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娱乐新闻

中国新闻周刊:2010华语音乐走错了地方

2011年01月13日 13:5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有人说2010是王菲年,她绝对是内地艺人中吃老本的冠军。没有发表新专辑,只唱了两首新歌,而就是这两首好坏参半的新歌,却赚尽了一年的眼球,护驾王天后一路收复7年来的失地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结束了。华语乐坛的这十年,谁是最后的王和后?我们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件事:我们的手机越来越尖端,但哪怕我们月入过万,也不愿去买一张二三十元的唱片,却铁了心地花2500元去看王菲90分钟的演唱会。因为网络里有无数免费的歌曲供我们试听、回味。也许你会反问:现在的歌唱得这么难听,我为什么花钱当冤大头?

  华语乐坛老本吃完 王菲扛领2010

  周杰伦在过完了电影瘾后,终于回归乐坛,但他的《跨时代》却没有跨过2010,在台湾仅卖了11万张,因为他现在的主要市场在中国内地,他应该是2010年举行演唱会场数最多的华人歌手。今年台湾地区最畅销的专辑是罗志祥的《罗生门》,卖了15万5千张。

  五大唱片公司公布的2010年度唱片销量的前五名依次是罗志祥、周杰伦、S.H.E.、蔡依林、田馥甄与杨丞琳(并列第5),“舞娘”蔡依林在台湾乐坛称霸6年后,终于让位。在前20名中,男女各10,在市场方面,也算是男女平等了吧。

  风风火火的选秀艺人只有张芸京一人进榜,而新人只有田馥甄、偶像组合东城卫和创作歌手严爵,看来台湾乐坛吃老本也快吃到尽头了。

  台湾一直被视为华语乐坛的基地,但周杰伦在享受了10年之王的荣光后,却始终没有一个有说服力的人选补上。此刻,他面前的对手居然是像王力宏、罗志祥和吴克群这些走偶像路线的同龄歌手,让人感叹唱片工业实在找不出新花样了。

  内地的娱乐业虽然热闹,但是不能说的秘密比比皆是,比如歌手的唱片销量,没有具体数字,谈何排行榜?到11月中旬,星外星唱片公布他们发行的内地女艺人年度销售冠军是周笔畅的《i,鱼,光,镜》。

  21世纪华语乐坛的第二个十年已经开始,而路该怎么走?

  有人说2010是王菲年,你敢相信吗?看看她的具体表现,就得承认,她绝对是内地艺人中吃老本的冠军。没有发表新专辑,只唱了两首新歌,一首是《传奇》,一首电影《孔子》主题曲《幽兰操》,却赚尽了一年的眼球。王菲当然知道2010的尴尬,而她同样知道另一个道理:有时候,乘虚而入比乘胜追击更事半功倍。而就是这两首好坏参半的新歌,左膀右臂地护驾王天后一路收复7年来的失地,从北京杀到上海,2011年将南下到香港、台北,其他城市一切免谈,实在吊足了胃口。10场演唱会,王天后的收入约为6200万元。

  女歌手异常耀眼

  在主流乐坛,当华语男歌手全都找不到北的时候,女歌手异常地耀眼让人看到华语音乐发展的另一道明亮轨迹。越过王菲华丽的演出服、蔡依林搏命的电光舞姿、刘若英鲜嫩的伪少女造型,我们还可以看到另一群向着全能音乐人迈进的女歌手,这里面有魏如萱、万芳、黄韵玲、莫文蔚、梁静茹、徐佳莹、雷光夏、曾檐。

  业内同行已经发出预测,今年最佳女歌手的竞争将会史无前例地惨烈,因为有资格入围的恐怕已不下10位。尤为值得一提的是26岁的成都女音乐人曾檐,这位曾经以一部《米香》电影配乐成为第一位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电影原创歌曲奖的内地音乐人,在今年的第一张专辑《爱梦游》中表现神勇,她史无前例地在一张专辑中用中文、梦语、彝语、羌语和藏语五种语言去传达人的10种情绪,这种完全不考虑市场因素的自由创作姿态,令人敬佩。

