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香港流行共享民宿 风险与收益亦共享

2017年08月12日 15:51 来源:北京晚报 参与互动 

  时下很多人到各地旅游,除了食、买、玩之外,亦希望进一步了解当地的文化及生活。因此,住在当地人家里,像当地人一样生活,变得非常有吸引力。凭共享民宿起家的Airbnb近年也越来越为人所知,好像Uber、共享单车一样,乘着共享经济的东风,从外国红到香港,甚至中国的一些大城市。

  爱彼迎在中国

  Airbnb是AirBed and Breakfast (“Air-b-n-b”)的缩写,中文名:爱彼迎。爱彼迎是一家联系旅游人士和家有空房出租的房主的服务型网站,它可以为用户提供多样的住宿信息。

  Airbnb今年开始攻陷中国内地市场,紧接着推出广告战“爱让旅行不可思议”,然后又找到彭于晏,应该很多人都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了他的广告。一分钟内,彭于晏从伦敦的书房,到阳光充沛的洛杉矶,到掩藏在树上的树屋,再到巴黎的咖啡馆。一镜到底的视频,从他打开Airbnb爱彼迎的App开始。依靠彭于晏的高人气,爱彼迎也从简单的共享民宿,转型为一个提倡旅行体验、甚至生活态度的品牌。

  目前 Airbnb在中国约有8万套房源、160万境内外旅客入住,这个数字并不算大,仍处于试水期,因为要对中国人推广的是“信任”,是一个新的旅行模式,如果要你住到一个陌生人的家里,需要的是勇气,需要对人有多一点点的信任。不过另一方面,中国游客在全球Airbnb的入住超过530万次,这个数字并不小,这一点也能从广告内容中感受出来,比如有伦敦篇、清迈篇、东京篇等,给中国游客带来全新的旅游体验及视角。

  欣喜

  Airbnb风潮吹入香港

  在香港,Airbnb却是另一番风景。似乎已有不少业主开始拥抱新事物,将自己的房子放上网,欢迎旅游者到访之余,更能赚取一笔可观的租金收入。

  记者浏览Airbnb网站,发现香港有几千个房源出租,当中包括私人住宅、工厦单位等,当中约1成来自10大蓝筹屋苑,包括沙田第一城、美孚新邨、天水围嘉湖山庄、红磡黄埔花园、蓝田汇景花园、鲗鱼涌太古城及海怡半岛。

  价格方面,每晚由78元至78,000元不等,视乎地方大小、设施和房屋位置。其中有不少高档私人住宅平均800港元一晚,房屋描述中列明旅客可享用住所设施,例如游泳池和健身房等。

  记者尝试在Airbnb预订了一间双人房,该房位于将军澳的高档私人屋苑,二人入住每晚价格531港元;预订确认后,房东提供了大概的住宅地址及联络电话,至入住当日,再带领记者进入屋苑。

  该住宅三房一厅,出租两间睡房,屋主夫妇睡于主卧室,客厅及厨房空间共享。记者所住的睡房约十七八平方米,远眺窗外,环境宁静优美,房东向租客进行了简单介绍后后,又提供已验证住客身份的八达通及住所钥匙,让记者可以自由出入和使用楼苑内的各项设施,如游泳池、健身房、保龄球场及影视室等。

  尴尬

  加入Airbnb或会违法

  此外,记者又以游客身份向另一屋苑沙田第一城的Airbnb房东查询。有第一城房东承认,知道出租单位作Airbnb属违法,指自己与女儿住同一单位,只要先向大厦管理员登记身份,访客就可得到大厦门卡自行出入。

  第一城业主立案法团主席黄嘉荣表示,对业主如此放租并不知情;管理处则表示,因为影响住客数目少,目前暂不会处理此问题。但汇景花园及嘉湖山庄的管理公司则表示,会调查此事。

  根据香港的法例,任何处所业主或租客,如在他提供的住宿范围,向他人提供收费住宿服务少于28天,而没领取旅馆牌照,就属违反《旅馆业条例》。在民政署牌照事务处查阅上述7大屋苑的地址,发现全没领取旅馆牌照。该署又指出,去年根据网上平台收集资料再巡查达765次,但只有15宗检控个案。有法律界人士指出,香港所有住宅物业公契都列明单位只作住宅用途,如涉及Airbnb等商业交易,属违反公契。

