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从医有成就感 美国华人医生家庭存在子承父业现象

2019年03月11日 13:56 来源:中国侨网 参与互动 
从医有成就感美国华人医生家庭存在子承父业现象
    黄禹(左起)与儿子黄孝积一起开业,备感欣慰。(美国《世界日报》/李荣 摄)

  中国侨网3月11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虽说孩子有自己的兴趣与特长,但很多时候,在从小耳濡目染下,孩子最后也选择与父母亲一样的职业,这在美国华人医界中已经不算少见。医师社会地位与收入都很不错,生活也稳定,然而吸引孩子们、子承父业的关键之一,其实还有从医的成就感。

  另一方面,对于打拼大半辈子的医师父母而言,成功在美执业、行医是骄傲,而培养孩子接手自己的事业,更是作为父母的荣耀。

  牙科医师周明哲、周志轩

  牙医师周明哲在西圣荷西开设“迦南牙科”诊所,技术与服务在社区有一定的知名度。他温文儒雅、特别有耐心。同样毕业于医学院的太太,则帮忙管理迦南牙科诊所。

  多年来周明哲在湾区创业,一人坐镇。不过近来他的诊所热闹多了,小儿子周志轩从纽约回来,加入迦南诊所。“小周”学的是植牙,儿媳妇也是牙医,专精牙齿矫正,迦南诊所成为牙齿全科治疗诊所。

  周志轩7岁时赴美,毕业于尔湾加大(UCI)与洛杉矶加大(UCLA)。曾在GPR驻院医师一年,并曾在荣民医院(Veteran Hospital)服务,专业经历与父亲很类似。周志轩受了牙医急诊训练后,到纽约工作两年,因为当时未婚妻在加州,才把他从东岸召回了西岸与家人团聚,并决定加入父亲开设的迦南诊所。

  看父母背影 孩子投入医界

  “在美国的教育,我们也没有给小孩子压力,是周志轩看到病人与我们的关系,决定走向这条牙医路的。”周明哲说,孩子小的时候自己与太太并没有特别要求他们长大后的志向与职业,但是可能是长期看着爸爸的工作,以及爸爸与病人的关系,让孩子们也对投入医界感兴趣;除了小儿子周志轩念了牙医以外,大儿子也是一位中医师。

  周志轩说,长大的过程中看着父亲当牙医,一直就很向往动手做的感觉,后来读完牙医与训练,能加入父亲的诊所,一家人一起为社区服务,其实很开心。父亲周明哲也说,以前开诊所一人坐镇,说实话很辛苦,不太敢休假,不然病人临时有状况找不到医师;但现在有了儿子与儿媳妇,而且专业更为全面。“我们放心交给他们,而且也等于有团队可以讨论病情,如果是年轻人,他们的语言上沟通也更为方便。”

  泌尿科医师黄禹、黄孝积

  泌尿科医师黄禹的儿子黄孝积,从洛斯阿图高中毕业后,去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读生物工程。毕业后搬到波士顿,进了顾问公司,领着高薪、经常出差,职业很多人都羡慕。但是三年之后,他决定回到学校,去西北大学医学院,学医。

  “本来没有想过要念医。”黄孝积说,大学毕业后进入顾问业,说实话收入好、发展潜力也大,只是无论白天晚上几乎都在工作,无止尽的会议,围绕在财务分析、并购分析、策略研究等,唯一的重点就是帮客户多赚一点钱,也不是赚钱不对,我只是觉得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赚钱非唯一 成就感更重要

  黄孝积回忆,当时工作其实很好,但就是没有满足感,因为自己不认为赚钱是唯一的路,因此思考后决定去念医学院,每个人喜欢的不同,我认为(顾问)不是我想要的人生。其实我们公司当时有一个很大的生命科学部门,有些同事已经是医生,而有些同事后来跟我一样跑去念医学院,追求顾问之外的路。

  他说,在念医学院的时候,本以为自己会走骨科、一般外科、或是小儿外科,就是没想到会进入和父亲同行的泌尿科。可是,后来在医学院的时候,因为每一个科别都会接触一些,在泌尿科待了四个礼拜后,发现泌尿科是非常好的专科,因为变化与挑战很大,接触病人很广。“男女病人都有,有非常小的手术,也有非常大的手术。另外也有很多新科技,例如各种泌尿器官的肿瘤病变。体外水波碎石、各种雷射碎石、微创手术,以及达文西机器手手术等。”

  黄孝积说,自己在西北大学念了四年的医学院,又到哈佛大学医学院当了五年的泌尿科住院医师,外加一年在洛杉矶加大医学院泌尿癌科专科训练,等于共花了十年的功夫,才在2018年八月正式开业,加入父亲的诊所。在顾问业,同期朋友很多都已经是大公司的高管,甚至是公司的执行长。

  他说:“我自己虽然医生职涯现在才开始起步,可是一点都不后悔,因为开一个大刀,治愈好一个重病的病人,那种心理上的满足与成就感,是无法形容,无可取代的,也是我以前顾问业的同事们,无法了解、也无法享受到的。”

  他表示,所有手术中,最喜欢的就是用精准达文西机械手做的手术,无论是否与肿瘤有关系的手术,都非常有挑战。帮助病人离开病痛,快乐与满足的感觉,可以让人忘掉一切的劳累。

  黄禹则回忆,自己1984年完成住院医师训练、搬到加州圣荷西开业,当时黄孝积才2岁,没想到儿子也成为泌尿科专科医师,感觉非常欣慰。

  他说,其实黄孝积的曾祖父也是一位西医,可以说是医生世家,而黄孝积从小手就很巧,经常研究东西的构造,喜欢拆解玩具电器用品,而且井然有序,东西拆开后还能恢复好再装回去,另一方面又不怕血,天生是外科医师的材料。儿子长大后,又很有同情心,喜欢帮助别人,所以儿子在念大学时,他就鼓励儿子念医学院。“可是他像一般的年轻人一样,不采纳父亲的建议,走自己想走的路。”

  外科训练苦 亲情陪伴无价

  黄禹表示,外科医师的训练非常辛苦,尤其是早年住院医师的训练过程,几乎可说是不人道,长时间的开刀加上日夜值班,还得随叫随到至急诊室,非常消耗体力。黄孝积前几年的住院医师训练,每星期也都起码工作80小时以上。但他说,自己与儿子一样,开完大刀、治愈重病病人后,病人与家属的感激态度与眼神,都是最大的鼓励与支持。

  对于父子一同开业,黄禹说,克绍箕裘的状况,华人医师与牙医有不少,但较常听到的是小孩学医、但不同科,像父子都同一科的情况较少,能与儿子同一科,真是特别欣慰。

  黄禹说,其实小孩子们高中毕业后,几乎只有假日才相聚,
如今跟儿子在一个诊所,天天见面,还能互相讨论病人的治疗方式,有时还跟儿子一起开刀,相处时间变多;加上每个星期都会有一天,儿子、女儿、媳妇固定到家中聚餐,
吃妈妈准备的家常菜,那种亲情快乐的心情,只能说感恩。(陈开)

【编辑:何路曼】

>华人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