  而已经唱了三分之一世纪的齐豫,在历经一年的酝酿后,终于在2010年的春天,发表一张圣洁如天籁的西方经典赞美诗专辑《The Voice》,就此告别了流行音乐,告别了佛乐,幸福地感受着歌颂的力量。

  张学友与陈升,两人歌龄总和接近50年,他们是中国流行音乐两个类型的模范。去年两人的新专辑也走的不同路线,相同的是,他们都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成人乐迷。张学友终于完成一张梦寐以求的爵士乐专辑《私人角落》,而陈升的《P.S.是的,我在台北。》继续用一张闲散至极的唱片带领我们四处神游。

  在唱片公司接连阵亡、歌星都已消亡的时代,千万不要为已凋谢的摇滚梦哀悼,也不必把悲伤留给自己。陈升的新歌这样唱道,“在无歌的时代,我们不如去卖酒;在无歌的时代,我们不如去做鸡。”

  在前途未卜的香港乐坛,1980年代的两员老将张学友、黄凯芹,以及新生代歌手胡琳都不约而同地选择用爵士曲风演绎新作。同样来自80年代的李克勤新作反响平平,90年代的中坚力量已经只剩下陈奕迅,他和容祖儿去年都只发表两张粤语EP,但还是毫无意外地分别获得第33届香港十大中文金曲歌王和歌后。

  EP也能获歌王歌后,这在80年代的香港乐坛简直是笑话。男歌手在音乐上最突出的是城市民谣歌手林一峰,一年出了三张专辑。而张敬轩、古巨基、侧田的发展停滞不前。女歌手里只有卫兰、泳儿、邓紫琪发表了还算不失水准的粤语专辑,由于粤语歌急剧式微,很多大牌歌手纷纷以国语歌急攻内地市场,谢安琪和何韵诗算是代表,所幸她们的新作还能被市场接受。

  退出娱乐圈两年的陈冠希也以国语新专辑再战乐坛,嘻哈组合农夫、摇滚乐队RubberBand的异军突起总算证明了还是有新生力量在延续香港乐坛的新陈代谢。

  音乐节疯狂 后摇滚新出发

  近年愈演愈烈的音乐节在2010年近乎抵达疯狂的临界。全年几十场音乐节,为了看到喜爱的歌手,超级乐迷不得不疲于奔命。但业内人士透露,中国的音乐节全在赔钱。而音乐节依然越赔办得越多,主办方在主题营造与策划方面几近脑浆榨干,最后连圣诞节也成为了音乐节的最新主题。

  中国内地的本土的音乐厂牌只剩下了扶持摇滚乐的几家:摩登天空、十三月与兵马司,已形成中国摇滚乐唱片公司“三国鼎立”的局面。十三月2010的最大一个行动就是与“榕树下”网站联合举行的“民谣在路上”全国巡演,张浅潜、万晓利、周云蓬、马条、钟立风、山人乐队、李志、曹方、川子、邵夷贝都被拉上了路。他们制作了一张公益合辑《榕树下 民谣在路上》,在巡演的途中义卖,善款献给玉树地震中的受灾儿童。

  同样是40岁,同样在北京保利剧院开唱,汪峰不知已举办过多少场大型演唱会,但时至2010年3月,左小祖咒才第一次在剧院公开举办个人演唱会。这时候,左小祖咒已拥有10张尚佳口碑的专辑和众多粉丝。凭2009年底一张颇有寓意和批判性的专辑《大事》,他在这一年真正迎来事业的顶峰。专辑在各大音乐奖项称雄,当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史无前例地将最佳国语男歌手的奖杯颁发给左小祖咒时,他幽默地说,“感谢党,感谢《南方都市报》,我知道你们顶着巨大的压力将这个奖颁给我。”

