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美丽生态大股东被合作方申请破产清算

2017年04月10日 10:03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一家园林公司,本打算能实现借道上市,后来不仅公司丢了,而且一分钱没落着。这是发生在浙江青草地园林市政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简称“青草地”)身上的事。此事据称与美丽生态控股股东五岳乾坤有关。

  最新的进展则是五岳乾坤已“下落不明”。3月底,青草地原法定代表人向新京报记者报料称,其在赢了与五岳乾坤之间的官司后,申请五岳乾坤破产清算,法院在执行时却发现,破产申请书已无法送达工商注册地,法院不得已选取公告送达。对于控股股东最新情况,美丽生态未进行披露。

  5年前,青草地掌舵者林氏兄弟,遇上了五岳乾坤。双方商定,林氏兄弟将青草地资产名义上转让给五岳乾坤,后者将在上市公司深华新(现为美丽生态)股权分置改革中,把青草地资产装入上市公司,实现包括青草地在内的资产借壳上市。

  青草地随后被装入深华新(后改名美丽生态)。林氏兄弟称,五岳乾坤主导下的美丽生态出现多次造假行为,由于自己不愿配合,双方闹僵。林氏兄弟此后逐步丧失对青草地的控制权。而在这个过程中,五岳乾坤始终未就青草地的交易对价款进行支付。

  通过诉讼,林氏兄弟胜诉。但在法院执行五岳乾坤赔偿事宜时,却发现五岳乾坤已经资不抵债。

  对于与林氏兄弟股权纠纷,4月7日,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五岳乾坤工商登记电话,均无人接听。记者将相关问题发至工商信息登记邮箱,截至发稿亦未获得回复。

  控股股东“下落不明”,美丽生态未披露

  作为上市公司美丽生态的控股股东,深圳五岳乾坤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五岳乾坤”)在被申请破产清算时,竟没能被法院找到。

  近期,新京报获取的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简称“深圳中院”)一份公告显示,林斌、林杰两人向深圳中院申请五岳乾坤破产清算,因后者下落不明,法院选取了公告送达破产申请书。

  林斌、林杰向深圳中院申请对五岳乾坤破产清算的原因,是“五岳乾坤不能清偿对申请人的到期债务并且缺乏明显偿还能力”。但五岳乾坤已“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往往指的是,法院法官将破产申请书快递至公司的工商注册地址,后来快递被退回来了,如果再电话联系未果,显然是联系不上送达人。”北京律师张新年告诉新京报记者。

  工商信息显示,五岳乾坤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2.04亿元,经营范围为投资兴办实业、投资咨询等业务,第一大股东为深圳市天一景观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2013年7月,五岳乾坤成为深华新,即现名美丽生态的控股股东。2016年三季报显示,五岳乾坤持有上市公司17636万股,占比21.51%。入主深华新后,五岳乾坤进行了一系列资本运作。如将深华新更名为美丽生态、变更确立了主营业务为园林。截至4月6日收盘,美丽生态报收7.11元/股,照此计算,五岳乾坤所持市值12.54亿元。

  作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下落不明”是否有义务公告?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臧小丽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该诉讼案件若因司法强制执行或者被法院裁定破产,将有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对于这样的重大事项,上市公司有必要进行披露。

  2015年美丽生态实现营收9.57亿元,同比增长315.71%,实现归属净利润3344万元,成功扭亏。今年1月,美丽生态发布业绩预告称,2016年实现归属净利3700万元至5300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0.63%至58.48%。

  根据美丽生态公告,在业绩增长的背后,五岳乾坤所持股票被冻结的公告不断发布。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从2014年至今,先后有深圳、北京、宁波三地法院,对五岳乾坤所持美丽生态股份进行了六轮司法冻结。

  截至目前,五岳乾坤所持股份已经全部被司法轮候冻结。

  根据上市公司公告,五岳乾坤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所涉诉讼案名目、事情经过不尽相同,但被告原因却高度相似,即五岳乾坤未偿还相关债务。而与青草地原掌舵者林氏兄弟的纠纷仅是其中一例。

  针对上市公司是否知晓五岳乾坤“下落不明”、2013年被指虚增利润等问题,4月7日,新京报记者联系上美丽生态董秘办,对方答应以邮件方式回复,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青草地借壳:林氏兄弟梦想成上市公司大股东

