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95后主播陪熊猫直播走到最后 平台进入关闭程序

2019年03月09日 00:52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 

  熊猫直播确认平台已进行第一步关闭程序
  95后主播陪熊猫直播走到最后

  22个月未有资金注入 熊猫直播昨日说“再见”

  7日深夜,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兼COO张菊元发内部信,称熊猫直播已选择结束,员工被遣散,此前长达22个月未有资金注入。昨天,熊猫直播官微发布微博确认平台已经进行第一步的关闭程序,“熊猫直播主站流浪计划,第一阶段开启。工程师请逐渐断开与‘母星’连接。”

  张菊元在内部信中确认,从2017年5月最后的融资消息之后,在长达22个月的时间内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在过去两年时间中不断地尝试,极尽努力寻找了至少5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

  作为直播平台,熊猫的运营需要负担高昂的带宽以及众多主播的高额工资,整个行业在追求赢利的路上都在踯躅前行,“当我们为了做到收支平衡不断缩小自身之后,新的融资仍然无法到位,在当前的投资环境以及垂直领域的不断恶化情况下,熊猫的空间在不断缩小,坚持都成了某种程度的消耗。”

  他还说,在做出遣散员工决定的这一刻,熊猫依然有每天几百万的“日活”、每月数千万的流水,还是一个可以被认可的体量,选择结束并不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而是大势之下,一个无奈却最理智的选择。

  熊猫直播在最辉煌时,曾一年融资3轮。企查查信息显示,自2016年9月至2017年7月,熊猫资本经历了A轮、A+轮、B轮和一次战略融资,总融资额近20亿。

  熊猫直播隶属于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该公司正式成立于2015年7月,法定代表人为龙飞。目前公司最大股东为创始人王思聪,王思聪旗下的珺娱(湖州)文化发展中心持股40.07%;奇虎360是第二大股东,占比19%。

  2018年10月,熊猫直播前副总裁庄明浩在采访中就曾表示,熊猫直播陷入资金危机,目前尚未有一家机构确定投资,找融资较为困难。

  熊猫资金链断裂的传言从去年6月就传出。网曝自2018年初,熊猫直播开始拖欠合作“公会”工资,甚至熊猫直播员工工资都无法按时结算,并且已有多位“头部主播”出走熊猫。

  8月,有传闻称熊猫直播准备以30亿元“卖身”,交易性质为融资或整体出售,最后的结果将在两个月内对外公布。不过,两个月后,交易并没有被确认。

  不过,熊猫直播仍未处理好拖欠工资的事宜。有熊猫主播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从去年11月起,就再没收到一分工资,很多主播被欠薪。

  此前有消息称,熊猫直播将于18日关闭服务器,届时该平台将无法正常观看。不过昨天熊猫直播App和熊猫直播主播版App均可打开,北青报记者看到,40余名主播在熊猫直播间作告别直播,“感恩熊猫、再见不负遇见”“我在这里战到最后”“熊猫,我还没有播够”“心情很复杂、最后一程”……是他们直播的主题。一名感性的女主播泪洒直播间,说自己的房间第一次被置顶、推荐,没想到是在这种时刻,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感恩平台,希望熊猫再度归来。

  文/本报记者 温婧

  3月6日网传熊猫直播即将关闭服务器(以下简称“关服”),3月7日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熊猫直播签约主播“框框的爱”(网络化名,以下简称“框框”)北京的家中,对其即将告别熊猫直播的最后一天进行专访。即将告别工作许久的平台,“框框的爱”有着许多留恋与不舍,和当天许多主播播出的主题一样,“陪熊猫走到最后”成为整个网站主体氛围。主播“框框”当天接近5个小时的直播说得最多的是:“不要给我刷礼物了!”

