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画家高剑父投身辛亥革命 制造炸弹炸杀清朝将军

2011年04月29日 09:28 来源:广州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画家高剑父投身辛亥革命制造炸弹炸杀清朝将军
    高剑父(1879~1951年), 中国近现代国画家、美术教育家、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名仑,字剑父,后以字行。1879 年10月12日生于广东省番禺县,1951 年6月22日卒于澳门。与陈树人、高奇峰一起致力于中国画改革,后人称岭南画派。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画坛宗师高剑父投身辛亥革命

  亲手制造炸弹炸杀清朝将军

  辛亥人物

  高剑父,艺术家中的革命家,革命家中的艺术家。

  他在艺术领域中革命,因为有他的参与,画坛上从此有了岭南画派这一面旗帜,因为他的革新,中国画坛有了新国画,日本画、西洋画成为国画中新的风景因素。

  他在政治领域中革命。碧血黄花之夜,他跳上广州城头,扔下重磅炸弹;武昌首义不久,他亲制炸弹,帮助战友李沛基炸死不可一世的将军凤山。

  今天,让我们又回到百年前那些激动人心的日子,看这位岭南丹青妙手,是如何亲自描绘革命壮举的。

  文/记者 刘黎平

  广州同盟会的

  小诸葛

  1909年的广州河南,鳌洲外街担竿巷,一家新的裱画店开张了,店名为“守真阁”,还有一副春联,其中有字:“糊涂世界”。

  同年不久,又是广州河南,保安社附近,一所名为“美术瓷窑”的瓷窑开张了,就在附近,还挂着“博物商会”的招牌,商会对外宣称是日本人办的。

  这一切都与革命有关,与高剑父有关。

  “守真阁”并不“糊涂”,而是同盟会广州分会的总机关,而负责人就是高剑父,“糊涂世界”就是高剑父手写的,不是说裱画店糊涂,而是暗讽清廷糊涂。1905年,高剑父第二次东渡日本进修美术,在遇到异国艺术的同时,也遇上了革命思想,1906年,高剑父加入同盟会,1908年来广州,翌年,任同盟会广州分会主盟人。高剑父奔走广东、香港、澳门之间,抨击帝制,宣传共和,发展会员。大名鼎鼎的陈炯明就是高剑父介绍入会的。

  “美术瓷窑”比“守真阁”更神秘。这里真有一个窑,不过不是用来装瓷器的,而是用来装炸弹和武器的。谁来负责这个秘密的机构?还是高剑父。清朝的军警不是吃素的,有所风闻的他们,也来搜查过一次。然而,由于这些炸弹和武器隐藏得太巧妙了,军警无所获而返。

  不仅炸弹和武器是安全的,人也是安全的。高剑父所辖的革命机构,无一被破坏,会员无一被捕。故而同盟会人都称高剑父为小诸葛。

  碧血黄花之夜

  英勇第一击

  清末的革命志士,有一种先秦刺客专诸、荆轲的风格,他们认为通过刺杀清朝的亲王、官吏、将军,可以重创清廷,推动革命。高剑父也受此风气影响,他对曾经刺杀广东水师提督不成的同盟会员刘思复说:“我们必须成立一个暗杀团,集中力量扫除革命的绊脚石”。于是,1910年,“支那暗杀团”成立。团长刘思复,副团长高剑父。原址设在香港罗便臣道一间寓所内,因地址泄露,又改租摩士咭23号寓所。入团宣誓时,高剑父立于会场中央,举右手宣誓:“诸位同志,我们成立支那暗杀团,就是为一个目标,铲除清朝鞑虏,推动民主革命……”

  1911年4月27日,黄兴领导的黄花岗起义爆发。高剑父亲身参与了这次起义。起义前,参加的同志都以抓生死阄的方式分配任务,高剑父抽到的是“生阄”,担任外围接济和军械运输的工作。抓的虽然是“生阄”,高剑父却做好了必死的准备。起义打响时,高剑父等在广州南门,接应的同志未到,高剑父便强行进城,被清军开枪阻击,高剑父却不畏惧,攀上屋顶,扔下一枚炸弹。炸弹炸响后,引起清军举枪四射,高剑父伤右脚,攀瓦离开现场,乔装成小贩脱身。

  这是高剑父为革命扔出的第一枚炸弹。在以后的革命岁月里,他还要亲手制造炸弹,为末路清廷再送一程。

  悲愤第二击 成功第三击

  黄花岗起义失败,高剑父萌发要刺杀两广总督张鸣岐、广东水师提督李准为烈士报仇的想法。他与梁倚神、李应生潜入广州,以东郊龙眼洞婆髻岭作炸弹实验场。他们住进当地的昌大公司,以写生打猎为名,在密林里制造炸弹。炸弹研制成功,由同盟会会员林冠慈担当主要执行员,陈敬岳辅助。1911年8月13日上午,广州双门底,林冠慈将装在藤茶箩里的炸弹扔向路过的广东水师李准的坐轿,击中目标。不幸的是,林冠慈当场牺牲。陈敬岳被捕,不屈而死。遗憾的是,李准逃过一劫,未死。