  据工商资料,林斌、林杰系兄弟关系。2000年,林杰离开音乐教师岗“下海”,与哥哥林斌共同经营浙江青草地园林市政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下简称“青草地”)。此前,两人合计持有青草地100%股份,林杰为法定代表人。

  2012年下半年开始,一桩资本运作改变了林氏兄弟的人生轨迹。

  3月29日,林杰向新京报记者回忆,2012年7月,一位朋友向他提供了一个信息:有人想收购一家园林公司去上市,并询问林杰是否愿意卖青草地。当时林杰并没有同意卖公司,“毕竟是兄弟二人多年心血。”

  一个月后,林杰接到上述人士电话。对方告诉林杰,并不是卖公司,而是名义上将青草地股份转给五岳乾坤。由后者将青草地装入上市公司,林氏兄弟经营权保持不变。

  “只要我们的利益能保证,而且还可以在更大的平台上面去发挥,我们是愿意的。”林杰称,此后与五岳乾坤进行了多次谈判。

  据林氏兄弟介绍以及双方协议,双方谈的方案为:林氏兄弟以青草地100%股权向五岳乾坤增资后,林氏兄弟获得五岳乾坤部分股东权益,由于后者将持有上市公司深华新股份,林氏兄弟进而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

  林杰称,对方承诺,林氏兄弟经营下的青草地,在下一年为上市公司贡献的利润不能拿走,而是会换成五岳乾坤所持有深华新对应市值股票转让给林氏兄弟。

  不过,新京报记者并未获得含有该承诺条款的协议。林杰解释称,这是当时的谈判条款之一,但并没有正式签订,当时最急迫的是如何能成功实施股权分置改革,而利润补偿承诺是改革之后的事情。

  林杰说,后面虽然多次要求五岳乾坤签订该协议,但对方一直未答应。

  “我们熟悉园林业务,对经营青草地很有信心,按照这种操作思路,几年下来,我们就能成为上市公司大股东。”林杰说,作为回报,五岳乾坤在之后用林氏兄弟所持的上市公司股份,质押给某家机构拿钱退出。

  7500万,林氏兄弟将青草地转给五岳乾坤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关于重组浙江青草地园林市政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显示,林氏兄弟以持有青草地100%股权向五岳乾坤增资,作价7500万元换得五岳乾坤4.2527%的股权。

  此后,双方对7500万元进行了进一步明确,即仅由青草地的2500万元(部分净资产)和5000万元无形资产两部分组成,原青草地的其他权益并未包括在内。

  合作协议中规定,未来不论五岳乾坤股权比例如何调整,都要保证林斌、林杰在未来上市公司中至少持有750万股,且每股价格不低于10元。

  禁售期结束后,上市公司股价如不足10元,五岳乾坤应负责补齐,使得股票市值保证在7500万元以上。

  协议中要求,五岳乾坤启动借壳上市工作,林斌、林杰应予以全力配合,并统一内部口径,不对借壳上市造成任何不利影响。未来重组成功后,如因各种原因导致林斌、林杰失去青草地的经营管理权,五岳乾坤应在30日内,收购林斌、林杰手中的上市公司股票。

  合作协议规定,股改成功后,双方签对赌协议;在准合并期间,青草地公司收益分配关系不变。

  据宁波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2年9月,青草地100%股权变更登记至五岳乾坤名下。林杰仍为青草地执行董事,林斌为监事。五岳乾坤也将相应的股份转让给林杰。

  据上市公司公告,2013年5月7日,通过深华新的股权分置改革,五岳乾坤将青草地100%股权捐赠给深华新。

  矛盾缘起:因对青草地中标情况产生分歧

  双方在经历了短暂的“蜜月期”后,矛盾显现。

  2013年10月30日,深华新公告称,全资子公司青草地在安吉县中标丰华酒店项目,中标金额约3500万元。

  “我当时就傻掉了,作为青草地法定代表人,我咋不知道啊?”林杰称,在得知公告后,向青草地营销部门及其他部门工作人员核实,工作人员一致确认从未参加过,也从未知晓上述商务活动。当时,青草地公章,由深华新彼时常务副总、财务总监保管,他们也从未对上述项目的任何文件用章。

