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诞生幕后:周恩来坚持不写南昌起义——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东方红》诞生幕后:周恩来坚持不写南昌起义
2009年09月07日 11:34 来源:文汇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诞生台前幕后

  45年前,为庆祝新中国成立15周年,文艺界推出了献礼之作——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这是第一部全面反映中国革命历史的大型音乐歌舞作品。《东方红》一经推出,便以恢宏的气势、壮美的场面,以及绚丽的多民族表演艺术形式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之后久演不衰,成为中国舞台上的经典之作。

  1964年10月6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一名大学生写的一篇观后感,文中写道:看了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以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这不仅是一场很好的歌舞,而且是一部中国革命的巨大史诗,是党领导下40多年革命斗争的缩影,是对我们进行阶级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的教材,它赋予了我们巨大的精神力量,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当时清华大学的学生胡锦涛。

  今天,在共和国喜庆60周年华诞之际,重温这部红色经典,追寻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令人思绪万千,倍感新中国诞生来之不易,衷心祝愿伟大祖国繁荣昌盛! ——编者

  全中国艺术人才大会战 周总理提议搞一台大歌舞

  1964年,我国各族人民在党的领导下继克服严重经济困难后,在第三个五年计划建设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为庆祝新中国建国15周年,党中央、毛主席决定在这年10月1日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并邀请各兄弟党和友好国家的领导人来华参加。

  当时文化部和中国音协正筹办一个规模较大的“北京音乐节”。周总理对此很关心,当他详细了解了筹办情况后,经过认真思考,认为办“音乐节”的条件还不够成熟。1964年7月18日,周恩来总理在国务会议上提议,创作一部表现党的斗争历史、展现毛泽东思想发展过程的大型歌舞作品,向国庆15周年献礼。

  原文化部部长,曾经担任《东方红》创排组织指挥工作的周巍峙回忆当年,记忆犹新。7月20日,周总理把当时主管文艺工作的几位负责人请到西花厅,就创作大歌舞作品征询意见。周巍峙记得,当时参加西花厅座谈会的有四五个人,除了他,还有当时的中宣部副部长周扬、文化部副部长齐燕铭、对外文委副主任张致祥等。

  中宣部、文化部对周总理的建议进行了认真研究,认为可行,因为在此之前,上海方面在“上海之春”音乐节期间就曾排演过一部歌颂党和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进行革命斗争的大型歌舞节目,而空政文工团、中央歌舞团等也先后演过“革命历史歌曲表演唱”以及舞蹈《大刀进行曲》、《飞夺泸定桥》等节目。此外,在党的各个革命历史时期都产生过深受人民群众喜爱的大量革命歌曲和新民歌,把这些节目和相关历史资料进行选择和编排,完全可以创作一部表现革命历史进程的大歌舞。

  剧组实行完全军事化管理

  1964年7月30日,周总理再次召集会议,就国庆大歌舞方案展开讨论。7月31日,周恩来总理亲自点将,初步拟定了一个由13人组成的领导小组名单,以及组织指挥小组名单,领导小组组长是周扬,副组长是梁必业和林默涵等,组员有齐燕铭、张致祥、周巍峙等;组织指挥小组后来改称大歌舞指挥部,由解放军总政文化部副部长陈亚丁担任指挥部主任。

  此时,距离“十一”只剩下短短两个月,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排演一部反映中国革命斗争历程的史诗性作品,难度可想而知。在周总理亲自过问下,大歌舞指挥部在全国调兵遣将,各地大力支持,真是要人给人、要物给物,一路绿灯。

  《东方红》的创作班底,可以说荟萃了当时国内编导、作曲、歌唱、舞蹈、美术设计等各个艺术门类的顶尖人才,称得上是全国艺术精英的大聚会、大会战、大检阅。

  1964年8月12日,参加《东方红》演出的全体演员,到北京西苑宾馆报到,动员大会结束后便全面铺开分场次、分段落,随即大家投入到紧张的排练之中。由于时间紧迫,这台大歌舞没法预先把剧本创作规划好,只能一边修改,一边排练。大家发挥积极性,奋发创作,常常工作到半夜也不睡。