  在这一年,令年轻一代中国摇滚乐迷欢呼雀跃的,是一支年轻的摇滚乐团诞生了——来自石家庄的万能青年旅店凭借年底的第一张同名专辑,迅速入围第二届中国摇滚迷笛奖,提名年度最佳摇滚乐队和年度最佳摇滚歌曲(这两个奖最后都颁给了老牌天团痛仰),甚至被《南方都市报》评为年度十大唱片亚军。在热门音乐网站虾米网年度华语专辑试听人次排名上,超过了谢安琪、李玖哲、卫兰、齐秦和何韵诗的新专辑,是除了苏打绿之外,唯一一支进入前25位的摇滚乐队。他们可能是自崔健之后,第一支大胆使用小号甚至大提琴等西方乐器的中国乐队。

  而像后摇这样典型的西方音乐风潮在中国也越吹越烈,连桂林也有后摇乐团,惘闻、花伦、沼泽等新老后摇乐团在这一年都发表了新专辑。他们的音乐让中国摇滚一度清一色的死亡金属、朋克、说唱格局有了新的排列。(注:所谓“后摇滚”其实就是一种由概念或理论去颠覆传统摇滚音乐创作的模式)

  新歌失败 老歌翻唱继续流传

  2010全年传唱度最高的网络歌曲,当属筷子兄弟的《老男孩》,发表两个月就创下虾米网58万9千人次的试听纪录。青春是唏嘘的,而现实是更揪心的,筷子兄弟掀翻了大众泪腺的底线。而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凤凰传奇的歌远远比万芳、卢广仲、许飞这些文艺腔朗朗上口得多,很难说是该庆祝还是默哀?在虾米网年度热门榜单上,慕容晓晓受欢迎的程度竟然超过了丁当、黄龄、黄韵玲、周笔畅和张芸京这些唱将。刘德华和齐秦的老歌翻唱专辑也获得市场成功,这证明了一件事:新歌太失败了,老歌于是变成新歌,继续流传。

  老将复出不新鲜,但如何能深入民心,不是人人能做到的。费玉清和蔡琴早已被业内称为“演唱会公务员”,年年唱、年年满座。费玉清是华人巡回演唱会之王,八年来巡回世界各地,举办了一百多场演唱会,是婆婆妈妈的挚爱首选。欧阳菲菲、凤飞飞、张俐敏、甄妮、刘家昌也缔造了去年演唱会的佳绩。久违的唱将张清芳也举行了3场大型演唱会,不过她的演唱会收入全部捐给了关怀儿童的慈善机构。8年后再出发的黄小琥绝对是2010一大年度话题。她的一首新歌《没那么简单》唱响两岸,专辑《简单不简单》入围台湾金曲奖歌后,占据2010年度销量榜前20位,在虾米网年度试听榜排名第4,她终于有理由第一次在内地(上海和北京)举行演唱会了。今年1月14日,黄小琥即将发表新专辑《如果能……重来》。4月,她和齐豫、潘越云、万芳搭档的“珍爱女人”演唱会将从台北移师杭州,国内巡演也将展开。

  值得一提的是,这四位女歌手中有三位都遭遇过不顺利的婚史,她们似乎想告诉那些渴求幸福的女性,为了真爱,必须要先学会自爱。但潘越云个人演唱会却遭到另一种冷遇。号称台湾文艺音乐鼻祖与神女的潘越云在台湾举行过无数大型演唱会,但2008年12月和2010年1月,她的两场演唱会却接连在上海和北京流产。一个唱了30年歌的实力唱将,在内地却连一场两千人的中型演唱会也举办不成,一针见血地戳穿了内地乐迷的文艺精神底气。他们可以去看陈绮贞,去看万芳,看陈升,看卢广仲,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听潘越云。而去年在全台举行8场巡回演唱会的台语天后江蕙也将在今年4月于上海举行两场演唱会,这些才是对那些对华语乐坛30年发展功不可没歌手最诚恳的回报。

