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争议现金贷:可否等同于高利贷?靠暴利覆盖风险?

2017年11月06日 10:23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参与互动 

视频:银监会:将用科技手段监管网络借贷  来源:央视新闻

  “现金贷”烈火烹油

  与一般互联网行业相比,互联网金融公司上市背后的套利冲动更强,无论是资本方,还是公司自身,都希望在监管规则明确之前,上市或者套现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闵杰

  34岁的罗敏,从北漂到找到创业方向,用了十年时间。从创办“趣店”,到把它带到华尔街上市,用了三年半时间。而从一夜之间身价百亿,到陷入巨大争议,只用了一周时间。

  10月18日,以“现金贷”为商业模式的趣店在美国上市,被认为是今年以来中国企业在美上市最大的一单IPO。上市当天,市值直冲百亿美金,创始人罗敏身价也超百亿人民币。

  但对来自江西小镇的罗敏来说,还没来得及享受人生中的高光时刻,趣店和它所代表的“现金贷”商业模式,立刻陷入了无休止的质疑中。

  与此同时,“蝴蝶效应”开始显现,受此影响,10月25日,在美国上市的3家中国互联网金融平台趣店、宜人贷、信而富股价集体大跌。趣店大跌7.24%,宜人贷下跌7.25%,信而富大跌9.67%。

  最近对“现金贷”尽快进行严格监管的呼声越来越强烈。近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在“2017首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表示,包括“现金贷”在内的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任何金融活动都要获取准入。

  “高利贷”之辩

  不知不觉间,现金贷业务的体量已经发展到不能忽视的地步。

  上市当天,并无金融牌照的趣店,市值却超过18家上市银行,上半年利润超过6家上市银行,营业收入则超过4家上市银行。

  趣店的上市,放大了市场对“现金贷”的质疑。

  10月23日,上市5天后,趣店股价暴跌19.4%,股价跌至26.59美元,逼近24美元的发行价。这次暴跌,在很大程度上与罗敏让人“啼笑皆非”的回应有关。

  10月22日,罗敏通过一个名为“卢泓言”的自媒体账号,发布了一份“趣店罗敏回应一切”的对话访谈,试图对各种质疑进行自我辩白。

  不过看起来,这份回应不仅没有达到效果,反而引发对“现金贷”更广泛的争议。

  “你们做高利贷吗?”

  “罗敏:我们的年化利率从0到36%。36%是一道红线。我们要做长久的事业,我才34岁,还有很长的路,不会跟自己过不去。”

  这是回应声明中的一段对话,试图回应关于现金贷最核心的一个质疑:现金贷是否就是高利贷?

  根据2015年6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的司法解释,“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

  参照这一规定,36%的利率水平成为社会上普遍判断高利贷的临界点。

  “现金贷平台普遍存在高利贷现象。”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很多现金贷平台为了规避36%的“红线”,在利息之外还要收取服务费、滞纳金等,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从实际情况看,各平台利率的确非常高,符合判断高利贷的特征。”

  2017年4月,由银监会会同十四个部委成立的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网贷整治办专门发文,要求各地全面摸清“现金贷”风险底数。

  在这份文件中,特别提示,部分现金贷平台可能存在的几个突出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利率畸高。

  “部分平台采取日息、月息等概念吸引借款人,而实际年化利率超过36%,造成部分借款人负债累增。”文件显示,已经注意到媒体的报道,“现金贷”平均利率为158%,最高的“发薪贷”利率高达598%,实质是以“现金贷”之名行“高利贷”之实。

  在利息之外收取服务费,但服务费被刨除在年化利率的计算之内,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这是“现金贷”平台降低年化利率的潜规则。

  另一个潜规则,在业内又被称为“砍头息”,指的是一种网贷平台放款金额低于显示的借款金额的现象。举例而言,当一个人在平台借入30000元时,年化利息为20%,他收到的金额可能只有27000元,被扣掉的10%被网贷平台以先扣利息、手续费、管理费、服务费、咨询费等各种方式收走,借款人实际承受的利息是22.2%,高于平台宣称的利息。

