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大选:革命已褪色 要在俄欧之间保持平衡——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际新闻
    乌克兰大选:革命已褪色 要在俄欧之间保持平衡
2010年02月08日 14:1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橙色革命5年后,无论当初的胜利者还是失败者,都懂得了一个道理:在俄罗斯和欧洲之间保持微妙的平衡,才最符合乌克兰的利益

  文/杨辉

  乌克兰大选的最终结果还没有揭晓,但橙色革命的领导者尤先科已经出了局。

  1月17日,乌克兰举行了橙色革命以来的第一次总统选举。现总统尤先科首轮就遭淘汰,反对派亚努科维奇和橙色阵营干将季莫申科进入第二轮选举,下届总统将在二人中产生。前者是当年的败将,在橙色革命中被拉下了马,后者是现总理。终选时间是2月7日。

  5年时间过去,关于橙色革命的一切毫无疑问地褪色了。“这是我们的国家,需要我们的努力,让政治家到一边去。”2月7日大选前,乌克兰民众打出了这样的口号。

  嘈杂混乱的“精神病院”

  44岁的基辅律师桑佐诺娃还保存着一面橙色的旗帜。2004年桑佐诺娃曾经挥舞这面旗子,在基辅独立广场支持过橙色阵营。当时集会人群以橙色为标志,有的人扎着橙色头巾,有的人穿着橙色衣服,有的扛着橙色的旗帜,包围议会和政府。最终乌克兰最高法院规定重新选举,橙色阵营大获全胜,尤先科的支持率超过60%,顺利当选总统。

  “当年我给尤先科投票了。”桑佐诺娃说,“公布结果的时候,我在家里看电视,边给孩子喂奶。当我看到乌克兰人民从压迫中站了起来,我激动地要哭。正是这种感情把大家团结在一起。”

  5年之后,桑佐诺娃的家里还是老样子,只是孩子长大了。“人们希望尤先科可以带领大家走向更好的生活,”她接着说,“但是一切都是老样子。”

  橙色阵营赌赢了开始,却没有猜中结局。

  执政仅仅8个月后,橙色阵营迅速分裂,曾经的战友尤先科和季莫申科相互指责对方背叛革命。尤先科解除了季莫申科总理职位,同意亚努科维奇出任总理。随后一年,出于对抗亚努科维奇的需要,两人复合。

  但尤先科一直担心,一旦季莫申科羽翼丰满,就会与自己竞争总统。2009年2月,尤先科和乌克兰国家安全委员会,强迫司法机关调查季莫申科和俄罗斯签订的天然气协定。尤先科希望向公众显示,季莫申科在损害乌克兰利益。

  2009年初,季莫申科和莫斯科签订了新的天然气协定。根据新协定,俄乌之间天然气交易将不再有中间商,乌克兰人可以用到更便宜的天然气。但这却使尤先科背后的能源巨头“俄乌能源公司”很不高兴,这家公司过去经销着俄罗斯出口乌克兰的天然气,新协定让它没有生意可做,所以它不断游说总统周围人,动员反对季莫申科的地区党,全力将季莫申科搞下台。

  3月份,尤先科的安全委员会又突击检查Naftohaz能源公司,这个公司隶属季莫申科总理办公室。

  “总统表面上在保护公民权利,实际上是尤先科背后狭隘的商业集团利益在作祟。”美国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卡赞诺夫说。

  尤先科执政这5年,乌克兰经济不断走下坡路。2008年乌克兰经济遭受了世界经济危机的严重打击,货币贬值了38%。如果不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手164亿美元相救,乌克兰难免不像冰岛一样破产。

  2009年全年,乌克兰经济仍然看不到任何起色。而三大政党,互相攻讦不止,谁都不希望看到对方的经济政策成功。

  当初尤先科强力推动的“去俄罗斯化”,向西方靠拢的政策,现在已经宣告失败:乌克兰在能源上还是必须依靠俄罗斯,欧洲对于乌克兰的靠拢,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

  尤先科没有能力联合起反对派亚努科维奇,也没有能力稳定住自己的革命战友季莫申科,甚至对自己的政党“我们的祖国乌克兰”,尤先科也失去控制。他领导的强力部门不断调查季莫申科,但是最终他的党内同志转而支持季莫申科政府,尤先科彻底成了孤家寡人。

  “尤先科领导下的政府,职能混乱,腐败比以往任何时候更盛(乌克兰在2009世界腐败排行榜位列146,共180个国家参加评选)。2009年经济危机时,乌克兰遭受的打击比其他任何欧洲国家都大。” 基辅政治分析家迪匹莫说。