  整台大歌舞动用了强大的演出阵容,包括乐队、合唱队和舞蹈队等等,共计3700多人,他们来自五大军区的文工团、北京的所有文艺团体,还有数百名工人和学生业余合唱团的成员,参演的有几十个文艺团体。而整场演出当中,用到的大大小小、中外样式的服装,共有4000多套,有的演员在一场演出中,就需要换装五六次。要管理好这么庞大的演出阵容,管理好数以千计的服装、道具,确保演出秩序不容有失,为此剧组采取完全军事化管理。

  在剧组进入人民大会堂合练之前,3700多人的排练分散在20多个场馆进行,北京地区所有文体团体的训练场馆,以及戏院、体育馆、博物馆,甚至旅馆大厅都用来做训练场地,供演员们分场次同时训练,日以继夜,加班运作。

  在排练和演出过程中,全体演员在后台分一、二、三梯队上下场,从头到尾井然有序,大家都保持安静,在后台听不到一点多余的声音。

  周恩来坚持不写南昌起义

  作为《东方红》总策划、总导演,周总理为《东方红》倾注了大量心血。每天在忙完一整天的国务活动之后,他总要在深夜一两点钟来到《东方红》剧组,和编导们一起讨论,大到指导思想,小到具体词曲,都亲自参与。

  《东方红》是一部政治性、历史性都很强的作品,对一些重大历史事件的表现,以及它们在戏中所占的分量,都不是单纯用技术手段所能解决的。如何在大型歌舞中表现党的诞生、秋收起义、遵义会议等大的历史事件,周总理指示,不但要突出地表现,还要求在艺术上尽可能完美。

  “东方曙光”是一场反映中国共产党诞生的大歌舞,当时找不到合适的描写和歌颂共产党诞生的歌曲,周总理对此很是着急。周巍峙专门到音乐研究所找来了《北方吹来十月的风》这首歌,周总理看了歌词很是高兴,认为它很好地说明了马列主义传播和中国革命的关系,也表达了毛主席所说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历史性结论。而作曲家李焕之参考大革命时期群众歌曲的风格为这首歌词谱写的曲子也很受周总理赞赏。周总理还亲自为这首歌设计了布景——天幕左侧是光芒四射的马克思、列宁画像,在画像前同时升起两面旗帜,一面是党旗,一面是绘有毛泽东青年时代头像的红旗,在两面旗帜的导引下,行进着中国革命队伍。

  看过《东方红》的人,对戏中没有表现“八·一”南昌起义的场面感到不解。其实,剧本中最初有表现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内容,但周恩来却将它拿了下来,创编人员曾据理力争,但他坚持己见。这是因为南昌起义是由周恩来等人指挥的,写南昌起义,就必然要出现周恩来的艺术形象,周恩来这么做就是为了避免宣传自己。这件事充分表现出周恩来的谦虚谨慎,但也因此给《东方红》这部史诗带来了些许遗憾。

  老歌新曲唱遍大江南北

  《东方红》不但生动演绎了许多经典歌舞作品,同时推出了一批深受人民喜爱的新歌新曲。《赞歌》、《毛主席祝您万寿无疆》、《情深谊长》、《游击队歌》、《二月里来》、《南泥湾》等一批革命歌曲迅速唱遍大江南北。

  《游击队歌》是人民批准的作品

  《东方红》中的歌曲大多高亢嘹亮,充满激情,相比之下,《游击队歌》就显得轻快多了。开始时,有人不同意把这首歌放进去,说它过于轻松,抗日、跟鬼子斗争哪有那么轻松?周总理却不以为然。他说,这首歌洋溢着革命乐观主义情绪,好听,群众爱唱,当时对动员学生参加革命起了很好的作用,是人民批准的作品。革命有的时候需要雄壮的东西,有的时候也需要轻松的东西,有统一也要有变化,革命是广阔的,革命的感情也应该是丰富的。

