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教育新闻

大学生毕业6年每月拿一半薪水还无协议助学贷款

2011年06月16日 09:08 来源:扬子晚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大学生毕业6年每月拿一半薪水还无协议助学贷款
刘金锁 学校供图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2000年,“助学贷款”对于高校学子来说还很陌生。对于从徐州丰县小山村里走出来的贫困大学生刘金锁来说更是想都不敢想。那年9月,交不起学费面临无学可上的刘金锁却收获一份无息“助学贷款”52000元,借给他钱的是母校南医大,这份贷款既没协议也没字据,但却深深“烙”在刘金锁心中,十年里一天也没敢忘。2010年9月,刘金锁还上最后的余款。昨天,已经拿到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医学和卫生事业管理专业研究生录取通知书的刘金锁专程来南京看望他的“恩人”。

  傻了!四年学费要52000元

  2000年9月的一天,南医大康达学院的新生接待日,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时任康达学院院长的周亚夫和其他老师正准备收摊,刘金锁和他的大伯匆匆赶来报到。他们俩早上5点从老家丰县出发,赶路就用了一天。浑身是汗、饥肠辘辘的两人做梦也没想到第一个难题来得那么快、那么大:每学年13000元的学费。接到录取通知时,金锁一家并不了解学费的具体数目,以至于他们报到时身上没带多少现金,而家里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我当时都有了放弃学业的念头。”金锁说。“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周亚夫老师,他没有丝毫犹豫,让我先安心上学,学费的事情可以缓一缓。当时他还交代学院的老师们说,要把我留下来,我的学费就算是向学院借的。”刘金锁回忆道。“周老师还让人去食堂为我们买来了包子、馒头、菜和饮料。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包子。”他说。就这样,刘金锁在报到当天获得了一份没有协议、也不需要字据的助学贷款。

  要强的大伯当时决定:请学院准许金锁不参加之后的军训,而是回去劳动赚学费,“我们不能欠学校的钱,我带孩子回去卖掉家里的苹果和树木,先凑点钱交给学校吧。等正式开课的时候,我让金锁回来。”周亚夫准了假,临行前,他告诉刘金锁:“你一定要回来。上大学改变的不仅是你个人的命运,还有你家庭的命运,以后你的爸爸妈妈,还有大伯就都不用这么苦了。”

  那年的军训结束后,金锁回来了,还带来了2000元钱。

  就这样,刘金锁在康达学院健康教育与媒体传播专业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活。因为周亚夫的特批,他不用在开学时一次性缴清本学期的学费,而是家里筹集到多少,就先交多少。大学四年期间,刘金锁断断续续共还款15000余元。

  拼命!一个月赚800他把400还给学校

  2004年,刘金锁毕业了。在学校的帮助下在南医大附属口腔医院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我第一个月的工资是800元。”金锁的内心还是放不下学校的欠款。他主动找到单位的财务部门,请他们将自己每月工资的一半扣除,转到康达学院的账上,自己只留400元。400元的月生活费对一个身在异乡工作的毕业生来说,只能满足基本开销。“这些钱勉强够我吃饭,再买点书。”口腔医院和南医大挨得近,学校的老师们经常能看到这个戴眼镜的高个小伙,穿着长年不变的朴素衣服。

  “我没觉得刚工作的那段日子有多苦,读书那会要困难得多。”刘金锁告诉记者,上学时,曾有段时间生活费没着落,学校让他在文印室、食堂和大学生活动中心勤工助学,才解了燃眉之急;有一年冬天,家里没法给他提供御寒的毛衣,是康达学院财务室的老师送的一件棉衣让他度过了那个冬天。“我穿了好久,真的很暖和。我们班的班长身高182厘米,和我差不多高,他常把自己的衣服给我穿,打饭的时候也经常替我刷卡。”

  刘金锁在口腔医院工作了两年,随着时间的推移,工资也有所增长,但他始终将还款比例控制在工资的50%。“单位有的时候还会发点奖金、津贴什么的,我也将这些钱的大部分还给学校,占总额的80%吧。”在这段日子里,刘金锁又给学校还了20000余元。

  感恩!还清余款还“干出了样子”

  2006年,刘金锁回到家乡丰县,在当地的疾控中心工作。“离开口腔医院的时候,感觉自己没有做出什么成绩,所以都不好意思和老师们道别。当时我给自己撂了句‘狠话’——我一定要干出点样子来,再回母校。”尽管在家乡工作,不能像以前那样每月还钱,但金锁平时还是不断积攒。2010年9月,刘金锁带着最后的余款——15700元现金,亲手送到康达学院财务室。“虽然现在银行转账很方便,但是我觉得自己亲自到校还款更体现我对母校的敬重。”也就是这一次和老师们的会面,让金锁作出了考研的决定。“老师们鼓励我考研。其实毕业后我一直坚持学习,英语没拉下,因为工作的关系,专业课也没丢。”刘金锁说,从回老家第二天起,他一头扎进了考研复习,并最终带着考上的喜讯回到母校。“干出了样子”的金锁在周亚夫面前哭了,他说:“没有老师和同学们的帮助,就没有我的现在。在南医大的学习生活,对我的人生帮助很大,是我一生的财富。”临走前,周亚夫对刘金锁说:“金锁我们握个手吧。”刘金锁赶忙在裤子上搓手,搓了好久,但手心仍然有很多汗。周亚夫笑着对记者说:“他是一个向上的好孩子,他‘知苦’,懂别人爱他,也懂得爱别人。”(通讯员 蔡心轶 陈亚新 记者 蔡蕴琦)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肖媛媛】
    ----- 教育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