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谣言就是谣言,别加入过多的阐释——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中国青年报:谣言就是谣言,别加入过多的阐释
2009年05月28日 08:32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新闻背景江苏医院艾滋谣言调查:医院声明未能阻止传播

  很不喜欢时下一种论调,就是喜欢为某种恶寻找各种冠冕堂皇的借口和道义上的理由,把简单的道德问题复杂化和模糊化。不去对事件本身的是非善恶进行清晰判断,而去对其后的“道义理由”进行过度的强调和过度的阐释,喧宾夺主地掩饰了舆论对那种恶的关注,稀释了社会对恶的厌恶程度,甚至使恶获得了一种正当存在的理由。

  比如,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对困扰江苏省人民医院的一则传言进行了调查:传闻称该医院一名医生婚前体检时查出感染艾滋病病毒,牵出一名女医药代表,然后又牵出包括科室主任在内的一串医生,且都与这名医药代表有染,医院潜规则瞬间毁掉省人民医院4把主刀手——而记者调查发现这交织着美女、贿赂、性丑闻的传闻纯粹是一则谣言,造谣者已被警方拘留。(《中国青年报》5月27日)

  造谣就造谣,无中生有地造谣是不道德和违法的。舆论,首先应有的是对造谣者的谴责,对网络造假的批评,和对网络假新闻传播链条和网络舆论生态的反思。

  可是,我没有看到这样对造谣本身的不道德进行批评的评论。在评论家的分析和网友的跟帖中反而充斥着这样的逻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谣言产生呢?为什么人们会轻易相信这样的谣言呢?为什么人们不相信医院的辟谣呢?谣言产生的社会根基、传播心理和反映出的社会镜像是什么?当然了,他们有一套可以用在许多类似话题上的标准答案:所以会有谣言产生,说明社会真实存在这样的事件。人们所以相信了,是因为谣言反映了当下的医药现状和潜规则。因为医院已经失去了公信力,所以人们不相信他们的辟谣。

  在这种看似深刻的分析中,造谣道德与否本身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何以会出现这种谣言。在这样的分析中,造谣本身的恶被消解掉了,造谣似乎获得了一种道义上的正当性。网民无中生有地造谣的问题,在多数人的舆论优势中被偷换成:医疗体制是如此之恶,医疗行业是如此之恶,医院是如此之恶。潜台词是:造谣是正当的。

  常常有人感慨当下中国许多方面的道德日益沦落,人们的是非感越来越模糊,对善恶的判断越来越缺乏清晰的认知——何以至此?与这种思维密切相关:喜欢为某种恶寻找各种冠冕堂皇的借口和道义上的理由,喜欢对其后的“道义理由”进行过度的强调和过度的阐释,喜欢把什么恶的问题都归咎或还原到某种抽象的体制上,久而久之,是非善恶的判断标准模糊了,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平自然会下降。

  农民工杀人,会说这是被丑恶的包工头所逼。穷人抢劫,会说这是被贫穷所逼。农民将母亲的尸体沉入水中,会说这是被昂贵的医药费和天价的丧葬费所逼。就拿网络造谣和诽谤来说,混乱的网络舆论生态中经常会曝出这样的丑闻,可与此次艾滋传闻差不多的是,造谣很少受到谴责,铺天盖地的往往都是为造谣辩护或者是集体对造谣保持沉默。为什么呢?因为“网友”属于我们这一边,因为我们都在“谣言的传播”中扮演了可耻的角色,因为“谣言中伤的对象”是我们所痛恨的人。所以,站在这种利益立场上,我们竭力为那些“看起来对我们有益”、“或者符合我们情感”的恶进行辩护,把脏水往体制上推,把问题都归咎于社会。

  正是这种貌似客观的逻辑、模糊的道德规范,滋长了许多恶行。所以,面对这种被各种理论和流派、各种利益和企图、各种理由和借口搞得混乱的道德哲学,我呼吁一种简单的、还原的道德理论,它是什么就是什么,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要把简单的道德问题复杂化和模糊化。

  就拿这次的艾滋谣言事件来说,不要去故作高深地分析什么“谣言何以产生”了,谣言就是谣言,它是违法和不道德的,不要作过多的阐释。我害怕这种阐释,会成为多数人为自身的恶进行辩护的借口,从而滋长一种恶行。(曹林)

【编辑:吴博
    ----- 国内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