  周总理的话虽是针对这首歌而讲,但它涉及到了从艺术风格的角度怎样理解革命文艺特点的问题,主创人员从中受到很大启发。正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剧组大胆运用各种艺术手法和表现手段,西洋独唱、民歌独唱,荟萃一堂,西洋乐队和民族乐队同奏一个调,舞蹈不仅表现了多民族特点,而且也表现人民生活、战斗场面等,从而使这部史诗式的大歌舞更加丰富多彩、生动活泼。

  《七律·长征》30多份曲谱中选一

  反映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的《万水千山》这场歌舞,是《东方红》中的一出重头戏。为了用歌舞形式生动地再现这段革命英雄主义的壮丽史诗,大歌舞领导小组决定用毛主席那首《七律·长征》作为主题合唱曲。

  为在极短的时间里拿出最好的曲子,大歌舞领导小组号召在京的作曲家为这首“七律”谱曲,得到了作曲家们的热烈响应。不久,大歌舞音乐组便收到30多份作品,他们将这些作品不署名地编号印发,由合唱队试唱、录音,然后讨论。经过反复试听,音乐组最后选定由作曲家彦克为毛主席这首诗谱的曲子,并组织人员修改。彦克随后又为这首主题曲突击创作了管弦乐伴奏总谱,使之与主题合唱曲相得益彰。

  这首雄壮激越、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的歌曲在《东方红》中一经唱响,立即成为全国各地文艺舞台争相上演的节目,不少演出团体还依据合唱编排了舞蹈,载歌载舞,很受欢迎。

  胡松华连夜赶写《赞歌》歌词

  《东方红》演出前夕,周总理看到“伟大节日”一场中只有藏族女声独唱,其他各民族演员都跳“哑巴舞”,立即把导演找来说:“这不符合民族生活的真实情况,应在藏族女声独唱的前面,加一个蒙古族的男声独唱。”当时写词的诗人们都走了,找谁来写这首蒙古族的独唱歌词呢?导演这下可犯了难。有人提议不妨让熟悉蒙古族人民生活的胡松华试试。于是,正在北京参加《东方红》排演的胡松华在半夜12点接到了一个新的紧急任务:连夜拿出一首蒙古族独唱歌曲。

  胡松华领命后立即投入创作。好在他之前曾在内蒙古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采风活动,美丽草原上那翻腾的草浪、热情好客的牧民,以及草原人民对党的深情很快在他笔下汇成了一曲优美的《赞歌》。第二天一早,当编导们看到胡松华交上来的歌词,脸上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周总理对歌词也很是欣赏,说:不要请作曲家另写曲子了,就采用民间流传的曲子改编。于是胡松华又以蒙古族牧歌《小黄马》的曲调为这首歌谱了曲。随着《东方红》的演出,《赞歌》在亿万观众中引起了强烈的感情共鸣,成为传唱至今的一首经典之作。

  邓玉华扮彝族姑娘唱《情深谊长》

  “五彩云霞空中飘,天上飞来金丝鸟。啊,红军是咱们的好兄弟,长征不怕路途遥……”这首名为《情深谊长》的歌曲,表现的是红军经过云南彝族地区时的情景。在《东方红》排演中,这首歌最初采用美声唱法,但效果不是很理想。周恩来于是指定邓玉华将这首歌由美声唱法改为民歌唱法,并由她装扮成一个彝族姑娘来唱。

  邓玉华起初唱这首歌老是跑调,但她不气馁,仔细研磨,经过十多场演出后,终于将这首歌唱到了十分完美的地步,成为《东方红》中的一个亮点。邓玉华因这首《情深谊长》一举成名,她甜美的歌声和俏丽的彝族少女形象,深深留在了许多观众的心中。