  2010年乌克兰总统大选第一轮中,尤先科仅得到5.5%的选票,选民们用手中的选票惩罚了尤先科。

  “今天是橙色阵营的终结。”亚努科维奇在大选第一轮结束后说,“第二轮没有尤先科的位置了,他辜负了人民的希望。”

  在亚努科维奇和季莫申科成为下一轮竞争者后,尤先科黯然地发表声明:“他们两个人都不懂得国家、欧盟和民主的价值。两人是一路的。”

  回头看看,尤先科除了在革命那会儿轰轰烈烈表演了一番,为乌克兰争取了民主之外,这5年其实什么也没做成。当初革命的诺言,一个都没有实现。甚至在反对派记者贡加泽被暗杀的调查中,他都没有任何进展,案件至今扑朔迷离。

  不过乌克兰环保工作者佐罗托夫觉得,尤先科并非一无是处。

  2004年的橙色革命中,佐罗托夫是反政府的一个小组织的负责人,橙色革命的活跃分子,组织市民抗议政府。虽然比当初更加混乱,到处都是急于表达意见的人,“毕竟现在大家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 。佐罗托夫说,现在情况不是最好,但是没有人愿意回到过去,回到苏联时代。

  “橙色革命后的乌克兰是嘈杂混乱的‘精神病院’。”乌克兰一位电视节目主持人调侃国家的政治现实。

  在俄罗斯和欧洲之间保持平衡

  2004年以来,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不断出现天然气争端。当初橙色阵营希望通过激进方式,摆脱俄罗斯的影响,现在看来过于理想化了。

  乌克兰不只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供应,2008年的俄格战争,世界金融危机,乌克兰货币的崩溃,都给橙色革命积极分子一个很大教训:乌克兰离不开“斯拉夫兄弟”俄罗斯。

  这次大选中,进入最终对决的两位候选人无一例外表示,要在俄罗斯和欧洲维持一个平衡。两人的区别在于:当初和俄罗斯疏远的,向俄罗斯靠得更近一点;当初和俄罗斯很近的,现在稍微跟俄罗斯拉开些距离。

  季莫申科当年是激烈反对俄罗斯的总统侯选人,5年后,她的态度发生急转,开始主动靠近俄罗斯。

  “乌克兰需要依赖俄罗斯的能源,这是不证自明的,”1月28日,季莫申科撰文表达自己的政策主张时写道,“乌克兰和俄罗斯需要建立良好的、实用的双边关系。”

  季莫申科强调,乌克兰要在俄罗斯和欧洲之间有个平衡。尤先科认为她向俄罗斯人低头,背叛橙色阵营。美国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卡赞诺夫则认为她是“政治机会主义者”。而俄罗斯总理普京则高兴地表示:季莫申科是俄罗斯可以做生意的人。

  亚努科维奇的政策和季莫申科没有什么两样,不过吸取了橙色革命教训后,这次他选择稍微离俄罗斯远点。“亚努科维奇已经不是莫斯科的人了。”美国《新闻周刊》的专栏作家欧文说。

  亚努科维奇的支持者主要在乌克兰东部,这个地区是俄罗斯族人聚居区。他领导的地区党宣扬俄罗斯族人的利益,要让俄语成为乌克兰的官方语言,提倡靠近俄罗斯的外交政策。自然,俄罗斯会选择支持他。2004年橙色革命之前,存在大量舞弊的那次选举结果刚揭晓,普京立刻发信祝贺亚努科维奇,随后亚努科维奇被认为是莫斯科代言人,丢掉了选举。

  这次选举中,亚努科维奇雇用了美国著名竞选专家马纳福特为自己的竞选顾问,后者是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人麦凯恩的竞选顾问。季莫申科雇用的是奥巴马的竞选顾问阿克瑟罗德。

  在乌克兰著名电视节目“舒斯特谈话秀”中,主持人问亚努科维奇会不会在当选后,向俄罗斯一边倒。面部不带任何表情,显得有点深不可测的亚努科维奇说,俄罗斯和西方对乌克兰都很重要,乌克兰两边下注的目标不矛盾。“加入莫斯科领导的关税同盟和加入欧盟不冲突。乌克兰应该成为西方和俄罗斯的可靠桥梁。”

  看来,橙色革命5年后,无论当初的胜利者还是失败者,都懂得了一个道理:在俄罗斯和欧洲之间保持微妙的平衡,才最符合乌克兰的利益。

  著名智库华盛顿皮尤研究所最近一份调查报告显示,36%的乌克兰人支持继续进行政治改革,60%的乌克兰人支持加入欧盟。这份报告同时认为,俄罗斯对乌克兰影响力的减弱,不代表西方的胜利。

  2005年,桑佐诺娃和佐罗托夫们还认为橙色革命是他们生命中难以抹去的大事,但是时间只是摆一摆衣角,一切都过去了。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