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相声演员的自我修养:怀念当年的郭德纲——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论相声演员的自我修养:怀念当年的郭德纲
2009年04月02日 11:01 来源:新京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资料图:郭德纲。 中新社发 吴峻 摄

版权声明:凡注有“cnsphoto”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中国新闻网,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论相声演员的自我修养

  有些人失望了,他们怪自己看走了眼,与郭德纲的革命理想有了分歧。因为很多人期待,一位相声大师的诞生,能让相声的春天同时到来。不幸的是,他们显然寄托了过多的情怀,郭德纲自有他的理想。

  郭德纲最近动静又起,随便调一下记忆的硬盘,就有“郭德纲出示警告信”、“郭德纲成立德云相声联盟”、“郭德纲挺身骂学者”、“郭德纲妙语骂祖德”等新闻跳出来。在这些八卦里,郭德纲仍然时有妙语,如“我没有招安的野心”“天下草根是一家”“出门要佩戴避雷针”“你们二得让我心都碎了”,包袱像小马鞭甩得清脆响亮,向公众呈现了一个原汁原味、真实率性的郭德纲。

  但这些透着机灵的小包袱,并不能像他的相声一样让我发笑,相反我有一点点的小失望。

  我更怀念横空出世时期的郭德纲,德云社里那个穿着长衫体态微丰的相声艺人。他在台上埋汰一切横扫千军,“钢丝”们在台下带着微醺拖出长长的“噫”声。他回老家以武会友,“钢丝”们屁颠颠跑到天津卫。《论五十年相声之怪现状》、《我这一辈子》、《我要上春晚》,《我要反三俗》,噫———那时候的相声迷喝了蜜似的。

  在那个时候,一批青年才俊跟着他走,我现在还能回想起史航滔滔不绝的激情,水晶为相声鼓与呼的文章。一家报社,曾先后发过二十多篇评论,一直评到了“藏秘排油”。那时候的意见领袖们,都在欢呼一个相声大师的诞生。那个时候的郭,确实有相声大师的模样,他大声疾呼让相声回到剧场,拒绝相声上电视,很多神圣的虚伪的装逼的事物,都在他的讽刺中变得可笑。他是站在人民这边的。

  郭德纲越来越火了,天价相声了,上电视了,当主持了,演芝麻官了,演电影了,拍广告了。他的名字终于飞进千家万户,他成功地让自己摆脱了弱势与贫困。但奇怪的是,在这个貌似正义战胜了邪恶,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的美好故事里,不少资深粉丝愤怒或讪讪地离去了。

  有些人失望了,他们怪自己看走了眼,与郭德纲的革命理想有了分歧。因为很多人期待,一位相声大师的诞生,能让相声的春天同时到来,能横扫电视相声、歌颂相声、春晚相声,甚至能战胜某种腐朽的文化。不幸的是,他们显然寄托了过多的情怀,郭德纲自有他的理想,个人成功不需要革命的浪漫主义。这种失落,李岩、范增等不少文人都有过,大意就是“竖子不足与谋”。

  郭德纲是一个有霸气的人,他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他就是要为自己活着。于是他活得率性又真实,财富、名望、曝光率,一个标准的成功人士该有的,他都统统超额实现了。对于一个穷困潦倒过并长期遭遇冷眼的人,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应该就是最幸福的生活了吧。

  他活出了真我,却也失去了一些东西。一个说相声的,成了一个演员。他敢情忘了,电视是相声的大敌。电视不仅让人失去神秘感,而且,电视对内容的管制,对人的强大约束,会让一个艺人失去他批判的刀子。太娱乐了,你就不好意思批判了。有人开始回忆他从前的相声,这才红了几年呢。

  如今,像郭德纲这样的娱乐达人,娱乐界可以找出不少,而曾经作为一个现象的郭德纲,已经渐渐的有些模糊。郭德纲是自己的,公众无权要求他民间立场,批判精神,还要求他注意自我修养。但我等相声爱好者心下的失望,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

  他好像真的无所谓。但一位想象中的大师不见了,还是值得我们叹息一下的。

  □潘采夫(北京 专栏作家)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