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方阵队员:怕影响游行队形没看天安门——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京奥运方阵队员:怕影响游行队形没看天安门
2009年10月06日 02:44 来源:新京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庆祝大会在北京举行,群众游行队伍北京奥运方阵中的志愿者代表在完成游行后兴奋地狂奔。 中新社发 刘震 摄

版权声明:凡注有“cnsphoto”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中国新闻网,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同题问答

  给国人引以振奋的国庆60周年庆典已经结束了,参阅人员陆续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但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却至此难以让他们释怀,那一刻,必将成为他们人生道路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充满了回味和思考,更多是的激励。

  新京报:国庆表演最难忘的一瞬间是什么?

  勒志坚:就是经过天安门的一刹那。我们方阵中90%都是安塞农民,还有厨师、出租车司机、小商店老板等,苦练了好几个月,每天出操、跑步,就是为了十一这一天。

  赖镇城:听到每个成员在经过广场时,认真的、小声的喊口令,“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我的鼻子一酸,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突然冒出来了。

  新京报:经过天安门时的心情?

  勒志坚:紧张加激动。心想着主席、总理都在天安门城楼上看着我们呢,我们不能给安塞16万父老乡亲丢脸,所以,每迈一步都很谨慎。

  赖镇城:兴奋,抑制不住的兴奋,生怕因为兴奋影响了步伐和表演。

  新京报:70年国庆的那一天,你想以怎样的方式庆祝?

  勒志坚:俗话说,打腰鼓的安塞汉子“上至九十九,下至刚会走”。国庆70周年我45岁,我还要来打鼓。

  赖镇城:我想以组织者或工作人员的身份参与其中。能够亲身经历国庆游行,每个成员都会有国庆情结,我还年轻,希望能够抓住10年后的机会。

  我们把腰鼓敲得震天响

  自述人:勒志坚(陕西安塞人)

  身份:安塞县招商局工作人员

  方阵名称:《欢乐道情》安塞腰鼓表演方阵 

  敲着安塞腰鼓从天安门经过,是我一生的幸福,这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红绸鼓槌舞动广场

  10月1日11时31分,由我们安塞1020名老乡组成的《欢乐道情》安塞腰鼓队准时跨过天安门东发令台。从游行人群中跳跃而出,一路跳过天安门,那场面,感觉连雄伟的天安门都和我们一块欢腾起来。

  我是走在第一排右边第一位的队员,也是队里的坐标队员,所有老乡都要跟着我的步伐走。

  从天安门经过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格外激昂,以至于每次回忆起那一刻我都会情不自禁地舞起“劳动步”、“大缠腰”……

  当播放毛主席的录音和邓小平录音时,正是我们在天安门前跳得最欢快的时候,录音一放,我们就欢呼一次,然后是猛一起身,猛一擂鼓,边喊边把系着红绸子的鼓槌高举过头顶。可惜呀,电视里没播放这段。

  当我们跳到天安门西侧的中山公园门口时,已经离开了核心表演区,但路两边的观众叫好声盖过了音乐声,一激动,我们又连续跳了三四次最热烈的腰鼓动作。路两边的观众除了大声叫好外,还有不少人喊“谢谢”,有人喊“跳得好!辛苦了!”连现场指挥都忍不住拿高音喇叭对我们说谢谢!

  收藏腰鼓留作纪念

  我对自己当天的表现非常满意。老婆在家看电视说,我们的表演最有动感,舞出了陕北人的热情奔放!可惜是电视直播的时间太短,其实我们在天安门前行进的时间很长。

  现在我出了名,国内外的记者都来采访我。“为啥能把腰鼓舞得那么活?”香港“亚视新闻”女记者追问我。我说,安塞人祖祖辈辈流传的腰鼓舞,已经刻进安塞人的骨子里。

  国庆当晚,我们1000余名安塞腰鼓队队员就乘坐火车回陕北了,组织方把这次使用的腰鼓送给了我们。那鼓面是水牛皮做的,质量非常好。以后,我要是有孙子了,我会和他讲“爷爷曾打着这面鼓从天安门经过”。

  本报记者 刘泽宁

  怕影响队形没看天安门

  自述人:赖镇城(福建漳州人)

  身份: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大四学生

  方阵名称:北京奥运方阵

  当队伍即将行进到长安街东华表附近时,心里莫名的兴奋。我心里想,两个月的训练成果就看随后两分钟的表现了。

  练方队 木架子充当花车

  我们方队的任务是簇拥着奥运主题花车游行通过天安门。

  平时训练接触不到花车,为了熟悉队形,大家都是用绳子和木条编了一个大小相仿的架子,我们每天就围着这个架子练。

  为了保证顺利,我们还制定了应急预案,如果花车熄火,车后的几十名队员要推车前行;如果有同志在表演区内晕倒,两侧的队员要搀着他通过天安门。

  唱国歌 我流下激动的泪

  1日凌晨1点多,我们穿上新的演出服赶到东单北侧路口列队等候。我的道具是一束中国红的花束和一条祥云纱巾。

  庆典开始了。升旗仪式时,方阵里的人都跟着唱起了国歌。许多人激动得流下了泪,我也是。

  随后,方阵来到出发线时,我有点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我担心兴奋会让步伐大而快。但越过出发线后,我用余光扫去,发现队伍的步子比每次训练都要齐,那种感觉太自豪了。为了保持队形整齐,领队喊着口令,我们每个人都小声跟着喊。本来我想往天安门城楼上看一看,但怕影响了队形,都没敢多看。

  就这样,我们一直过了天安门。

  回学校 成了最受欢迎的人

  回到学校时,我和队员们成了最受欢迎的人,领导和老师早等着我们的大巴车,拍照留念。

  能够参与国庆游行,我们每个人都非常珍惜这个机会。我还记得,一名老家在河南的同学,刚回家两天,接到训练通知,担心因缺席被替换,连夜转了几趟长途车赶回来。

  也不是谁都有机会,我是学校青年志愿者协会的会长,当初学校安排协会承担方阵的后勤工作,协会里50多名会员,每次训练都要为1000多名学生准备水和食物。9月30日,会员们忙了一天,为大家分发食品,彻夜未眠,但真正能参与游行的会员只有15人。

  本报记者 贾鹏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