  “砍头息”导致的结果是,折算下来的年化利率,可能远远高于法律规定的36%以内的民间借贷年化利率。

  “根据《规定》的相关内容,现金贷业务的利率是按照综合融资成本来计算的,而不是名义融资成本。”一位北京市网贷行业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现金贷平台要将利率控制在36%的红线内,就需要在反欺诈和运营上达到一定投资强度才可以实现。

  另一个更受“诟病”之处在于,一旦逾期不还,还可能面临高额滞纳金。在《趣分期服务协议》第6条“违约责任”有这样一条:“您若未能依本协议的约定按时支付相应款项,则须向甲方支付逾期违约金。逾期违约金的金额按您所有未偿还价款总金额的1%为日息进行征收(不到1日按1日计算)。”也就是说,如果借款人逾期还款,每天的滞纳金是未还金额的1%,那么一年将产生365%的滞纳金。

  不过,是否可以将现金贷等同于高利贷,也存在争议。

  “一般现金贷是短期、小额的贷款,借款期限非常短,一周或者一个月比较普遍。现在普遍折算成年化,的确很高,但在贷款期限内,利息占的比例不是太高。”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还有另一个因素,一般来说,如果不违约,不会出现短贷变成长贷,不会出现罚息,如果能在合同期限内还贷,就不能称为高利贷。在他看来,简单把现金贷等同于高利贷,不够合理,“但对于逾期还款利率的上限和罚息的上限,应该有个规定,不能无止境地罚息。”

  靠暴利覆盖风险?

  在现金贷商业模式中,另一个备受争议的地方是:风控措施是否有效?是否依靠暴利来覆盖风险?

  为了回应质疑,罗敏在回应中抛出了让人震惊的“福利论”。

  “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

  趣店创始人罗敏的这些“金句”,很快在网络上引发了潮水般的调侃和反驳。

  不催收的说法,和趣店的招股书“自相矛盾”。招股书中曾披露:趣店会通过发短信和自动打语音电话给借款人催款;如果没有成功,趣店的催收人员会打电话给借款人,必要时还会上门当面收款。其中,如果用户逾期20天以上,趣店会主动向芝麻信用披露。

  一位P2P行业从业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和催收公司合作,几乎是所有网贷公司的必备选项,而在网贷公司中,“现金贷公司是最受欢迎的”。

  不仅如此,暴力催收也非常普遍。在民间借贷中,有“人死债清”的说法,即只有人死了,债才能一笔勾销。

  趣店的招股书中也明确提到,只有三种情况下会停止催收:借款人死亡、被认定为欺诈、逾期达到180天以上或者催收达到一定次数。

  “网贷行业对风险都有一定容忍度,但肯定不等同于放任。”黄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不催收是不现实的,“只不过出现了暴力催收等社会问题,平台为了避免被指责的一种说法。”

  趣店的风控体系也让人怀疑。罗敏在回应中提供了这样一种说法,“不追讨,不逼债,这不是一个道德问题,是一个能力问题。”

  对于这种能力,他提供的依据是:“下单要借钱的用户有4800万元,他们都有芝麻信用,只有30%多能借到我们的钱,其他都通过风控剔除了。”

  罗敏所说的“自己的风控系统”,是在2017年第二季度刚刚上线的人工智能风控系统。但实际上,趣店的流量来源和风控,都大量依赖支付宝的芝麻信用。招股书显示,自从趣店于2015年11月开始转向线上放贷、接入支付宝之后,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向蚂蚁金服分别支付了620万元、1130万元的信用分析费用。

  而前述P2P行业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网贷行业,大部分公司的风控数据,都是买来,或者换来的,“很多公司在从事非法的数据收集和买卖。”

  在风控方面,平台自身也并非一无是处。根据罗敏的说法,趣店在风控方面,也有一套自己的玩法:“我们累积了1亿次交易和相关的数据,在其中打上了很多的标签。比如,一个人每天都在申请,说明不靠谱。一个人在凌晨下单,说明不靠谱。一个人的ip总在变化,不靠谱。我们要求用户填三个地址,如果他的地址不全,地址很怪,说明不靠谱。一个人总浏览很贵的东西,比如256G的iPhone,可能不靠谱。”

