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鹰:我不承认郭敬明是作家,韩寒是社会批评家——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肖鹰:我不承认郭敬明是作家,韩寒是社会批评家
2009年12月23日 10:16 来源:辽宁日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对于网络文学和新生代作家的评价,向来褒贬不一,如果说陈晓明代表了一种温和的肯定态度,那么肖鹰则是激烈的质疑方。在接受记者专访时,他对网络文学和一些“80后”、“90后”作家作品,都提出了批评。

  “网络文学不是文学”

  在肖鹰看来,网络文学是“前文学”。他说:“网络文学并没有经过准入程序,没有获得文学准入证。网络写手是愿意怎么写就怎么写,同时,由于网络是‘浏览’式阅读,因此,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读者,那些所谓在阅读网络文学的人,仅仅是在浏览,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阅读。 ”

  “网络文学为了生存,需要离奇古怪的、短促的句式。 ”肖鹰认为文学是有门槛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进入的。 “文学是特殊的语言,不是口语。当下,网络文学之所以被认为是文学,是因为批评体制的崩溃,‘批评家’丧失了批评的准则。整体上来说,网络文学还只是‘前文学’,还需要经过筛选的过程。 ”他进一步解释说:“文化民主颠覆了精英意识,这是‘网络文学’应运而生的前提。文学就是纯文学,它是有规则和水准的,我就是在这个意义上认为‘ 网络文学’不是文学。那些出版商们四处寻找网络写手,寻找‘网络文学’,其实是在寻找文学的胚胎。 ”

  肖鹰认为,“网络文学”是当下消费社会所需要的娱乐形式,而不是精神食粮。 “作为文化批评来说,应当关注这一文化现象的产生和发展,但是,作为文学批评则应该排斥‘网络文学’。 ”肖鹰指出,他并不否定网络上潜藏着一些好的文学作品胚胎,甚至成熟的好作品。 “我承认我们可以在浩如烟海的网络写作中找到好的文学作品,正如文学史总有一部分是潜藏在抽屉中一样。但是,这并不能支撑起‘网络文学’这个时髦概念。有些作家也许在厕所中写作,难道我们也要搞一个‘厕所文学’吗? ”为什么有学者投身“网络文学”研究呢?肖鹰说,他们不是“研究网络文学”,而是用“文学”去研究“网络写作 ”。 “网络写作”是有上网机会的公民表达的权利;文学写作是真正的作家的能力。肖鹰说:“只有网络写作,没有网络文学。 ”

  “我不承认郭敬明是作家,他就是贩卖文字的写手”

  对于新生代作家,肖鹰的态度依旧是坚守纯文学的标准,他直言自己只视郭敬明为“写手”,“我不承认他是个作家,他就是无灵魂的贩卖文字的写手。 ”

  “有的批评家说郭敬明的语言很好,这种所谓‘很好’,就是一种言不及物、不古不今、不文不白的仿冷艳风格的无病呻吟。郭敬明的无病呻吟还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青春文字’,它与中国文学传统的婉约文学也无关,是看日本动漫长大的某些‘80后’写手的商文套话。初读起来有画面感,像日本富士山背阴处的雪景,‘看上去很美’,但却如破碎的幻灯片一样,没有内容,不能卒读,更不能回味。这是一种‘用酸梅汤作咯血文字’的商业写作游戏。 ”肖鹰读过郭敬明著名的作品《幻城》,他说:“读前面1/5的部分,你还可以期待该书作者是一个有才华的文学少年,但是,进入2/5后,你就看到一种简单机械的语言复制,内容和情感都没有真正的发展。文学是应该有灵魂的,但是,郭敬明的作品让我感到,他根本不知灵魂为何物。当然,他很聪明,很懂得商业式的写作和运作,并且获得了‘巨大’成功。 ”

  郭敬明的重要畅销书 《梦里花落知多少》,被法院判决严重抄袭他人小说,法院判郭赔款并公开道歉,郭公开扬言“只赔款不道歉”,被网络称为“郭抄抄”。对于王蒙、陈晓明联名推荐郭敬明加入中国作协,肖鹰表示,这表明当下中国文坛两大怪象:“写手无行,评家无德。 ”

  “韩寒是一位很好的社会批评家,其出色程度远超过他作为作家的表现”

  对于“80后”作家的另一代表人物韩寒,肖鹰坦言,他认为韩寒是一位很好的社会批评家,“其出色程度远超过他作为作家的表现。 ”

  肖鹰强调,无论是韩寒,还是郭敬明,都只是个体,代表的也只是他们自己,不应该以他们来代表所谓的“80后”、“90后”群体。肖鹰说:“其实我是反对以年代来划分作家群的。不能以貌取人,更不能以代论人。郭敬明抄袭,韩寒反郭敬明抄袭,同是‘80后’,两人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

  本报记者 王研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