  台湾歌手在中国大陆举行台语歌演唱会,这在一年前也是无法想象的。

  而去年在市场上惨遭滑铁卢的也有一支雄壮的大军。老将包括江淑娜、黄品源、任贤齐、林隆璇、杨坤、邰正宵,新生代包括萨顶顶,乐队包括吴虹飞与幸福大街、丝袜小姐,2009年以一首《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爆红网络的另类女声邵夷贝在这一年发表了第一张专辑《过家家》,并举行了密集的全国巡演,但市场反应和评论关注度都远不如预期。

  失利于市场认知度不够,如果歌曲不易传唱,哪怕再有思想和个性,也无法得到乐迷的认可。二手玫瑰乐队的地方曲艺摇滚在这几年影响了无数年轻乐队,二手玫瑰的新EP没有再现盛景,他们“精神上的养子”耳光乐队、南无乐队今年都用第一张专辑瞄准了年度新乐队的位置。

  选秀歌手降温 30年滚石最亮

  选秀艺人的发展在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呈现出了不同的发展局面。内地曾一度火爆的超女和快男热,在这一年终于全面降温。每个曾风光一时的偶像此时只能靠铁杆粉丝(而不是普通歌迷)苦苦撑住人气和专辑销量。2006年超女冠军尚雯婕一年内发表7首单曲和一张专辑后,于年底宣布退出乐坛。如果一个歌手在他(她)的演艺生涯里连一首歌都没有在人们的心中留下,那么无论是存在、退出还是复出都只是一个尴尬或笑柄。李宇春只出了一首新歌,许飞只出了EP,谭维维和何洁的新专辑焕然一新,可惜销量堪忧。

  老一辈超女在面对乐坛重新洗牌时整体潜能挖掘已告一段落,但新的超女呈现了一种新的能量。李霄云和郁可唯在第一张专辑里市场和口碑实现了双丰收。值得一提的是,有两位超女签约的是台湾老牌唱片公司,郁可唯签的是滚石唱片,黄雅莉签的是福茂唱片。而看台湾的“星光帮”,获得第21届台湾金曲奖最佳新人奖的徐佳莹在第二张专辑《极限》里实现了词曲创作与专辑制作双料独立完成的挑战,其音乐的成熟与开放,已经具备了冲击最佳女歌手的实力。

  而2010整个华人圈最引人瞩目的事件绝对是滚石30年演唱会,那是老将复出的一张珍贵的全家福,华人音乐史里最闪亮 的80个名字都出现在11月底的两个夜晚,纪念滚石唱片30周年的演唱会在台北小巨蛋万人馆开唱,引发大陆歌迷直飞小巨蛋,内地媒体专题和报道歌迷热议。纵观30年华语乐坛,没有第二家唱片公司可以像滚石这么深入人心。 ★

  2010民谣:离开都市去地方

  民谣在2010年继续扩大战果。音乐节上,民谣艺人是重头戏;全国巡演,民谣专场场场爆满;在网络上,关于民谣的小组讨论已远远盖过其他任何形式的音乐。内地最具知名度的民谣艺人都发表了新专辑,音乐性上非常有突破性的包括周云蓬改编自唐诗的《牛羊下山》、万晓利一人极简乐章的《北方的北方》、苏阳继续走宁夏花儿民谣路线的《像草一样》、李志的《你好,郑州》。不约而同,他们都选择了独立发行唱片,在全国巡演的途中,一路唱一路卖,这是今天中国艺人最透明也最见效的营销手段。

  实验民谣音乐人小河有时候和法国加拿大民谣二人组Vialka在国内巡演,有时候又一个人偷偷溜到国外,像个吉普赛人一样浪唱一通。他的新专辑也将在今年上半年发表。

  在台湾,董事长乐团酝酿两年的闽南语专辑《众神护台湾》成为2010年台湾最大放异彩的一张摇滚佳作,他们实现了一趟台湾摇滚的庙会之旅,他们从台湾土地中找营养,北管、乱弹、歌仔戏、咒文统统被收编进音乐的创作骨架,为了让音乐更地道,他们经常上山下乡赶庙会,吸取土地的气息。