  除了违反税务及旅馆业条例、大厦公契,出租作Airbnb的业主还要承担3大风险:可能被银行要求实时清还按揭欠款,令家居保险及大厦第三者保险失效。

  按揭公司执行董事王永伟表示,业主向银行申请按揭贷款时会签订借贷合约,声明整个单位都属自住用途,如银行获悉单位改作旅馆,有权要求业主转按揭或实时还清贷款,“自住者可申请高成数按揭,最高达6成,但如非自住,按揭成数最高仅5成,银行有权要求实时还清两者差额。”

  按《税务条例》,物业拥有人须就其出租物业所收取的租金缴纳物业税,而在港经营业务并获得利润,均须缴纳利得税,故业主如出租单位作短期旅馆,须向税务局申报物业税及利得税,否则属违例。

  此外,多家保险公司表示,投保人申请家居保险时会签订声明,列明建筑物是永久住宅用途,若涉及违法行为一般不会被承保,如作民宿用途,原有家居保会实时失效。法例规定,业主立案法团和物业管理公司要为住客买第三保,如法团和管理公司知道有单位改作旅馆,发生意外时,第三保索偿也有可能不获受理。

  在Airbnb网页亦发现疑有公屋及居屋单位出租,如屯门田景邨、沙田愉翠苑等,相关业主或租户一旦被发现,除须实时补地价及被终止租约,房屋署说,《房屋条例》规定在未补地价下将整个或部分资助房屋单位出租,属刑事罪行,最高刑罚为罚款50万元及监禁1年。

  冒险

  私下出租担心被检控

  将民宅改做民宿风险如此高,随时会被银行追贷款,甚至犯法。为何还有这么多香港市民甘冒风险、将自己的住宅租给陌生人?何小姐3年前起将自家住宅的其中一房出租作Airbnb,至今招待过15名旅客,带来4万元收入。她承认,知道Airbnb在港不合法,但不担心被控,“房客每次只住几日,租约期由3天至14天不等,至今没有人提出立法问题,也难以执法,除非有人举报。”

  她说,这样做其中一个目的为增加收入来源,因她着重私人空间,不想长租给本地租客,Airbnb较有弹性。但她坦言,有担心保安问题,故挑选房客特别小心,会先要求对方在Airbnb平台验证身份、问清楚申请人来港和拣选住宿房屋的要求等。但也曾遇到有游客把房间弄脏,薯片零食散落一地,又弄坏厨具,最后只好拒绝与对方续租的事情。

  若说何小姐只是“玩票”性质将自住物业出租,另外一位冯先生和其家人,利用Airbnb做起短租生意,放租22个物业,月入近20万港元,则相当可观。

  冯先生七八年前已开始经营Airbnb生意,他先通过相熟的地产中介租来港岛区旧楼,然后透过Airbnb出租。冯先生承认,他经营这些房源并没有取得宾馆牌照。根据《旅馆业条例》规定,住宿出租期少于28日便须领牌,否则违法。

  问冯先生每月收入,他尴尬透露一个单位每月能为他带来约9000港元的净收入;以他管理22个单位计算,每月净收入可达19.58万元。“不过偶然都有淡季,租出日子较少,但拉上补下,每月可赚到十多万港,只不过比打份工好。”冯先生承认正在做违法行为,但看在利益当前,不惜铤而走险。

  香港旅舍业商会主席连思杰直接批评︰“Airbnb是无牌宾馆的进化版。”但现在Airbnb租屋,透过网络缴费,缺乏现金交易物证,按目前法例,要检控他们,就得靠人证如住客,及物证如房租收据,但客人走了很难找回来,所以难度不小。

  面对如此困境,香港政府选择的是修改《旅馆业条例》,希望尽快把“环境证供”纳入容许引用环境证据检控无牌旅馆,即是网上卖广告,或在住所内提供宾馆用品如大量毛巾、牙刷等,都可纳为检控证据,试图将Airbnb更加规范化。

  本报香港特约撰稿 思清

【编辑:刘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