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超豪的数学“品味”:人言数无味,我道味无穷——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谷超豪的数学“品味”:人言数无味,我道味无穷
2010年01月20日 17:09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1月11日,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为获得200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谷超豪院士、孙家栋院士颁发了奖励证书。

  这一天,由两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领衔”,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的获奖者济济一堂,完成了中国科学技术界“豪华阵容”的又一次年度亮相。

  创办于2000年的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已届10年,根据授奖标准,这一奖项的获得者应该是在当代科学技术前沿取得重大突破或者在科学技术发展中有卓越建树,在科学技术创新、科学技术成果转化和高技术产业化中创造巨大经济效益或者社会效益的科学技术工作者。

  《中国新闻周刊》在此向读者介绍的,就是本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两位获得者——数学家谷超豪院士和航天科学家孙家栋院士。

  谷超豪的数学“品味”

  本刊记者/ 蔡如鹏

  谷超豪是享誉世界的数学家,他曾被国际数学家联盟主席帕利斯列为培育“中国现代数学之树”的极少数数学家之一。

  2002年,第24届国际数学家大会在中国举行期间,帕利斯教授在大会开幕式上致词说:“中国数学科学这棵大树是由陈省身、华罗庚和冯康,以及谷超豪、吴文俊和廖山涛,及最近的丘成桐、田刚等人培育和奠基的。”

  作为知名的数学家,谷超豪在获得2009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后才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他身穿深灰色大衣,搭配暗红色的围巾,一头银发梳得整整齐齐。这位84岁的数学家儒雅、和蔼、风度翩翩,完全打破了人们对数学和数学家“枯燥乏味”的想象。

  “人言数无味,我道味无穷”

  谷超豪1926年出生在浙江温州。由于叔叔因病早逝,父母就把他过继给没有子女的婶母抚养。婶母悲天悯人的性格,对幼年的谷超豪起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使他从小善良、纯真、乐于助人。

  少年时,谷超豪就对数学产生了兴趣。即便是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循环小数,也让他着迷——它是无穷无尽的,“你抓不住它,但却可以尽情想象”。上中学时,谷超豪的数学天赋开始显现出来。

  1991年,母校温州中学90周年校庆时,谷超豪回忆自己早年的经历,他写道,“人言数无味,我道味无穷。良师多启发,珍本富精蕴。解题岂一法,寻思求百通。幸得桑梓教,终生为动容。”

  中学毕业后,谷超豪考入浙江大学数学系。大三时,他遇到了著名的数学家苏步青教授。苏步青是中国近代数学的主要奠基人,微分几何学派的开山鼻祖。苏步青很欣赏这个聪明好学的学生。在他的引领下,谷超豪的数学人生驶入了快车道。

  1948年,谷超豪毕业后,留校任苏步青的助教。1953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他又随苏步青来到上海复旦大学,开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科研和教学育人工作。

  1957年,他被公派到苏联进修。在苏期间,谷超豪完成了题为《李-嘉当变换拟群的通性及其对微分几何的应用》的学位论文,被认为是继大数学家艾里·嘉当之后,第一个在无限变换拟群理论方面取得重要进展的人,谷超豪最终获得苏联莫斯科大学物理-数学科学博士学位。

  对于谷超豪早期的这段经历,著名数学家杨乐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说,“那个年代,赴苏联攻读研究生的中国留学生数以千计,最后真正能获得博士学位的屈指可数,绝大多数是副博士。谷超豪可以说是他们中的佼佼者。”

  1959年从苏联回国时,谷超豪在微分几何领域的研究水平已经接近顶峰,只要继续下去,很快就可以出新的成就。但这时,一件事却让他改变了研究方向。当时,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刚上天不久,与此密切相关的偏微分方程研究在中国却是一个薄弱学科,谷超豪毅然决定放弃自己专长的微分几何,瞄准国家最需要的领域,开垦偏微分方程这块国内数学领域的处女地。

  数学上的“高”与“变”

  搞了一辈子的数学研究,但谷超豪并不认为数学凌驾于其他学科之上。相反,他却坚信“数学是科学的仆人”,“数学最使人兴奋之处,就在于可以用它来解说或解答各门学科中的重要问题,同时又不断吸收其他学科的成就,扩大和充实自己的研究,为国家建设作出巨大的贡献。”

  对于自己的工作,谷超豪自有体味:“研究数学就像爬山,努力地翻过一个山头,会发现眼前一亮,前面的景色多美啊。往上看又见叠叠的山峰,只有不断地攀登,才会有更广阔的视野,才能看到更美的风景。”

  回国后的谷超豪,以机翼的超音速绕流问题为突破口,向这道难题发起了进攻。不久,不仅给出了数学证明,还培养出李大潜、俞文此等一批优秀人才。

  谷超豪的学生李大潜院士感叹道,谷先生在治学中有一种“多变”的精神,“说他是一位数学家,还不如说他是一位数学领域的战略家,总是能高瞻远瞩地看到数学未来的发展,而且,他总能看到国家发展的重大需求,通过需求来引领数学研究的未来。”

  谷超豪的研究横跨数学、物理学科的多个领域。他曾将自己的三大研究领域——微分几何、偏微分方程和数学物理,亲昵地称为“金三角”。“别看它们表面上枯燥,其实只要深入进去,你就会发现奥妙无穷,简直是开发不尽的宝藏啊。”

  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至今,谷超豪在当今数学最前沿领域,特别是数学的交叉研究和边缘化上,获得了一系列富有开创性的成果,处于国际领先地位,为我国尖端技术,特别是航天工程的基础研究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一位法国科学院的女院士评价谷超豪是“高雅、善变的”,“善变”是指他的研究领域非常多变,而“高雅”则是指他的学术眼界开阔。

  与谷超豪有过合作的杨振宁则称赞他“站在高山上往下看,看到了全局”。

  治学上的“文”与“理”

  生活中的谷超豪爱好文学,喜作诗词,兴趣广泛,充满情趣。1993年9月,在校长任职期满离开中国科技大学时,他曾赋《五年记事》五首,其二曰:“上下兴衰一念间,耕耘未取半日闲。天时地利交界处,能得人和事不难。”

  说起写诗的心得,谷超豪谦虚地说:“我其实没有受过正规旧体诗训练,而且温州方言、上海话和普通话常常混杂在一起,所以总也掌握不好平仄。”在他看来,“数学和诗词有许多相通之处,比如数学重视对称,中国古典文学中也讲究对仗,很有味道。”

  谷超豪常常告诫年轻人,千万不要重理轻文,不要单纯和数字、公式、公理、定理打交道。“文学和写作一方面能够丰富生活,另一方面也有益于数理思维的发展!”

  除了专业研究外,谷超豪还常常把数学应用到生活中去,寻找乐趣。比如,他有“业余台风预报员”之称,他可以根据台风的几何特性和风向,经过简单的计算做出预报,与天气预报“比试”一下,看谁更准确,更及时。

  2009年10月20日,国际行星命名委员会将紫金山天文台发现的编号为171448的小行星命名为“谷超豪星”。谷超豪在命名仪式上说,这一命名对他是极大的鼓励,自己在数学研究上只是取得了“一点点建树”,“抚今追昔,我从事数学研究活动已60余年,我一贯认为数学研究要适应国家建设的需要,要不断创新和不断提高,并为此目标而努力奋斗。” ★

    ----- 国内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