  林生祥联合他的固定填词人钟永丰、吉他手大竹研,以及台湾乡土音乐重要厂牌“大大树”创作了一张纪念台湾传奇文学家钟理和的专辑《大地书房》,无论是七言客家山歌体还是三字童谣体,都撞击出了两个世纪人不同的乡土观。林生祥、大竹研还大胆尝试了月琴与吉他东西方乐器的对话,客家山歌、恒春民谣是台湾民间音乐中最重要的一笔财富,林生祥让它们在21世纪继续着新的行走。

  这一年重要的民族音乐作品包括台湾布农族“八部合音”合唱团在野火乐集发表的专辑《八部传说 布农》、排湾族女歌手芮斯在风潮唱片发表的专辑《米灵岸》、排湾族歌手林广财发表的专辑《唤回 排湾》。在这个全世界都已失去祖先和历史传唱空间的悲愤中,林广财决定要唤回百年的排湾。百年的古调,百年的颠簸,最后浓缩为11首流浪者之歌。在这一年2月底,一场独特的演出,电影音乐剧《很久没有敬我了 你》在台北音乐厅连演3场。金马奖电影配乐得主,女音乐人李欣芸配乐,知名剧场导演黎焕雄、金曲奖制作人郑捷任、多届格莱美设计大奖入围者萧青阳、角头音乐、AM家族、胡德夫率领南王部落参加,艺人全部用原住民语言演出。12月,这个演出又在香港举行了两场,让香港人感受了真实的台湾原住民音乐与文化。

  内地乐人应该反省的是,台湾有很多家唱片公司一直在为原住民文化持续发声,但内地为什么没有谁为地方音乐做点什么?我们欠缺的究竟是什么?★

  2010摇滚&民族音乐:行走世界

  今年1月5日,蒙古族乐团杭盖又出发去澳大利亚举办演唱会了。2010年10到11月,他们自豪地带着新专辑《远走的人》在英国、荷兰、法国、韩国等地进行了巡演。此前,2009年,他们在国外曾巡演了50多场。

  2010年9月,杭盖与国家音乐创意产业基地共同主办的首届杭盖音乐节在北京顺义成功举办,国内其他带有民族音乐血缘与气质的组合:山人乐队、哈萨克族的马木尔(2009年签约英国著名世界音乐厂牌Real World,并发表专辑《雄鹰》、举行欧洲巡演)、宋雨&大忘杠、张、张玮玮&郭龙、南城二哥乐队也参加了音乐节,这些组合在去年底都陆续赴欧洲巡演。广东海丰民谣组合五条人在连续获得2009《南方周末》年度致敬音乐人、《南都娱乐周刊》金榕树奖民谣艺人、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最佳民谣艺人奖后,终于以知名乐团的身份被邀请参加雪山音乐节;夏天,他们还抵达台湾,和台湾美浓知名客家音乐人林生祥一起参加了美浓黄蝶祭表演,他们的海丰民谣在台湾的土地上也感动了一大群人。语言,永远不会成为音乐分享的障碍。

  中国摇滚的西化大军也成功走出了国门。当中国的民族音乐在欧洲大放异彩时,中国的摇滚乐在美洲打响了另一炮。兵马司唱片旗下多个乐团纷纷踏上北美的舞台,AV大久保、P.K.14和Carsick Cars参加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举办的第21届SXSW音乐节,他们的音乐十分对美国人的胃口。但像后海大鲨鱼、怪力、SUBS、宠物同谋这些大部分唱英文的乐团在中国乐迷心目中始终无法留下太深的印象,很难猜测他们的专辑在这个国家究竟能卖出多少。

  这一年2月,57岁的台湾泰雅族女音乐人云力思参加了在曼谷举行的“地球节奏”世界音乐节。

  这一年的华语乐坛失去了三个人:洪一峰(台语歌之父)、欧阳飞莺(40年代上海歌后)和友棣(台湾国乐大师)。 ★文/邱大立 (作者为资深乐评人)

参与互动(0)
【编辑:李季】
    ----- 文娱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