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前途渺茫生活艰难 赴瑞典难民想回家

2015年12月29日 15:47 来源:新华网 参与互动 

  躲避叙利亚的战火,他们放弃与家人的缠绵缱绻,开启了一段“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旅程,梦想着在几千里外的欧洲重新规划自己的生活。

  与那些在旅途中遭遇不测的同胞相比,哈马迪、萨马尔和阿甘是幸运的,他们活着抵达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这个以高福利著称的国家。

  不过,真正来到这里他们却发现,虽性命暂无忧,另一种愁绪却渐上心头。心中那一方看似微不足道的梦想,似乎仍然遥不可及。

  于是,他们动了回家的念头……

  【我真的不想等了】

  今年28岁的内尔·哈马迪经由土耳其辗转来到瑞典南部城市延雪平的一处难民营。

  拥有大马士革大学工程学学士学位的哈马迪行前曾对自己的未来抱有期待。不过,他最近却决定离开瑞典重回中东。

  哈马迪对《赫芬顿邮报》说:“从这里白手起家让我难以忍受,我也许回土耳其或黎巴嫩,具体的还未确定,总之我要回到更适合我的社会中去。”

  虽然目前在瑞典境内,但摆在哈马迪面前的就是一个“等”字——等一年获得居留权;再等一年与家人重逢;再等若干年才能学会当地语言、找到工作……

  哈马迪说:“从现实角度来讲,在这里开始新生活至少需要7到8年时间,这是我等不起的。”眼下他的妻子和3个月大的女儿还在土耳其,期盼着与他团圆。

  哈马迪作出此番决定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挣扎,因为他来到瑞典的旅途充满坎坷。他付给蛇头上千美元,在海水中游了9小时才登上从土耳其到希腊的船,这只是旅途的开始……

  哈马迪已经向瑞典当局申请取消避难申请,但只有等到正式答复后才能离开。哈马迪说:“我在哪里都能挣钱养活自己和家人,但我真的不想等了。”

  【为孩子我得回去】

  瑞典移民局表示,预计今年全年申请避难的人数将高达19万人。

  哈马迪的老乡萨马尔虽然还没申请取消避难申请,但她说她很快就会这么做。

  萨马尔说:“是瑞典政府近来的一项政策让她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根据政策,她彻底失去了与孩子团圆的机会。”

  瑞典政府11月24日宣布该国已没有能力继续执行宽松的难民接收政策,将采取一系列措施减少进入瑞典难民数量,包括实施边境控制和收紧永久居留证及家庭团聚签证的发放。

  萨马尔说:“我几乎穿越半个地球,不得不使用非法手段,为的就是给我的孩子一个光明的未来,现在我失去了这个机会,因为我不可能让他们也通过偷渡等非法手段来到这里。”

  回忆起那段旅程,今年32岁的萨马尔仍心有余悸——一路上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在马其顿的森林中迷路,并且没有食物。

  萨马尔说:“我不想让我的家人经历同样的磨难,所以我决定回去。”

  在瑞典的5个月,萨马尔大部分时间通过网络视频与自己的3个孩子通话。3个孩子目前与祖母居住在土耳其南部的加济安泰普省。

  【不适应西方生活】

  与哈马迪和萨马尔不同,哈姆扎·阿甘打算离开瑞典,是因为他不能适应西方的生活方式。“这个国家的人很不一样。”

  22岁的阿甘用“反社会、内向和缺乏交流技巧”来形容他所接触的本地人。来瑞典已经7个月,阿甘至今还没能和当地任何人建立起联系。

  阿甘还说,他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下午6点以后街道空空如也;没有咖啡店;酒吧只在周末营业;很难学习语言和找到工作。

  “这里真的很沉闷,”阿甘说。

  阿甘说:“作为移民我们要面对很多困难,从在城市里找住处到感受到种族主义情绪,这些让我决定离开这里。”

  “我要回到家人和朋友身边,在一个我懂和懂我的国家建立自己的未来,这里与我的老家太不一样了,”阿甘说。

  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围在城外的人想冲进去。

  从整个欧洲来看,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和国际移民组织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说,截至本月21日,今年经由陆路或海路进入欧洲的难民人数超过100.5万。(记者杜健)

【编辑:李夏君】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