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从《诗经》看周朝小公务员的牢骚

2011年08月03日 08:27 来源:广州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周朝的公务员——卿大夫

周朝青铜器毛公鼎,现存于中国台湾故宫博物院

  好诗好文

  一个时代,不管它发展快不快,总有一些人赶不上它的步伐。例如在市场时代,总有人买不起房;在非市场时代,总有人分不到房。他们很努力,很上进,但总是赶不上去前排就位。

  地位上的落差便会导致心理上的落差,落差就是不平,不平就呼喊,咒骂,或呼喊老天,或咒骂命运,或请求时代的车轮缓一缓,等一等。

  这些不平,呼喊,咒骂,就是牢骚。在史上的某一个朝代,这些牢骚没有被删除和屏蔽掉,而是有音乐人把这些牢骚谱曲,还不加半点掩饰,演奏给天子听。天子也不加罪于牢骚人和演奏者。

  这是什么朝代?这是周朝。

  解说/刘黎平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周朝版《让生命去等候》(邶语歌)

  家内外夹击 老爸老妈老婆老板都嫌我

  时间:西周王朝的某年某月某日 地点:首都镐京的北门

  情景:在周朝首都的北门,一个副科级或者副处级干部, 可能堵车了,他忽然郁闷起来,于是就唱:

  “走在镐京北门,闪躲在人群中,在我的内心深处,隐藏着一段郁闷。我的日子如此清贫,恨没人把我疼。让生命去等候,等候下一个郁闷。(从《让生命去等候》切换到《心太软》)算了吧,就这样算了吧,该认就认,再想也没有用。”

  这位老兄怎么啦?生活在儒家人士最向往的盛世:周朝。干着大学毕业生最羡慕的职业:公务员。怎么就这么纠结呢?你心中的鸭梨是谁种的呢?

  首先是工作压力。工作都是我的,国家的政务,宫廷的杂务,都打包扔给我。忙到啥程度呀,据山东的一位同行仁兄说,东方还没明,就起来上班啰,跑到单位的电梯里,才发现裤带当成领带,领带误成裤带,“东方未明,颠倒衣裳”。

  不能辰夜不夙则莫

  无休止的加班加点,领导无休止的电话催促,让我大脑里的时间定位系统崩溃,有时去上班,分不清白天黑夜,闹不清是迟了,还是早了,“不能辰夜,不夙则莫”。

  接着是家庭压力。家应该是让灵魂肉体都得到憩息的海港。没想到回家就是一顿轰炸珍珠港,家里人纷纷给我添加负面情绪,老爸老妈老婆一个个指责我:“我入自外,室人交偏讁(指责)我”。

  老婆骂我:十年了,还是个科员,你争气点行不行。老爸老妈怨我:明年春节回老家,你总得想办法派个公车吧,你看你同学,都开路虎了。儿子也不消停:爸,我都大学毕业了,你总得动用一下单位的关系,给我安排个工作。

  在单位已紧张得如一块钢筋水泥,回到家,想散开成一堆轻松的泥土,结果家庭又是一个搅拌机,将他这堆混凝土轰隆轰隆一阵搅拌。

  原歌曲(部分):出自北门,忧心殷殷。终窭(ju)且贫,莫知我艰。已焉哉,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诗经·邶风·北门》  

  直接译文:从北门出来,我心很忧伤。穷得连排场都讲不起,谁知道我的艰难呢?算了吧,老天爷这么为难我,说了有什么用?

  周朝版《伏尔加河》(国语歌)

  出差不得消停 没时间孝顺爹娘

  时间:周朝某年某月某日

  地点:在京城与出差地点之间的某处,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廊坊吧

  情景:嗒嗒嗒,哒哒哒,这是三千年前的国道线,四匹骏马拉着一辆马车,自镐京向齐国方向行驶,国道线两旁的标志物箭一般往后飞逝,别小看那时的国道线,也是有专人调度发信号的,技术手段虽落后,但责任心不会落后。

  京官感叹不如鹁鸪

  有位老兄,级别大概是地方专员助理,负责向地方传达中央指令。这位助理的脸上,刻画着十年不得上调的沧桑和风霜,看着宽敞的大道,他忧郁地唱起来:

  “阳光覆盖着大周国道,国道上跑着四套车。有人在唱着忧郁的歌,唱歌的是那坐车的人。老家伙你为什么这样忧愁,为什么低着你的头。你看我像匹可怜的老马,为了国家跑遍天涯,可恨没时间回家坐坐沙发,没时间回去看看爸妈。”

  这位老兄,比在首都北门自弹自唱的那位,工作应该体面些,跟着地方专员去传达中央指令。为什么心里这么苦呢?

