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教育新闻

上海少女援交调查:多数人家庭稳定 追捧奢侈品

2011年11月21日 09:5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上海少女援交调查:多数人家庭稳定追捧奢侈品
中国新闻周刊201143期封面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相关报道:

  调查称消费观及性观念等成少女援交发生直接动因

  援交少女两面青春:父母的乖女 陌生男的援交妹

  专家称中国对“少女援交”现象预防机制仍处空白

  中学生卖淫刺痛社会神经 功利追求致幸福被扭曲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少女援交谁之痛

  她们越过一条线,从中学生变成“援交妹”。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穿上校服,她们被认作是稚气未脱的孩子;脱去校服,她们就变成陌生男人怀中的“伴侣”。她们脱去那件标识身份的衣服,只为了满足虚荣,甚至只为一点零花钱和零食。

  她们在很多城市的夜幕中暗自转换角色。她们身边,盛行着攀比之风,充满了叛逆与猎奇,被消费主义浸染得她们为此行走在边缘地带。

  管理缺失、教育失败、耻感沦落,这些高悬在空中的感慨之外,一定还有什么仍然被我们忽视。

  无须辩白,我们几乎生活在一个肆无忌惮的年代。“拥有金钱就能拥有一切”成为社会默认的潜代码。成年人用资本运作的术语谈论尊严、灵魂和自由,似乎这一切都可以折价变现。而另一面,这些成年人用自己平日里嘲讽的标准答案和灌输说教教导孩子。道德与现实的鸿沟让青年人的价值观与判断力愈发分裂,悬在一念之间。

  在“一切为了孩子”的口号之下,有谁能够反问内心?

  这些被称为“援交妹”的年轻人是成年人世界的一面镜子。所以,我们不应指责孩子们的道德沦丧,而应该“审判”自己的行为与生活。《中国新闻周刊》独家获得的由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中国社会工作研究中心撰写的《在校女学生援助交际问题研究报告》显示,正是成人社会的不良影响,使部分青春期的孩子迷失了方向。而从援交女生到日本 “现役”AV女星苍井空在中国的“非正常”风靡,同样显示出中国主流社会精英层中部分人的道德意识下滑到了需要人们警醒的地步。

  只有成年人建立起美好的公共生活、树立起有尊严的价值标准,并且以此垂范,未成年人的世界才会变得清澈。

  上海少女“援交”风波

  “援交”现象几年前就已在中国大陆出现,但现行的法律体系中,至今没有援交二字。

  同样,由“援交”引发的讨论中,相关部门及市民的暧昧态度同样耐人寻味。

  本刊记者/马多思 杨迪  摄影/孙晓曦

  特约撰稿/黎广(发自上海)

  2006年,日本自由作家中山美里在她的自传《我的十六岁援交手记》中写道:在东京的繁华商圈,我开着令人瞩目的红色跑车,住着达官显贵群聚的豪宅。打开房门,宽敞无比的柔软名床,翻滚荡漾在令人心荡神驰的亚麻床罩之上……现在却已毫无踪影,只留下一片回忆,静静浮荡在空气之中。

  这是援交女郎回忆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去,她希望告诉后人,援交时留在自己心里的过去,会在以后慢慢发酵,直到追悔莫及。

  她的话并没有警醒世人。

  2011年11月的第一个星期里,上海检方披露一起20多名女中学生集体“援交”的案子,在这起案件中,这些女中学生大都未满18岁,最小的不到14岁。

  一石激起千层浪,尽管在全国各地公众对此事的评论沸沸扬扬,但在上海,关于援交的话题显得暧昧难言。

  “援交”案始末

  上海虹口区,密密麻麻地散坐着数十家大中小学校,各个品牌的连锁快捷酒店,也在这个圈子里扎根营业,关于学校、酒店的各种“爱情买卖”链条,在这里交织。

  11月7日的新闻中,广灵路附近的一家莫泰168连锁酒店成了头条图片。

  在与图片相关的新闻中称, 上海20多名稚气未脱的女中学生,因为零花钱不够,又不愿意通过工作赚钱,走进连锁酒店,成为卖淫女,其中2人未满十四岁。

  上海闸北检察院本月5日公开的一份资料显示,这20多名援交女彼此的关系错综复杂,其中多数为在校中学生,涉及上海市某职业学校和普通高中共9所学校。

  据披露,小文、萍萍和娜娜从事卖淫时,均未满十八岁,其中小文和娜娜是发小,娜娜由于家庭变故,辍学后一直在社会上游荡,而萍萍是小文同学。从2009年始,她们通过互联网和电话等方式,相互介绍或介绍其他少女与嫖客发生性关系,并收取嫖资和介绍费。

  2010年初,萍萍两次介绍小文和她的好友进行性交易,每次收取介绍费300元,小文和其他朋友也很快成为上家,介绍另外的少女卖淫,并收取介绍费。

  上海闸北检察院在当地媒体发表署名文章时称,上海女高中这些女生“介绍卖淫,嫖客形成了固定‘圈子’,形似日本社会的所谓‘援助交际,”。

  这个说法出现以后,上海市司法系统的一位官员向《中国新闻周刊》抱怨:什么叫援交,分明就是未成年少女卖淫。并且在我国的各项法律中,均没有“援交”一词。

  对此,同样来自司法系统的另一名官员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一案件的披露过程有悖常理。“公安进行刑侦的过程中,曾想向社会公布进展,但觉得这件事并不复杂,而且又涉及到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所以结案以后移交了检察院。没想到检察院把此事公开了,还称其为‘援交’,引起广泛关注以后,我们没法解释,检察院也失声了。”

  而这一定性,让普通民众和法律界人士纷纷侧目,并且开始预想本案会如何宣判。

  但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实际上早在本案公开以前,案子已经判决。11月10日,闸北区法院办公室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少女援交案件已经在前两天宣判了,但涉案人员各领何种刑期实在不能透露,因为这个案子毕竟牵涉到不少未成年人,院长已经吩咐大家不能向媒体透露具体情况。

  上述消息某种程度上解释了在此案公开揭露以后,后继消息戛然而止的原因。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张尚初】
    ----- 教育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