  不过,野蛮生长的行业里,迅速做大规模往往比风控更为紧迫。在流量面前,风控往往只是流于形式。有媒体报道,有的平台只要提供芝麻信用分截图就能借到钱。不过,代价是,越是容易借到钱的平台,期限便越短、利息也越高。

  “由于现金贷行业都不是持牌经营,没有规范、依据、行业标准,各有各的做法,有的风控做的好,有的风控做的差。”黄震表示,一些做短期、高利的就不太规范。

  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在今年4月的发文中,也提示了这方面风险:现金贷“风控基本为零,坏账率极高,依靠暴利覆盖风险。部分平台大力招聘线下人员,盲目扩张,且放款随意,部分平台借款人只需要输入简单信息和提供部分授权即可借款,行业坏账率普遍在20%以上。”

  坏账率比信用卡还低?

  在罗敏口中,趣店的坏账率只有0.5%,“比信用卡还低”。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这完全不符合常识。

  根据央行2016年2月发布的数据,我国信用卡坏账率,也就是逾期半年未偿信贷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32%。

  事实上,不仅是现金贷,在整个P2P网贷行业中,平台主动公布的坏账率都有很大“水分”,真实的坏账率是这个行业不能捅破的秘密。

  在中国网贷业内,一个可以拿来参考的案例是信而富,这也是一家已经在美国上市的网贷平台。

  信而富招股书披露,坏账率的计算方法是:用违约180天以上的贷款总量除以各类贷款从2011到2016年5年的总贷款量。由此得出,截至2014年底、2015年底和2016年底,其生活贷款的整体坏账率分别是7.3%、11.8%和14.9%。

  “由于现金贷行业信息披露不透明,很难判断准确的数据到底是多少。”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行业中的实际坏账率,很有可能会高于20%,这个判断的依据来自于,他曾经看过捷克一家消费金融公司的报表,有些年度的坏账率曾经超出过20%,目前也维持在10%以上的水平。

  在他看来,捷克金融环境相对较好,而且这家消费金融公司也是持牌金融公司,所以数据相对可靠,“我国的社会信用环境不够完善,现金贷公司普遍野蛮生长,风控手段欠缺,基于这种比较,高于20%的坏账率是完全可能的。”

  而相比坏账率,对现金贷行业而言,另一个更致命的威胁在于,共债(多头负债)问题,甚至滋生了一些利用网贷平台风控弱点、专门进行骗贷的群体。

  低廉的线上造假成本,层出不穷的信用诈骗手段,再加上目前网贷征信系统不发达的漏洞,给现金贷的风险识别带来了巨大挑战。

  罗敏在回应中也提到了这一点,他认为,传统银行的风控,跟科技金融公司的风控是两回事。

  “传统银行的贷款额度很大,小的贷款它看不上,所以它面对的风险,是鉴别贷款人有没有还款的能力,所以它要看你的工资条和房产证、社保。我们的贷款很小,客单价900元,他打几天工就能还上,我要面对的风险,是恶意欺诈。”

  在他看来,传统银行的风险是还款的能力,而现金贷的风险是还款的意愿。

  相比恶意欺诈者,共债人群的识别难度更高。一些有欺诈历史的人,往往会上“黑名单”,通过实名认证或者扒取通讯录能够识别出来,但这些手段只能确保把欺诈者挡在门外,却无法准确识别共债人群。

  “撸平台”,是一些共债群体发明的新词。对很多人来说,撸了五六个平台,都是常有的事。比如,最开始用蚂蚁花呗和京东白条进行分期消费,然后借网贷和现金贷还钱,借新还旧以贷养贷,利息越养越多。

  前述北京网贷业内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以北京为例,北京市网贷协会已经建立了一个国内的网贷平台数据交换平台,用于解决高息转贷、多头负债和过度负债等问题。统计数据显示,该系统接入31家网贷机构,数据索引800多万条,多头负债者超过2%,高息转贷者超过1%。

  天使还是魔鬼?