  几天后,深华新再次公告称,出于公司业务保密的需要,青草地与该业务无关人员,没有听闻该项目的情况,完全正常,更不可能向公司以外人员透露项目的情况。因此,不存在所谓丰华酒店项目青草地不知情,“被中标”的情况。

  根据公告,安吉项目开工之后,进展缓慢。此后更是项目发包人和担保方被浙江省安吉县法院裁定合并破产,以至于工程款的回收存在重大风险。

  对于此事,林杰再次向证监会稽查局发出举报信,称深华新为了实施股份定增和在二级市场博取巨额利润,故意拖延重大损失公告。

  据林杰举报材料,同在2013年10月,宁波受台风侵袭。林杰称,青草地遭遇重创,损失达2400多万元,其中工程损失未计算的预计有800多万元,但上市公司未及时公告。

  后经媒体报道,深华新于2013年12月13日公告称,经过对青草地苗木资产全面现场盘点,并对灾害损失进行核查统计,最后确定此次灾害损失约为380万元。“根据生物性资产的特性,最终损失金额会有所出入,因此所谓两千万损失的传言不属实。”

  林杰称,深华新公告后,青草地再次经苗圃负责人清点、聘请的专家认定,受台风影响损失至少1584.87万元,损失报至上市公司董事长贾明辉和董秘支佐即被扣留,始终没有公告。

  2014年4月,深华新发布2013年年报,实现归属净利润314.01万元。林杰称,若如实反映青草地苗圃亏损,深华新2013年至少亏损300万元以上。

  林杰称,五岳乾坤名下未查封到任何资产

  据上市公司公告,从2013年9月开始,青草地创始人之一林斌开始担任深华新董事、副总经理。2014年2月14日,林斌“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辞去深华新以及在下属子公司担任的职务。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林氏兄弟、五岳乾坤的股权纠纷民事判决书显示,林斌的辞职原因为个人经营理念和人生定位与董事会不能匹配,无法实施宏伟目标,且身体状况无法适应高强度工作。

  3月29日,林杰透露哥哥林斌辞职原因,系不愿在2013年财务报表上签字。4月7日,林斌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从不愿造假,更不敢骗股民,所以只有辞职。”

  林斌的辞职,将林氏兄弟与五岳乾坤的矛盾激化。

  2014年2月15日,深华新决定免去林杰在青草地的执行董事及法定代表人职务。林杰称,当时没有强烈反对,因为对方虽然免去了前述职务,但深华新仍让他担任工程中心总经理,青草地所有的原有业务仍归他管。

  “我们的态度是,只要不影响我们的分配方案和经营,其实我也不想当(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老让签假文件,风险太大了。”林杰说。

  但在3月中旬,林杰称对方让把青草地管理权移交,但自己并没有同意。据林杰回忆,2014年3月24日凌晨2点,深华新财务总监带人撞开青草地公司铁门抢走公司经营必要的证、章及文件。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2014年4月2日,深华新正式通知免去林杰在青草地的职务,不再享有青草地的经营管理权。同年9月2日,深华新决定将青草地更名为浙江深华新公司。

  根据此前双方签订合作协议,由于林氏兄弟在2014年4月2日失去了公司经营管理权,五岳乾坤应于30日内支付不低于7500万元的股票款。宁波市中级法院在判定该股权纠纷时也认为,五岳乾坤应支付林氏兄弟股票收购款,并赔偿利息损失200万元,合计7700万元。

  “一审、二审我们都胜了,但至今都没拿到钱。”林杰称,2016年,执行法官在工商、银行、税务部门等地去查,结果发现五岳乾坤银行账号上没有钱,名下没有一辆汽车,没有一间房子,注册经营场地也没有人。“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6年7月也查封不到任何资产”。

  此外据上市公司公告,按照股权分置改革方案,青草地截至2012年底经审计的净资产为6961.33万元,100%的股权评估值为2.76亿元。对于当初约定的净资产是2500万元,后来为何变成6961.33万元,让林杰不明所以。

