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少妇做美容后脸部红肿难消 难忍煎熬跳楼身亡

2011年02月11日 09:07 来源:重庆晚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郑会勇对妻子的死很痛心
    婷婷拿着贴有妈妈照片的幼儿园接送卡,十分想念去世的好妈妈。 记者 冉文 摄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五岁女儿不知发生了啥事

  推开家里每个房间门找妈妈

  丈夫操办丧事一条龙十年这次为妻子办丧事“心里痛呀”

  丈夫操办丧事一条龙十年

  这次为妻子办丧事“心里痛呀”

  “老婆,你在我心里最美!你脸有没有汗毛,血红丝有多少,我根本不往心里去。每次你做美容回来,脸还是又红又肿,我好想那些毛和丝长在我脸上……”

  昨中午,九龙坡区白市驿镇真武村18社,正在办丧事。人群中,郑会勇情绪低落:他替别人操办丧事一条龙约10年,现在却是在为妻子操办。

  妻子叫高远芬,36岁,长相漂亮。本月2日除夕夜,她在家用菜刀抹脖自杀未遂后,从小区顶楼跳下。

  “两个月前,她在街边美容会所祛除脸部红血丝和激光脱毛,红肿一直不消,在害怕出门的煎熬中,她再也扛不住了。”高远芬生前最后一位接触者、二嫂徐兴维说出这话时,丧事现场者唏嘘不断。

  ■首席记者 黄艳春

  她爱做面部保养

  16年前,高远芬和郑会勇结婚,迄今育有一双儿女。女儿婷婷(化名)今年5岁半,读幼儿园大班。丈夫操办丧事一条龙,在家时间不多,收入却不错;妻子无业,操持家务和接送女儿上幼儿园。

  “3年前,她开始断断续续到街上美容院洗脸做美容。”郑会勇说,两年半前,举家搬到白市驿街上的商品房,高远芬做面部保养更勤了。

  昨日,郑会勇提供的妻子死后美容会所老板签字认可的美容登记资料表明,去年11月23日,高远芬在秀美坊养生美容SPA会所(下称秀美坊)办了“信任卡(本人一年不限次数)”,做“保养、祛红血丝”,截至今年1月29日,做了16次“消炎”和9次“抗敏膜”。

  “她说洗3年的脸,脸皮被洗薄了,红血丝是脸上的毛细血管。”郑会勇认为,正是“洗出”红血丝,加上汗毛3年没洗掉,埋下妻子轻生的祸根。

  跳楼前情绪焦虑

  除夕那天,郑会勇像往年那样,要带妻子和儿女回他老家吃年夜饭。高远芬却以脸肿得变形、不敢见人为由拒绝。他和儿女离家。

  当天下午,高远芬的二嫂来串门。她昨日说,自己竟成跟高远芬最后见面的亲人。当时,高远芬第一句话是“二嫂,我不想活了”。当时,高远芬指着自己的脸,焦虑万分———额头、脸庞,甚至鼻子都红肿。劝说至傍晚,二嫂离开。

  3日凌晨3时许,在老家已经入睡的郑会勇,被白市驿派出所民警带走。民警告诉他,高远芬在大年初一零时许,从居住的居民楼跳下,当场死亡,脖上还有利器割的口子。

  “后来,我才晓得,她用菜刀抹脖子。可能是太痛不敢继续割,才从楼顶跳下去。”昨日,郑会勇说,他家住5楼,妻子从顶楼(7楼)轻生。

  秀美坊已经停业

  昨下午,白市驿秀美坊紧闭。附近居民讲,大年初二,秀美坊便停业了。

  郑会勇说,妻子死亡后,警方、区卫生局等部门先后到场调查。执法人员当着他的面,告知秀美坊停业接受调查。

  截至昨日,郑会勇未收到尸检报告等调查结果。他坦言,就妻子脸红肿两月怕出门等是否赔偿,秀美坊老板没明确答复。

  昨下午,记者数次拨通秀美坊老板电话,无人接听。郑会勇已聘请律师,欲通过诉讼为死去的妻子讨说法。

参与互动(0)
【编辑:邓永胜】
    ----- 社会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