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生因对生活绝望出家为僧 称对不起母亲——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大学毕业生因对生活绝望出家为僧 称对不起母亲
2009年05月29日 15:18 来源:云南网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杨树华出家为僧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他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大学毕业3年后,他突然选择出家——遁入空门。QQ空间最近的日志里,留下了一篇《给我生命继续的理由》,讲述了他小学到大学的“艰辛”生活,他觉得是天意使然,让他没有退路。面对“大家承受的痛苦”,面对毕业3年来找工作的不顺利,杨树华最终选择了出家。

  日前,记者在昆明市官渡区一寺庙见到了本文的主人公杨树华。除了对生活特别的悲观、失望,除了对辛苦抚养他长大的母亲的感激,他不愿过多说别的。

  - 关于亲情

  “最对不起的是我母亲”

  记者(以下简称“记”):遁入空门——出家,现在家对你来说是个什么概念?

  杨树华(以下简称“杨”):家在我的记忆中是那么模糊,那么遥远。父亲没退休前,极少回家,我们兄妹8个都是在母亲的大力支持下才有6个读完了初中,母亲也因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因过度的劳累而病魔缠身,比起她的同龄人更显得苍老。而在父亲眼中,似乎没有家的概念,每次回来,都跟母亲争吵。

  记:那父亲给了你多大的影响?

  杨:父亲不知什么原因极力反对我们读书。当我第一次高考失败时,父亲极为高兴。而当知道我还要去复读时,就整天骂我,并拒绝承担所有费用。一次回家,父亲主动地说要给我点零用钱,这时我才发现父亲老了,满头白发,瘦小的身影在人群中蹒跚地挪动着,使我不由得生出几分同情。当我考取大学时,父亲还是不让我去读,并在大一整整一年里,连一分钱也没给过我。直到大二,当二哥成家后,只剩下我和父母时,他才有所转变。

  记:这么说来,母亲对你影响最大了?

  杨:可以说母亲是我最坚定的精神支柱。小的时候,母亲会经常给我们讲她的故事,每到伤心处,她就对我们说:“你们呀,要好好读书,不要像我,没文化,常受人欺负。”可近几年来,母亲体重都只有60斤左右,走路时蹒跚而轻飘,随便一阵大风都有可能把她给吹了跑起来。

  记得高三时,母亲带我去邻村看病。回来路上,母亲哽咽着对我说:她活着只是为了我,如果没有我的话,她早就选择了死去……我只听得浑身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家,原本应该是避风港,却没想到它打碎了我的心。尽管如此,我还是常常回家,怕哪一次回家听不到母亲的呼唤。

  记:那你现在这样,岂不是很伤母亲的心?

  杨:亲人为了我上大学付出了很多,可我无法回报,这使我痛不欲生。我最对不起的是我母亲,如果我不曾遭遇这些的话,我会让她安享晚年,可现在我不能给她什么回报,给她的只是悲伤,母亲其实也活得很痛苦,亲人们因为我的事情也很痛苦,曾经的骄傲和荣耀都成了别人的笑话和鄙视,既然大家都这么痛苦,这么累,我只有无奈地结束这一切。

  - 关于幸福

  “难忘孩童时的纯洁天真”

  记:你曾觉得幸福的生活是什么?

  杨:孩童时的纯洁天真。我的小学有一半时光是在村里的那间简陋的瓦房里度过的。一个老师,五六个孩子,一年级时调皮的我一次在树上掏鸟窝,不小心摔下来,结果脑门上留下了“人字”的纪念痕,左眼只差几毫米就被树枝刺个正着,左手也弄成了骨折,幸好没把小命给丢掉,只是挂了点彩而已,作为童年时光的见证。

  小学时光尽管艰辛,但也是快乐的。由于经历了很多,所以我很老实,加上我数学、地理成绩不错,自己和班里的男女生关系都很好,同伴在的时候,每天放学后,我们总聚在一起,树林、田野上留下过我们的欢喜、嬉戏。高中时,每天晚饭后我和几个同学都会到学校附近的山上看书、玩耍,看花开花落,春去冬来,畅谈理想。呵呵,真的好开心。

  记:你平时有什么爱好?

  杨:很多的,看书唱歌运动等等。

【编辑:蓝玉贵
    ----- 社会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