  不理解

  父母想让女儿找个稳定工作

  “框框”是典型的95后女生,大学期间因为男朋友玩游戏自己也喜欢上了。为了打发时间她当上了游戏主播,大学毕业后就签了“熊猫直播”,留在北京当专职游戏主播。三年的时间积攒下十几万粉丝,也算是网红。当初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框框”的父母非常反对。谈起这段经历,她说:“其实上大学放假回家我也会做一些游戏直播,爸妈会觉得我经常对着电脑说话,以为孩子疯了。后来他们了解我这是在做直播,也就放心一些。”

  做了4年多主播,“框框”给爸妈解释“主播”这个职业,就是网上的“主持人”,主要工作就是给网友介绍游戏。父母起初听到“介绍游戏”就特别反对:“你这不是害人吗?”后来“框框”给自己的父母也下载了App,让他们能看到自己的工作状态。时间久了,虽然父母嘴上不说,但心里依旧想让女儿找个稳定工作。对他们而言,当主播唯一的好处就是经常能在网上看看女儿。

  “框框”完全理解父母的心情,但面对自己的职业,她说:“我想做我想做的事,而不是做父母想让我做的事。”对于主播这份职业,“框框”有着自己的理解:“就像和女孩们分享口红一样,我就是和‘兄弟们’一起分享游戏带给我们的快乐。我为了每天的直播会准备很多内容,还会去别的房间看看其他主播有什么新内容。更多的时间要学习很多游戏视频,分析玩家思路,给网友讲出来。”23岁的“框框”为了播好内容,竟然通读了《孙子兵法》,并把重要的内容背下来,背后的努力是外人一般不能看到的。

  不抱怨

  熊猫给我们的比欠的多

  “框框”像很多游戏主播一样,有着两三个小伙伴的团队,她算是这个团队的核心。谈及当主播这几年最大的收获,“框框”直言:“比同龄人我更成熟一些,因为有团队要养。”其实在大二“框框”已经财务自由了,有时候逢年过节她还能给父母包个红包。自己的主要收益都来自网友在直播中的刷礼物返现,还有很少部分是平台工资。“财务自由”是“框框”很自豪的一点:“现在时代不同了,不是非要朝九晚五才是正经工作。我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依旧觉得很充实。”当然,“框框”也有自己的焦虑:“我知道主播这个行业是青春饭,年龄一大就不吃香了。还好,我算是专业游戏主播,还能靠着实力再挣几年钱。”

  在熊猫直播当主播的三年时间,“框框”通过直播认识了团队的小伙伴,“他们都是来自我的粉丝会。我们通过直播认识、通过游戏沟通感情,在游戏之外我们又是一个团队,一起商讨直播内容,共同找话题。有人负责维护粉丝,有人负责我的商务,各司其职一起工作很快乐。”“框框”说。经营着一个团队有时候“框框”也很累,“我也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每天处理这么多问题我也很累。虽然他们不是专业人士并不成熟,但他们都是爱我的。我相信爱能战胜所有困难。”

  说起此次熊猫直播落幕,“框框”和很多主播一样,有许多不舍:“我很感谢校长(王思聪)给我们喜欢打游戏的小伙伴搭建一个交流的平台。当然这当中也有很多困难,平台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所以才有这么多网友听到熊猫‘停服’后会这么伤心。”对于平台是否欠薪,“框框”并不愿意多谈:“欠一定是欠,但它给我们的更多。”

  不悲伤

  没了熊猫还有新平台

  熊猫直播的“停服”意味着将有数万专职、兼职主播失业。没了工作的“框框”相比他人更乐观。她说:“从年前我就和团队的伙伴们聊,要不要换一个新平台?因为熊猫直播上的粉丝已经固化,是时候换个平台再做,但考虑到老粉丝黏度我们就迟迟没有操作。现在熊猫‘停服’,也算是推了我一把,没有了‘熊猫’我们还会有‘小浣熊’。”这两天“框框”已经和团队在接洽新的直播平台。除了直播平台,“框框”还想着把自己的游戏直播带上抖音这类大众平台。她说:“游戏直播更具专业性,粉丝也是打游戏的伙伴,如何让小众内容被大众接受,是我们思考的问题。”

  同时,“框框”对团队也有自己的打算:“很多主播失业,这就是机会,我们能从现在个人内容和特色都不错的主播中挑选一些,签到团队中。这样打包与平台谈合作更容易些。”

  文/本报记者 王磊

  统筹/刘江华

  余美英

【编辑:陈海峰】

>IT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