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争鸣:流派绝不是枷锁

2011年06月07日 16:38 来源:人民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史依弘算得上京剧界一位“不安分”的演员,豆蔻年华时以武旦崭露峥嵘,稍长立雪梅氏门墙,研磨经年俨然梅派传人中的一员大将。按理说,史依弘完全有条件守成,坐享溢美尊荣也非难事。或许是“性格决定命运”,这位江南女子倔强地发起了又一次艺术蜕变,以梅派青衣的身份挑战程派名剧《锁麟囊》。霎时热议四起,臧否不一。

  当前程门执牛耳者李世济说,“这出戏,戏迷票友都在唱,是可以不按流派唱着玩的,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和表现手法。但是你要说可以不按师承跨流派来正式公演,我也不会赞赏的,梨园行是要尊重老师的。”

  我今不揣冒昧,以外行身份就此事向世济先生问教一二。

  中国戏曲史乃一部更替史,新杂剧,旧传奇,竞相争妍。仅就京剧而论,名垂竹帛者,无一不是鼎革功臣。谭鑫培化旦行声腔入于须生,王瑶卿调和青衣、花旦,使得皮黄艺术风貌甄陶升华,别开生面,二人遂有“梨园汤武”之雅誉。李少春融余叔岩、杨小楼、麒麟童三家所长于一身,时人亲唤“李神仙”。杨宝森私淑余叔岩却又自出机杼,挣得老生行七分江山。海上童芷苓、京华赵燕侠、津门杨荣环俱皆打破门派畛域,激扬蹈厉前贤衣钵。程砚秋亦是梅门子弟,后结合自身条件独创巴峡哀猿之音,与业师成比肩之势。

  星移斗转,古典戏剧身处喧嚣嘈杂的时代,凸显寥落与凄清,京剧人亦自觉或不自觉地披上了守旧外衣。殊不知,京剧自发轫之际直至雄霸剧坛,革新精神贯穿始终。

  数十年来,《锁麟囊》蜚声菊坛,历久弥新,所谓程派扛鼎之作。其实,突破流派窠臼出演此剧,史依弘并非始作俑者。顾正秋、李玉茹等老辈伶工便有以启山林之初探。

  在此效尤白头宫女话天宝,实有感于时下剧界暮气沉郁而发。

  京剧与昆曲同列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但两者定位有别。昆曲业已走进博物馆,重在保护,京剧则尚有发展传承之使命。经过多年的举国体制,京剧人习惯依偎在国家的怀抱里,匮乏竞争意识,这对艺术发展将成致命戕害。失去竞争力,艺术便是断梗流萍,丧魂器物。客观而论,在“国粹国养”的大环境下,京剧依旧有条件尝试市场探索之路。这固然需多方合力,但艺人自身是最主要因素,有些事还得靠梨园内部自我发展。

  京剧生于乡野,长自市廛,能率众山而造极峰,执雌守下、海纳百川是其成功法门。当下梨园中人应当清醒意识到,流派是艺术发展至高级阶段的产物,是富有个性的表现手段,是丰赡今人的养分,而不应成为束缚手脚的枷锁。后学继承前人的不单是技艺,更为重要的是创作理念。袁世海拜师郝寿臣之时,郝言之谆谆地告诫袁,“把我捏碎了成你,不要把你捏碎了成我”,这与白石老人“学我者生,似我者死”的论调如出一辙。京剧同其它中国古典艺术有着相通的精神,“唯美”是灵魂所系。杜近芳课徒以“学源不学流”为圭臬,这个“源”当是塑造美的能力,任何能传递艺术美感的做法都值得肯定。

  史依弘此举值得称赞处,不在其艺术造诣之高下,而在其锐意进取之精神。史依弘不过重拾一种久违的传统,凭李世济之年高德劭应加以鼓励,语出讥诮实可资商榷。若严格以师承来论,世济先生是个地道的“海青腿” 。她只是程砚秋的义女,并未正式拜师,依江湖循例,这是不能执弟子礼的。艺术风格上,李世济也并非步武程砚秋后尘,而是逐步形成了自家特色,世有“新程派”一说。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世济先生恐怕都有“不尊重老师”之嫌,可事实上,这从未影响她的成就。

  我以为,在尊重京剧自身规律的前提下,跨域流派桎梏也许是改变剧目贫乏状态的有益尝试。 王 烜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蒲波】
    ----- 文化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