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留学生活

"涉恐"留学生翟田田称不愿做名人 欲在京继续读博

2010年11月19日 09:02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如今,翟田田寄居在北京的一家宾馆,为报考博士焦头烂额(摄影/实习记者 陶冉)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涉恐”罪名为留美博士翟田田带来了4个月的美国牢狱之灾,同时也断送了他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的梦想。回国后的翟田田如今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国内找一所大学继续他的学业梦,然而,由于其在美国学校遭除名,诸多文件无法备齐,他的这一梦想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宣布反诉美方、成立基金会……本已淡出公众视线的“涉恐”留美博士翟田田再次成为焦点。顶着“恐怖威胁”的罪名在美国监狱里熬过4个月,不仅让他的身心备受折磨,而且断送了他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的梦想。这次从家中来到北京,正是各大高校博士招生报名时间,翟田田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找到一所国内大学吸收自己免试继续攻读博士学位。不过,现实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几乎所有时间都用来查询招生简章

  翟田田到北京后住在亚运村的一家宾馆里。记者昨天在他的房间里看到,他只带了随身的衣物和笔记本电脑,桌子上摆着几份报纸,或许他能在上面找到有关自己的报道。床头柜上有一本英文原版的名叫《自由》的书,是他在狱中时朋友寄给他的,因为有可能被当成武器,书的硬皮已经被去掉。翟田田说,自己在狱中一直看这本书,回中国后也经常带在身边。

  虽然这次来北京已经将近一周,除了吃饭和必要的购物,翟田田几乎从未在北京好好逛一逛,即使朋友邀请他出去吃饭也谢绝了。“找学校的事情没有着落,干什么都没有心情。真的很着急。”他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在网上查询各学校的博士招生简章,填表或者咨询,结果却不容乐观。“毕竟,我的情况太特殊了。”翟田田说。

  没有相关文件 无法报名考博士

  翟田田从2003年开始在美国读书,从本科一直读到博士,他实在不甘心因为这次飞来横祸就中断了自己的学业。至于继续赴美读书,翟田田也不会再考虑了,“我短期内不会再回到美国了,主要是心理上的因素。”

  翟田田告诉记者,在国内找学校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比他想象中要困难得多。眼下正是各高校博士招生的报名时间,翟田田查了很多学校的招生简章,发现正常的报名程序对他来说却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报名需要毕业证原件、成绩单原件、我在美国的合法身份证明等各种文书,很多还需要学校盖章。而我是被突然抓进监狱的,从监狱直接戴着脚镣手铐被送上回国的飞机,随身几乎什么都没带。”现在翟田田手中唯一的相关证明,是同学从美国给他寄来的毕业证,距离报名的要求差距很远。

  其实,翟田田也可以从自己就读的美国新泽西州史蒂文森理工学院网站上直接下载打印一些相关文件,但他打开学校网站时发现学校已经彻底开除了他的学籍,原有的登录账号也被取消,这使他感到更加绝望。

  希望“特事特办”免试录取

  翟田田现在最希望的是能有国内大学对他“特事特办”免试录取,“插到班里可以,从头开始读也可以”。他坦率地说,自己在美国读书7年,如果从头再来准备中国的博士考试,需要捡起来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我也试着找一些以前的试题来看,发现出题方向和侧重点都和美国不太一样。”

  翟田田说,他通过查询发现国内很多大学的博士招生专业都和他在美国读的“企业管理”、“系统管理”相吻合。他也曾尝试着联系一些学校,还和个别导师见过面,“虽然导师对我印象不错,但他们也都表示没有‘破格录取’的权利。”翟田田无奈地说。

  在现实的压力下,翟田田不得不调整预期。刚刚回到中国时,他曾对记者提及最适合自己的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现在,他已经不再把名校挂在嘴边上,“当然有名校能接收我最好,不过最重要的是专业合适。”翟田田说,如果有可能,他最希望在北京就读。

