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在G20峰会对华变脸 从捧为救星到施压攻击——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际新闻

西方在G20峰会对华变脸 从捧为救星到施压攻击

2010年07月01日 00:09 来源:国际在线-《世界新闻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曾经捧中国为“救市主”,而今却百般施压并不守承诺

  本报记者/李静

  握手,合影,欢谈——当20个工业国的领导人齐聚“枫叶之国”加拿大时,一切都显得那样友好、和谐。然而,在表面的平静背后,蕴藏的却是冷冰冰的交锋。

  当地时间26日晚间,20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四次峰会在加拿大多伦多召开。在当前世界经济复苏脆弱、欧洲债务危机带来诸多不确定性的背景下,此次峰会与前三次相比,火药味浓了很多。

  一方面,美欧之间就经济刺激政策、金融监管问题互相攻讦;另一方面,曾在金融危机中发挥中流砥柱作用且受到西方礼遇的中国,承受了一些来自西方的莫名压力。

  有关专家指出,西方国家应继续发挥风雨同舟的精神,重视中国等新兴国家在后金融危机时期发挥的积极作用,而不是一味地将国内问题转嫁给新兴国家。尽管环境变了,但“中国声音”依然值得关注。

  中国曾享受“救市主”礼遇

  在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中,中国不但没有在危机中倒下,还因为手里难得的余钱而被各国视为“救市大户”。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时政部负责人全宇虹曾随团采访了前三届G20峰会,无论是参加峰会的各个国家还是各路媒体,对中国代表团所表现出的极大关注与热情,都令她印象深刻。

  2008年,金融危机正肆虐,当年11月在华盛顿召开的第一届G20峰会,中国被美欧等国寄予极高期望。

  全宇虹对《世界新闻报》记者回忆说,中国代表团抵达时已是夜幕降临,走出机场一看,各大通讯社的记者早已苦候多时,为的不过就是发一则“中国代表团抵达华盛顿”的消息。与此同时,《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美国主要媒体均大篇幅报道了中国代表团的组成情况。

  会议礼宾安排也可看出主办方对中国的重视。在各种活动中,出席会议的胡锦涛主席都被安排在重要的居中位置,位列当时美国总统布什的旁边,包括最后显示各国地位的大合影。峰会期间,胡主席在所下榻的酒店会见了多位外国领导人,这家酒店也因此成为华盛顿引人注目的外交舞台。

  就连中国记者也受到了礼遇,在新闻中心,中国记者被安排在最中间的位置,可以环顾整个新闻大厅。

  之后的两次G20峰会也依照第一届峰会的规格礼遇中国。2009年伦敦峰会召开前,英国组织峰会的负责人多次访华,就峰会事宜与中国进行沟通。因为达赖问题而开罪了中国的法国,也借峰会的机会与中国重新修好。

  如今成西方攻击焦点

  与前三次峰会西方对中国的态度以期待居多截然相反的是,多伦多峰会变成了西方对中国发难的场合。

  6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将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消息公布后,国际社会对中国调整汇率形成机制的举措都给予了积极评价,但美欧在表示欢迎中国举措的同时,依然强调希望看到“结果”。

  G20峰会是讨论全球经济和金融治理的多边场合,人民币汇率不是会议议题,但鉴于美国国内当前的政治氛围以及美国政府推动出口增长的压力,人民币汇率问题恐怕不会在G20峰会上消失。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专家钱力伟对《世界新闻报》记者说,美国在峰会上提到人民币汇率问题,更多的是考虑到国内特殊利益集团、制造商等给国会制造的压力。随着年底国会中期选举的临近,奥巴马政府必须给国内压力一个交代,但并不会真正给中国出什么难题。

  美欧等西方国家一直片面地认为,全球经济失衡主要表现在中国等贸易顺差国“出口太多”。事实上,这只是西方国家试图转嫁国内问题的一个借口,而中国也没有任何理由承担经济复苏“发动机”的责任。在6月19日举行的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明确表示,人民币是中国的货币,这不是一个国际上讨论的问题。

