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12岁小女孩患怪病双手被家人捆绑近10年(图)

2010年12月01日 16:37 来源:云南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绝望的父亲把小双的双手绑在人行道上 首席记者杨赋/摄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10年来,每当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奔跑、欢笑,依偎在父母怀里撒娇,李成万和妻子就会默默流泪。他俩的双胞胎女儿都已经12岁了,可大双依旧不能正常站立,小双则会不停地用手捶打自己的头部。这是什么病?夫妻俩一筹莫展,焦急万分……

  1998年,家住大理祥云下庄镇的李成万全家都忙开了,已有一个儿子的李成万又要做父亲了。医生告诉过他,妻子这次怀的是双胞胎,李成万乐得嘴都合不拢,“哇……哇……”两个孩子呱呱坠地了,老乡们向他投来羡慕的眼光,“恭喜你啊,得了一对双胞胎女儿!”

  李成万说,两个女儿都生得俊俏,白白的皮肤,嫩嫩的小脸。李成万一抱着她们就舍不得放下,并给孩子取了名,大双叫双琴,小双叫路琴。双胞胎姐妹身体挺好,能吃能睡,李成万和妻子很高兴。

  可是,就在两个女儿2岁时,李成万发现,两个女儿和她们的哥哥,以及别人家的孩子都不太一样——“一个站不起来,一个不停地用手打自己的脸和头。”李成万急了,和妻子一起抱着孩子到乡里的卫生院检查,可什么都没查出来。

  夫妻俩带着孩子,又到镇医院检查。“检查说双琴没问题,路琴可能是患了脑瘫。”这次就医花掉了李成万一家大部分积蓄,他只能带着孩子返回老家,心想,也许孩子长大了,病就好了。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两个女儿的病状却丝毫不见减轻。每天,李成万和妻子到地里做农活,双琴就坐在家里的凳子上,不笑也不哭闹,呆呆地等着父母回来;而路琴始终不停地用手捶打自己的头部。

  害怕路琴把自己打坏,夫妻俩决定,把路琴的双手捆住。

  “白天,我们就把路琴的两只手分别捆绑在两棵树上。”李成万说,双琴会说一些简单的话语,而路琴一直学不会说话,甚至都不会认人,每当路琴被捆住时,她也不会哭闹,只是不停地用脚拨弄地面。

  细细的布带,勒住小路琴的两只手,她的每一下挣扎都会令布条深深勒进皮肤。就这样,到今天,这个女孩被绑住双手已经近10年了。

  小路琴的手腕处,皮肤粗糙,两个手腕处分别有两道不规则的勒痕,很难想象这是一双12岁孩子的手。路琴自己却好像感受不到疼痛一样,时而傻笑,时而长叹。

  “吃饭也是捆着的,我们喂她。”近10年来,小路琴24小时都被捆住。白天,李成万把她捆在树上;夜晚,李成万把路琴的双手向后背反捆住,每当路琴睡着了,李成万才能仔细端详女儿小手上的勒痕。看一次,他都要难过很久。

  11月27日,李成万带着双琴和路琴,由老乡陪同,踏上了开往昆明的班车。“我决定不管怎么样,也要给孩子找大夫,治好她们。”

  李成万到昆明的大医院一问,才知道带的钱根本不够看病——他只带了1000元钱。“这可是大半年的收入了,农村里攒钱是很难的啊……”到昆明时,除去路费,李成万身上只剩下700多元了。他根本舍不得,也没有多余的钱住旅店,只得带着孩子露宿街头。

  昨天,绝望的李成万把路琴捆在了丹霞路的行道树上,“难道老天要让我的两个孩子这样过一生吗?”看着艰难站立的双琴、被自己捆在树上的路琴,李成万再一次泪如泉涌。面对周围投来诧异眼光的路人,李成万反复念叨着一句话:“只要能给孩子治好病,我什么苦都可以吃……”

  记者钱晨 实习记者缪立鹤(都市时报)

参与互动(0)
【编辑:邓永胜】
    ----- 社会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