  “7700万股票收购款是胜诉了,但青草地评估价2.76亿,还有2亿到哪里去了?五岳乾坤没给过我们。”林杰称,针对2亿元,也已经提出了诉讼,案件正在审理过程中。

  神秘消失与增加的股东

  在青草地借壳上市过程中,林氏兄弟在五岳乾坤及天一景观的股份变化多次。

  根据工商信息以及记者拿到的协议,目前,五岳乾坤股东名单中,没有自然人股东。但按照此前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林氏兄弟以青草地100%股权,换得五岳乾坤4.2527%的股权。

  新京报记者获得一份关于五岳乾坤《股权转让见证书》显示,2012年12月3日,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对包括林杰在内的多位转让方与天一景观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进行了见证。

  其中,林杰将持有五岳乾坤3.464%的股权,以346.4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天一景观。在《股权转让协议书》尾部,有署“林杰”的签字及手印。不过林杰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从未签过该字,也未按手印。

  据工商信息,天一景观于2012年11月成立,美丽生态总经理郑方持有56%股份,而林斌持有11%的股份,认缴出资220万元。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多份关于天一景观成立时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均有林斌签字。

  但林斌却表示,2012年11月,自己从未前往深圳市办理相关事宜,从未在天一景观工商登记的事宜中接受过“企业申请登记(备案)”的委托,亦从未将身份证交由任何人办理天一景观设立登记、变更登记事宜。林斌称,自己也没有对天一景观实际出资。

  代理该案的北京大成(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徐立华、王缇莹在2015年11月26日出具了《关于冒名股东申请撤销工商登记之法律意见书》,称申请人在申请办理公司设立登记的过程中,伪造股东签字、提交虚假材料,以此欺骗取得的登记,应当予以撤销。公司登记机关,应当依据相关规定撤销公司登记或吊销营业执照。

  ■ 探访

  青草地原两处苗圃基地已荒废

  林氏兄弟失去控制权的青草地,曾为上市公司贡献了多少利润,现状又如何?

  根据2013年实施的股权分置方案(有公告),当时五岳乾坤赠予上市公司的资产有四部分:首先为现金4.41亿元,以及评估价值9300.65万元的宁波市风景园林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评估值3063.98万元的海南苗木资产,以及评估值2.76亿元的青草地。

  由此可见,青草地在当时为最大的一块注入资产。

  美丽生态年报显示,2012年度,青草地营业总收入1.59亿元,净利润3043.56万元,同期上市公司归属净利3782万元;青草地2013年实现收入1.08亿元,净利润207.74万元,同期上市公司归属净利314万元;2014年,青草地更名为浙江深华新,其实现营收1.33亿元,实现净利润-915.23万元,而上市公司归属净利为-7455万元。

  据公告,进入2015年,青草地业绩出现大幅扭转,其实现营收6.53亿元,实现净利润0.4亿元,上市公司扭亏,归属净利为3344万。

  不难发现,从2013年至2015年,上市公司利润与青草地同年利润几乎相当。

  根据深华新股权分置改革方案(有公告),青草地有四块苗木生产基地,分别为庄市景观性生态基地550亩、小港高压塔绿化工程项目基地291亩、北仑区小港下倪桥村山地180亩、北仑区柴桥同盟村102亩苗圃基地。

  3月30日,在一位当地园林从业人士的带领下,新京报记者实地探访了其中两块面积较大的基地:庄市景观性生态基地、小港高压塔绿化工程项目基地。

  在庄市景观性生态基地,苗圃杂草丛生,未对苗木进行修枝。同时,一部分苗木已经枯死。在有些紧邻马路的苗圃地块,已经被种上四季豆、油菜等农作物。

  小港高压塔绿化工程项目基地则为另一番景象。进入该基地的铁门紧锁,但铁门另一边,有小道通往基地内部,道路两侧,堆放着生活垃圾。基地内苗木簇拥,一些树木因为营养不良树冠枯死,而一些树木则出现树皮脱落。

  前述园林从业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两个苗圃基本荒废。曾经的优质苗圃为何现在如此落败?4月7日,新京报记者将采访提纲发至美丽生态公司邮箱,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采写/新京报记者 徐伟 实习生 刘新风 宁波、北京报道

【编辑:魏巍】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