  我们来翻翻当时的文档记录。这位老兄,大概相当于《周礼》里写的“行夫”,别以为只是到地方发发命令,下车伊始哇啦哇啦一阵,在五星级宾馆吃鲍鱼,然后收工,坐头等舱回首都。他累着呢。他传达的不只是使令,他还要负责伺候使者大人,听使者大人的使唤,去干脏活累活差活,“则掌行人(即使者)之劳辱事焉”。也不是传达完命令就回京城,还得下放地方办公,一年难得回家一趟。说是个京城来的干部,却是个伺候人的。

  这位助理仁兄,看到道路两旁飞翔上下的鹁鸪鸟,不由得羡慕起来:哎,小鸟啊小鸟,你们想飞就飞,想停就停,“翩翩者鵻(zhui),载飞载下”,一家老少可以在一起,比我这个干部强啊。

  原歌曲(部分): 四牡騑騑(fei),周道倭(wei)迟。岂不怀归?王事靡盬(gu),我心伤悲……王事靡盬,不遑启处……不遑将父……不遑将母。

  ——《诗经·小雅·四牡》

  直接译文:四匹马拉着马车不停行驶,大路迂回而遥远,岂不想念家?可是王朝的工作没完没了,我心里伤悲,哪怕在家里坐一坐都不得闲,没时间看望父亲,没时间看望母亲。

  周朝版《罗密欧密会朱丽叶》(齐语歌)

  上层公务员:老公赖床 老婆苦口婆心催

  看点:三千年前小型话剧达到莎士比亚的水准 时间:周朝某年某月某日的清晨 地点:首都镐京某高级干部住宅区

  情景:卿大夫级别的老公还在赖床,眼看要错过早朝的时间了,那时候没有闹钟,没有morning call,老婆就是闹钟和morning call,看看周朝的部长老婆是怎样催部长早起的。

  让我们搭一个话剧舞台,以话剧的角度听这段对话。

  《诗经》剧本

  “老公,老公,鸡叫三遍,同事们都挤满机关大门,眼看要上朝啦。”

  “老婆,老婆,哪是什么鸡鸣,那是苍蝇在嗡嗡嗡。”

  “老公,老公,东方日出啦,同事们已经上朝啦。”

  “老婆,老婆,不是东方日出,那是月亮光光。那不是上朝的声音,那是虫子在轰轰轰,我们再温存一会吧。”

  “老公,老公,我的懒老公,你这样不怕惹同事们的嫌吗?”

  这分明是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第五场呀,钱钟书最早发现这一点,三千年前的小段子就达到了几百年前莎翁的戏剧水准。

  好,撤掉周朝的背景,换上欧洲中世纪的背景,灯光,音乐,花旦小生唱起来(见右):

  对比莎士比亚剧本

  朱丽叶:你现在要走了吗?离天亮还有一会儿呢。你听到那刺耳的声音,不是云雀,是每天晚上在那边石榴树上歌唱的夜莺的声音。相信我,爱人,那是夜莺的歌声。

  罗密欧:那是报晓的云雀,不是夜莺。看,爱人,晨曦已经不合作地在东方的云朵上镶起了金边,夜晚的星火已经熄灭,欢乐的白昼轻轻踏上了迷雾的山巅。我必须到其他地方去寻找生路,或者就留在这儿束手待毙。

  朱丽叶:我知道,那光亮不是晨曦;那是流星,要在今夜为你照路的,照亮你到曼陀亚去。你不必急着就走,再多停留一会吧。

  罗密欧:我愿意说那边灰白色的云彩不是黎明睁开的睡眼,那只是从月亮的眉宇间迎出来的微光(不正是“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吗)。

  (朱生豪译本)

  原歌曲: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匪鸡则鸣,苍蝇之声。东方明矣,朝既昌矣。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会且归矣,无庶予子憎!

  ——《诗经·齐风·鸡鸣》

  结语:看了这段对白,真是出离地愤怒,这么多小公务员辛辛苦苦,有怨无悔地为周王朝工作,你们这些公卿大夫甚至连上个早朝都不愿意,国家发给你们方圆十里的田产,就是供你们赖床的吗?

  而难得的是,这些小科员的埋怨,助理的不平,高层领导被窝里的话,都能谱曲歌唱,在国家层面的公开场合演奏。周朝能延续八百年,或许是这种透明文化使然吧?泱泱中华文化,深不可测,鞭长莫及,不管你看法如何,反正我是相信的。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蒲波】
    ----- 文化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