  IMF改革,美欧耍心眼

  西方国家不仅对中国提出无理要求,而且还在事关中国提升“话语权”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改革问题上百般算计。在多伦多峰会举办前夕,中国外交部在媒体吹风会上表示,如期兑现20国集团领导人做出的IMF份额转让承诺是中方关于此次峰会的一大关切。在去年9月召开的G20匹兹堡峰会上,发达国家作出了向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至少转移5%份额的政治承诺。而此次多伦多峰会,这一承诺能否兑现受到了外界质疑。

  据悉,根据IMF最新份额和投票权改革方案,中国的投票权将增加至3.807%,比现在3.65%的份额要稍高一些。但这一数字仍低于去年9月发达国家在G20匹兹堡峰会上作出的政治承诺。

  事实上,美欧之间在IMF份额转让问题上有着各自的考量。美国希望欧洲一些小国将IMF中的份额转移给新兴经济体。但由于希腊债务危机的爆发,欧洲国家在这一问题上显得顾虑重重。以希腊为例,份额的减少可能意味着该国未来在请求国际援助时将不得不更多地看德国、法国等欧洲大国的眼色。

  尽管发展中国家在争取IMF更多份额时遇到了一些阻力,但专家普遍认为,IMF的改革是必然的。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胜军告诉本报记者,增加新兴国家的份额不仅是新兴国家关注的问题,同样涉及IMF自身的变革,IMF要增加自身的影响力,同样有这个需求。新华社国际部财经新闻采编室副主任明金维表示:“尽管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愿意自己的影响力下降,但大势所趋的事情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必须适应世界经济中心从西方向亚太,尤其是东亚地区转移的趋势。”

  明金维还指出,对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来说,更需要争取的是建立IMF份额动态调整机制,即根据IMF成员的GDP、社会发展程度、影响力等变量制订公式,根据公式确定份额,当某个国家的变量产生实质变化时,就自动启动份额调整。“制定这种动态调整规则对中国来说更加重要,因为只有建立了这一机制,才能避免每一次都需要经过激烈斗争才能实现正当诉求的局面。”

  中国作用不可忽视

  作为金融危机爆发推动国际体系变化的一个重要表现,G20峰会代表着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地位的上升。然而,世界经济缓慢复苏后,发达国家似乎忘记了发展中国家曾经的鼎力支持。

  有专家认为,G20原本就是由发达国家主导的,发展中国家地位的上升并不意味着成为主导力量。明金维表示,在当前所有国际经济机制和机构中,美欧仍然占据着主导地位,因为它们的经济发展、金融市场都远远领先于发展中国家。但明金维也提到,G20之所以越来越受到人们关注,风头甚至有超过G8(八国集团)的趋势,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它能够团结世界上最主要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共同应对金融危机。目前虽然金融危机有所缓解,但这种同舟共济的精神应该得到传承。如果G20变成一个被内部纷争割裂的团体,它的发展肯定不会长久。

  无论是承载期待还是面临压力,中国在G20峰会上发挥的重要作用已经无可质疑。在20国集团的框架下,中国除积极推动世界经济复苏之外,还从一开始就提出应对危机进行反思,呼吁20国集团改善全球经济治理,改革国际经济和金融体系。国际社会目前形成的一些应对金融危机的共识如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改革国际金融体系、加强金融监管等,均与中国的大力倡导密不可分。

  “G20是中国成为负责任大国的预科班。”这是明金维对中国如何定位G20 的形象描述。他认为,经过金融危机和G20机制的形成,中国真正走上了国际经济决策舞台的中心,但中国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学习和适应。“中国必须学会如何在多边框架下,熟悉游戏规则,从而能够像西方那样,通过媒体、智库等多方面的渠道主动设置议题,进而影响讨论的方向,形成自己的话语权。

参与互动(0)
【编辑:吴翔】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