  1911年10月,武昌首义成功,两广总督张鸣岐惶惶如惊弓之鸟,特请铁腕人物凤山将军南下镇压。暗杀团将目标瞄准了凤山。高剑父收拾起丧失战友的悲愤,又投入到制造炸药的工作。吸取前一回刺杀李准失败的教训,此番制造的炸药配备了能凝固血液的毒药。为万无一失,高剑父、梁倚神、李熙斌等人在郊外拿小牛犊和两只狗做实验,均成功。除此,还有万无一失的行刺路线。高剑父、李熙斌、朱述唐三人选定三处作为埋伏场地:仓前街,在此处开设“成记洋货店”,安放炸药;又在双门底、惠爱中设置第二关、第三关。

  时机终于来了。1911年10月25日清晨,距武昌起义已有半个月的光景,凤山威风凛凛地来了。在天字码头上岸,一路上五步一岗,300旗兵全程护送。如此严密的保护,革命党有机会吗?清兵们注意到四周,却没注意到头顶,就在仓前街,一家小商店的楼上有块木板。从街上看,只是一块木板。从楼上看,却是一块装着炸药的木板,木板上还系着一根绳子,连接后屋。

  凤山的队伍走到小楼下,木板忽然松开,一声巨响,凤山灰飞烟灭,二十几个卫兵灰飞烟灭。不久,清王朝也灰飞烟灭。割开木板绳子,放下炸弹的,是同盟会17岁的少年英雄李沛基,事后他通过商店后门安然脱险。高剑父的第三击终于成功。

  革命继续发展,共和取代君主。高剑父曾参加中华革命党,参加倒袁运动。此后,他便离开政治运动,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高剑父先生,做革命,便是纯粹的革命家,做艺术,便是纯粹的艺术家。

  辛亥秘史

  辛亥“孤品”文物:

  在沉默中等待解读

  文:卜松竹

  辛亥百年,各类有关遗物成为各界重新发掘、整理、解读的焦点。但一个麻烦也接踵而来:由于时间久远,很多当时最普遍、最习以为常的物品、文件等已经成为“孤品”,而这些对理解革命运动的细节,还原历史真实十分重要的历史文本,恰恰因为其在当时“太平常”而没有得到很好的记录和描述,反而成为现在让读史者头痛不已的问题。广州博物馆馆长程存洁就向记者透露了若干这样的“尴尬”。

  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孙中山的革命活动,离不开众多当时精英志士的扶助。廖仲恺就是其中最坚定、最优秀的人物之一。辛亥革命后,他长期掌管财政要务,被称为孙中山的“钱荷包”。实际上,这位“财爷”涉足的领域远不止此。日前,广州博物馆对外公布了一张极为珍贵的廖仲恺在南海西樵山视察农民运动时的玻璃底片,展现出当时历史的一个重要细节。底片也带来新的疑问:照片中的几副外国面孔是什么人?他们是不是在当时“联俄”政策下来到中国的俄国友人?如果是,他们此行的任务是什么?产生了怎样的影响?这些一时解答不出来。

  革命党在长期的革命过程中也逐步认识到发动占中国人口最大多数的农工的作用。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提出,即是例证,廖仲恺则是其中干将。国民党“一大”后,廖仲恺担任农民部长、工人部长,在他的主持或参与下,制定了革命政府对于农民运动宣言、农民协会及农民自卫组织法及工会组织条例。他还亲自主持召开广州工人代表大会,支持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建立并担任教员。这张底片就是这段历史的重要见证。

  又如同盟会会员李湛的会员证,为目前仅见的孤品。但也因为没有其他类似文物可供参照,难以说清当时同盟会的证件制度。

  程存洁表示,历史研究是个错综复杂的技术活儿。以廖仲恺的玻璃底片为例,国内存世的早期玻璃底片数量稀少,而反映辛亥革命重要历史人物的,发现的仅有这张和香港历史博物馆藏的孙中山等“四大寇”合影。这张照片的具体入藏情况已经不可考,是在此次纪念辛亥百年,整理清点馆藏文物的时候发掘出来的。底片上并无日期或者其他有效的文字信息,专家们根据合影中的人物,与其他现存档案照片比照,并通过廖仲恺年谱等资料的综合分析,推断出它应当拍摄于1924年5月廖仲恺去西樵山视察农民运动之时。但当下能做到的也仅此而已,照片中约有20个人物,除了廖仲恺和何香凝,其他人的身份、经历,以及在历史中的作用,都得不出答案。

  注:本文历史资料来源广州艺术博物院 高剑父纪念馆主编的《高剑父传》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蒲波】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