  求学经历

  20岁赴美读书

  实践经验丰富

  虽然对国内的博士招生考试比较“打怵”,翟田田对自己的专业水平却很自信,也认为自己完全能够适应国内高校的博士培养方法和模式。“只要能有学校接收我,我一定会做得很出色。”

  今年27岁的翟田田的确拥有足以令他骄傲的简历。他20岁时只身赴美读书,在新泽西州史蒂文森学院从本科一直读到博士。本科就读于土木工程专业,研究生和博士则攻读企业系统工程。被关进监狱时,他刚刚读博士两个学期。

  翟田田的专业实践经验也很丰富,从本科时期就开始一边读书一边工作以支持自己的学业,他挣钱的方式不是像其他留学生那样到餐馆打工,而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参与到高速公路和移动桥梁的设计中。研究生时期,他还在一个参与世贸大厦重建的重型建筑施工队负责工程管理方面的工作。进入博士阶段后,他也曾参与了美国国防部、国土安全部、联邦航空局的一些企划案。

  在美国生活7年的翟田田认为,自己的另一大优势是他流利的英文水平。回到中国后,记者经常看到他用英文直接接受境外媒体的采访,不仅条理清晰、思维活跃,而且谈吐气质突出。

  对话

  “只能接受‘被成名’”

  从美国大学到刑事监狱,从一个普通的留美博士生到曝光率颇高的知名人物,27岁的翟田田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他内心到底是否接受这样“被成名”的生活?

  记者:回到中国后会有人认出你吗?你会是怎样的反应?

  翟田田:有过几次,我一般会比较低调地处理。一次是在银行办事被一个银行职员认出,我说我不是翟田田,然后悄悄地站到另外一队去了。不过那个职员后来还是认定我就是翟田田,通过银行记录查出了我的电话,给我发来短信。认出我的人大部分是对我的遭遇表示同情,或者对我在监狱的生活比较感兴趣。

  记者:这样看来你不太习惯做一个名人?

  翟田田:我的性格还是比较内向的,不喜欢被太多人关注。不过现在既然已经“被成名”了,也只能接受。

  记者: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会积极配合媒体采访,还高调宣布反诉美方并成立基金会?

  翟田田:在我的案件中,媒体和公众的关注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正是由于国内媒体的报道才引起了《纽约时报》的关注,他们把电话直接打给检控官,我才能从刑事监狱转到移民监狱,并最终回国。因此,我对媒体和公众是非常感谢的,也肯定会配合媒体的采访。

  记者:这次遭遇给你造成的心理影响有多大?

  翟田田:刚回来的时候心理状态很不好,多亏有朋友、家人可以倾诉,现在感觉好多了。我已经慢慢接受了这种观点:这段经历对我的人生来说也是一个财富。

  记者:你认为这段经历在国内高校录取你时会是加分还是减分因素?

  翟田田:我的罪名已经被彻底洗清,希望学校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我。

  记者:如果这次寻找学校不成功,你有什么打算?

  翟田田:我知道破格录取很难。我想好了,最坏的打算就是在国内找一份工作。

  回放

  翟田田,27岁,西安人,2003年到美国新泽西史蒂文森理工学院读书。今年4月16日,翟田田因“恐怖威胁”烧校园管理楼,被校警拘捕,此后被关入新泽西州一所监狱。直到今年8月11日,翟田田才以“自动离境”的身份回到中国,此时他在美国监狱中已经被关押长达4个月。

  有关翟田田“恐怖威胁”的指控于9月21日被提交给大陪审团,不过这一案件于10月4日被美国地方法院无罪撤销。这意味着翟田田的罪名被彻底洗清。

  11月14日,翟田田宣布将反诉美方,要求道歉赔偿,并用赔偿款设立海外留学生法律维权专项基金。(马宁)

参与互动(0)
【编辑:朱峰】
    ----- 留学生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