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甥女梅根——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华人新闻

外甥女梅根

2010年07月30日 16:00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梅根是我妹的大女儿,两家的头胎。取中文名时颇费了心思,文学评论家的外公左思右想,想不出好名字,就干脆取名为“一”,代表第一个孩子,也期望她能事事第一。

  小一几个月大就器宇轩昂,一身的肉坐在她外婆怀里,稳稳当当,眉眼间似笑非笑,很有些弥勒转世的大度与从容。一岁时她坐在长条餐桌的头座,面前摆著书,鼻子只哼一声,她妈就奉命翻书,一页念完,再哼一声,又一页。念完书,吃饭,也是微侧一下头,一勺饭就自动入口。从她妈那儿点了几次头,又转头对我一点,我也手忙脚乱地送饭入口,为受垂青而窃喜。

  一岁抓周,地上放了各式小物件,一群大人众星拱月般地望着她,她看着我们憨笑,地上的东西看都不看。我们连忙闭嘴,只见她一手抓胶卷,一手抓个千元美钞的钥匙炼。果不其然,小妮子可爱拍照的,相机还没举起就开始“cheese”,要嘛双手捧小脸,作娇嗔状;要嘛双臂交织,伸向前方。她外婆给她买了件粉缎子旗袍,一穿身上,立刻脱落出一个中国30年代的优伶,或十指相扣,左脚与右脚呈丁字步,也不知从哪儿学的。

  她四岁的一天,几个大人正聊天,她在旁涂著书册,画着画着,突然把书一放,跑到刘阿姨那里又搂又抱,直说我爱你。正疑惑着,她说道:“刘阿姨,你有没有surprise呀?”那位朋友不明就里,傻乎乎地问:“你要怎样的surprise呀?”逗得我们哄堂大笑。

  我正好带了礼物,赶紧解围,说我有惊喜。于是她雀跃地跟我上楼,拿着Dora的字母,她笑得开怀,给每个字母浇水,然后一个个贴在浴池里。晚上睡觉,我给她讲故事,讲完了,还舍不得让我走,要我和她一起睡,但她妈妈不准许,只好假装睡觉,觉得她没动静时,悄悄起身。“冰姨,你干什么去呀?”她冷不防地来这么一句,我只好又转身躺下。这下她提高警觉,双手将我手臂抱在她的胸前,翻身时也不放松。

  我只好又等了好长时间,觉得她的呼吸均匀时开始一点一点地抽出我的手臂。

  “冰姨,你的手在滑走。”我正屏住呼吸、聚精会神地抽出手臂,未料早已被识破。

  没办法,只好要求批准上厕所,梅根恩准了。我上完厕所,又乖乖回到她床上。

  第二天醒来到她房间,她坐在地上玩玩具,看我进来白了我一眼,理也不理,自顾自的玩耍。我知道她因昨晚的事在生气,向她解释,真的想跟她一起睡,但她妈妈不准。

  过一会儿,她气消了。她妈妈告诉我半夜听见梅根哭,过去一看,只见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问:“冰姨在哪儿?”我一听,鼻子一酸,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一个晚上,发现大人全不在,那种对黑夜的恐惧及被遗弃的感觉袭击了我,一直哭到屋里的灯亮了,奶奶与姐姐回来为止。

  时间好快,梅根七岁了。对自己是两家头胎的事,她已懂得,妹妹艾米在沙发上睡觉,她会把毯子盖在妹妹身上。表妹玛雅喊饿,她也会把自己的饼干分一半给她。

  但我常想起她一两岁的模样,一个人站在小床里凝视着窗外飞驰的汽车。那一刻,我忽然觉得人都是孤独的,迟早有一天,她就会那样去独自面对这个世界。 但我知道,她从小显现的从容与镇定会帮她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摘自美国《世界日报》∕作者:冰荷)

参与互动(0)
【编辑:王媛媛】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