  罗敏或许没有想到,趣店上市后,整个现金贷行业成为烫手山芋,模式也受到拷问。

  一般认为,随着消费时代的到来,作为消费金融领域的一个细分,现金贷在中国出现有一定的必然性。

  “现金贷是普惠金融的实现方式,有很大需求,但也有很多风险和问题。”黄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根据美国的研究成果,有现金贷的地方,违法犯罪的发生率更低,“如果这些需求得不到满足,不仅会转向地下高利贷,甚至可能因为无奈,转向抢劫、偷盗等违法犯罪。”

  前述网贷业内人士则明确对“现金贷”模式持否定态度。他在今年4月针对“现金贷”撰文称,“在中国当前缺乏征信服务基础设施的前提下,现金贷业务无法确定资金使用场景,无法解决多头负债带来的过度借贷问题,缺乏建立在大数据基础设施上的反欺诈核心能力,由于互联网的外部性导致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崩盘只是时间问题。”

  在他看来,不是所有需求都应该得到满足:“他要吸毒,你还要给他递上烟枪吗?”

  对现金贷的监管口径,董希淼的建议是疏堵结合。一方面,应继续加大对各类现金贷平台的清理、整顿和引导,实施功能监管和穿透式监管。另一方面,正规金融机构要在商业可持续的前提下,面向低收入群体、大学生群体开发有针对性的新产品。如提供额度可控、价格适中的信用卡、消费贷款、创业贷款等,帮助这些长尾客户形成良好的金融消费习惯。

  黄震也持类似观点,对违法犯罪的机构要取缔、要打击,但是对规范经营、产生了一定社会效果的企业,“虽然没牌照,可采取类牌照的监管方式,逐渐加以规范。”

  而前述网贷业内人士并不主张过早让现金贷合法化,“建议在加强民间借贷信息共享、建立和开放个人征信系统、建立大数据反欺诈等核心风控的基础上,再考虑渐进地开展类似业务。牌照监管会导致监管成本和监管风险过高。”

  在他看来,消费场景化才是小额信用更现实的路径,也就是有更明确消费场景的分期消费金融。“在外部性强化、基础设施不充分、早期的阶段,更多是建议结合场景来提供信用借贷,更有利于规避平台甄别和定价的挑战,有利于提高违约成本,也更容易提高对于客户行为的识别。”

  “无牌”现金贷将是监管重点

  当前,对现金贷的探讨已如烈火烹油,各种监管收紧的信号也越来越强烈。

  今年4月10日,中国银监会下发《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首次点名“现金贷”,要求做好相关业务的清理整顿工作。

  四天后,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就向各省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联合工作办公室下发《关于开展“现金贷”业务活动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这份通知还附上了一份排查名单,涉及429个APP、72个微信公号和117个网站,几乎涵盖了市面上所有涉及现金贷业务的平台。

  这份《通知》对“现金贷”整顿工作并未给出明确时间表,侧重于摸清“现金贷”风险底数,要求各地于每月10日前,按月将相关整治进展情况进行报送。

  不过,一些地方已经对“现金贷”提早动手。有媒体报道,今年8月,上海市黄浦区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公室召开闭门工作会议。会上,黄浦区在全国首次提出对现金贷利率封顶,要求不得超过36%。不得收取砍头息,服务费不能在本金中扣除。

  监管靴子何时落地仍然是一个未知数。最新的权威信号是,10月19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中共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上表示,今后整个金融监管的趋势会越来越严。

  “今后监管越来越严,主要是指所有金融业务都要持牌,而没有牌照的现金贷肯定是当前监管关注的重点。”黄震分析,对现金贷必然会出台进一步的监管措施。

  在监管压力下,除了已经赴美上市的趣店之外,更多涉及现金贷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正在加快境外上市的脚步。在业内人士看来,与一般互联网行业相比,互联网金融公司上市背后的套利冲动更强,无论是资本方,还是公司自身,都希望在监管规则明确之前,上市或者套现。

  上市之后,趣店投资人、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百亿美金的故事——趣店投资过程全揭秘》。文章的结尾,他透露,罗敏的目标是500亿美金的公司。

  而面对风雨欲来的监管和公众的口诛笔伐,罗敏的500亿美金梦能否实现,已经打上了大大的问号。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叶攀】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