  人民大会堂首演盛况空前

  1964年10月2日晚,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在首都人民大会堂首次隆重上演,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前来观看演出。

  《东方红》首演成功后,又接连在人民大会堂连演十余场,盛况空前。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对这台戏给予了高度评价。在那举国欢庆新中国成立15周年的日子里,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走出首都、走向全国,并于1965年被拍摄成电影,搬上了大银幕,其中许多歌曲数十年来一直在人民大众中广为传唱,成为经久不衰的“二十世纪艺术经典”。

  毛主席提议加道具反映列强辱华

  《东方红》中有一个场景表现的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滩,码头工人正在搬运货物,舞台背景的一侧是公园,大门口立着一块“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很少有人知道,最初舞台上是没有这块牌子的。

  1964年10月2日,毛泽东观看《东方红》首场演出,看到这一场景时,他对周恩来说,那时候的上海滩,公园门口都有“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演出时也应该加上一块,这才能更逼真地表现当时的旧中国深受帝国主义列强的欺侮。

  那时舞台背景都是幻灯打出来的,当天演出完毕,工作人员连夜赶工重画幻灯片。第二天演出,这块牌子就出现在了公园门口。

  才旦卓玛紧紧握住毛主席的手

  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可以说是各民族演员的一次盛会,从西藏走出来的第一代歌手才旦卓玛,也被挑选参加《东方红》演出。她在《东方红》中以一首《毛主席祝您万寿无疆》,第一次向全国人民亮出了自己浑然天成的嗓音。她的名字很快随着这首歌响遍了大江南北。

  多年后,才旦卓玛回忆起当年毛主席接见《东方红》全体演员时的情景仍激动不已,她说:“当时毛主席要和大家合影留念,我的位置正好在毛主席和朱德委员长座位后面,我多么盼望能和毛主席握握手,表达一声问候啊!”但她不敢这样做,因为怕违反纪律。倒是周总理看出了她的心思,拉着她的手对毛主席介绍说:“主席,她就是才旦卓玛,藏族歌手,领唱《毛主席祝您万寿无疆》的就是她。”毛主席亲切地看着才旦卓玛,连声说“好、好。”边说边把手伸过去。才旦卓玛顿时激动得热泪盈眶,紧紧地握住毛主席的手。她也成为这次会见中唯一与毛主席握过手的演员,令在场的人羡慕不已。

  200多个小幻灯拼出长江黄河

  《东方红》能够取得良好的演出效果,舞台灯光功不可没。在当时简陋的条件下,没有现代化的灯光和投影设备,舞台背景全靠幻灯打出来,800平方米的巨大背景图案,是由200多个小幻灯同时投影到天幕上,拼接组合成的。在这个背景上还能看到简单的动态,如流水、飞云、光芒等等,为此,当时的灯光师绞尽脑汁,颇下了一番苦功。

  由于人民大会堂的舞台特高又特宽,工作人员就在舞台前面摆了好多台幻灯机,然后在幕布上划分好区域,每一台幻灯机照一个区域,拼成一整幅背景。当时的幻灯机也很落后,没有自动换片的功能。灯光组的工作人员只能趴在舞台的台阶下面,用手一张一张地来回换。负责红蓝面光的工作人员也一样,在顶棚的灯架上手动换灯光片。两组人员都得在观众入场之前到位,演出结束后才能离开,每天都要上天入地好几个小时,《东方红》中长江、黄河等宏大的背景就是这样靠幻灯打出来的。

  《东方红》中还有红旗飘飘、黄河水波粼粼从天而降、火山爆发等壮观的背景,在当时没有数码、动画之类的高科技手段的情况下,这些舞台效果是用“小米加步枪”式的方法做到的。“红旗飘飘”和“水波粼粼”,都是在灯光前面放一个类似竹帘子的东西,来回地晃,灯光透过竹帘子的缝隙透射出去,形成效果。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