至被当地一家媒体誉为首所“农民工大学”,尽管官方并没有承认其“大学”身份,这所培训学校的诞生,却标志着束学稳“培养具备大学生素质的农民工”的梦想开始付诸实践。

  创办之初,束学稳最担心的是学校无人问津。不过,事情的进展却超乎他的预料。3月31日中午,随着在合肥某超市打工的湖北籍农民工胡国清前来报名,一个40人左右的电工班即将组成。

  “最晚5月份开学。”看着学生名单,束学稳踌躇满志。他知道,随着这个电工班的正式开课,他离梦想更近了一步。

  “不识字”的创办者

  束学稳不认识字,他的手机具有语音阅读功能。当有短信息发过来时,束学稳就会把手机拿到耳旁听短信。

  “就是因为不识字,做事的时候才会遇到很多障碍,所以我对知识很渴望,觉得上学很重要。”由于种种原因从小没有捞到机会上学的束学稳很早就有个梦想:有钱了,要办个学校。

  现在条件具备了,束学稳的安徽华陆建工集团年产值已经突破2亿元。可是办什么样的学校,束学稳的心里一直没有打定主意。

  由于一直泡在建筑领域里,束学稳对施工过程中的各种安全程序了然于胸。“一个建筑物在建造过程中,任何一个疏忽都有可能造成安全隐患。而疏忽往往来自于建筑工人对操作规范的不了解以及对建筑经验的缺乏。”束学稳举例,“比如施工上要求混凝土标号为C25,那么肯定不能用标号为C20的混凝土,可是一个缺乏经验的人怎么能够通过肉眼从已经搅拌好的混凝土发现标号上的区别呢?”

  在实际施工过程中,束学稳更是经常发现操作上的一些漏洞,并时常为这些安全隐患头疼不已。“钢筋工只知道轧钢筋,不知道验证一下钢筋的粗细、钢筋是否生锈;瓦工只知道砌墙,不管砂浆是不是达标。每一个操作失误,都能造成安全隐患。”

  “一个建筑工地,往往只有一个技术员,真正懂得各种操作规范的也往往只有这个技术员。连很多木工班、瓦工班的班长都不懂技术规范,更何况具体操作的工人。”束学稳在工地上巡查时发现,如果仅仅靠工地上的唯一一个技术员来负责所有的安全细节,肯定是不现实的。“要想确保不出现安全隐患,工地上的每一个操作人员不仅要有负责任的态度,还应该有过硬的技术。”

  “只有每个人都了解技术,我们才能做出精品。”有感于此的束学稳在确定好一定要办学后,首先选择的方向是,为建筑领域的农民工提供技术培训。

  “国家很重视农民工培训,也有这方面的相关政策,建筑领域正好有这个需要,我也正好可以借此完成我的一个心愿。”束学稳说。

  为了吸引农民工 ……

  做事务实的束学稳知道,农民工培训面临着几个难题:思想认识、钱和时间。

  “即便有心要来学习,钱和时间也会成为农民工安心学习的障碍。农民工出来就是打工赚钱的,有几个农民工舍得花费时间过来学习?”

  有什么办法能吸引农民工主动过来学习呢?束学稳认为只有尽量提供好的教学条件,并且免费培训才有可能。

  去年4月份,束学稳开始走向办学的实质性程序:招聘校长、教师以及其他教学管理人员;购买电脑、课桌椅、粉刷教室等。

  一位在大学某学院当院长的亲戚为其引荐了一位退休的中专学校校长过来担当农民工培训学校的校长。集团公司同时配备一位骨干经理作为学校分管后勤工作的副校长。为了能尽快学习到民营教学机构的管理经验,学校甚至直接将一家民办学校的管理人员和教学设备“一锅端”引进过来。其年轻的80后创办者孙锃炜也成为农民工培训学校的常务副校长。

  在硬件方面,束学稳努力创造出更好的条件:将公司办公大楼的第三层腾空,全部用来办学;给每间教室配备一台空调;除了设备齐全的多媒体教室、实训教室外,还要配备一个乒乓球室……对于先期总共200多万元的投入,束学稳认为这仅仅是个开始。

  培训学校的基本构件筹备结束后,接下来在合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备案的过程在束学稳看来就水到渠成了。3月22日,束学稳的“合肥华陆职业培训学校”挂牌成立。在这之前,学校已经顺利成为合肥市105家农民工免费培训定点学校之一。

  据合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职业能力建设处处长束志伟介绍,成为农民工免费培训定点学校之后,凡学校招收符合免费培训政策范围内的农民工,其培训内容及过程符合规定,每培训一名农民工即可获得100到1000元不等的补贴。

  束学稳认为,相对于他的投入来说,这些补贴肯定远远不够。如果要继续扩大免费培训的规模,他必须投入更多的资金。对此,束学稳认为,办学犹如做慈善事业,提高农民工的知识技能,就是在为他们挣钱。

  “农民工大学”在路上

  在束学稳的心里,创办职业培训学校只是他实现办学梦想的第一步。他头脑里的蓝图是,农民工和高校里毕业的大学生一样,都应该拥有很高的知识素养。“都是大学毕业,所不同的是,我的大学专为农民工所设。”

  在刚刚创办的职业培训学校里,束学稳“希望培养出具备大学素养的农民工”这个梦想已经在付诸实践。

  目前,学校已经和合肥工业大学、安徽建工学院等院校建筑系的教授进行联系。他们初步计划聘请两名教授担当农民工职业培训理论课程部分的教学任务。

  除了严格遵守农民工免费培训教程中实践课程必须占60%的规定之外,束学稳要求学校必须加大职业道德和农民工维权方面的培训内容。

  “在我看来,一个合格的技术员,不仅要有合格的技术,更要有强烈的责任心。如果按我的标准,合肥建筑市场上合格的技术员不到50%。”束学稳因此觉得,农民工培训的内容中一定要有职业道德培训的内容。并且,他希望经过他的学校培训的农民工能具有一定的示范作用。“多数带动少数很容易。如果大多数人都能负责任,少数人也就不敢不负责任。”

  在束学稳看来,他要将农民工培训学校打造成“大学”的计划还来自于另外一个迫切的现实需求。“现在的建筑工人,‘90后’的基本看不到了,‘80后’的也是寥寥无几。再这样发展下去,建筑领域的活还有谁来干?”

  “大瓦工(顶级瓦工)的工资每天200元,拎浆桶的壮工一天只有70元。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大瓦工的工资一点也不比大学毕业生的工资低。”束学稳认为,如果“农民工大学”里能多培养出这样的大瓦工,恐怕很多“90后”也会争着来学习。“这样,不仅行业里的精英会越来越多,建筑领域的人才接续问题也解决了。”

  束学稳计划将来能为这所学校单独征得一块地。“在开展农民工培训的同时,为其它用人单位进行订单式培训。用订单式培训积累的钱来补贴农民工免费培训的亏空。这样,学校就能长久地运作下去。”(记者 陈华)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刘羡】
    ----- 教育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