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足球为何屡成恐袭“牺牲品”?

2016年05月31日 10:45 来源:广州日报 参与互动 

  IS曾向梅西发出“入伙”邀请 却将民众享受足球视为“眼中钉”

  ■ 广州日报记者 李斌

  据西班牙《马卡报》、《阿斯报》等媒体报道,一个伊拉克皇马球迷组织在观看欧冠决赛时遭遇恐怖袭击,至少有12名球迷在袭击中丧生。这并非伊拉克的皇马球迷首次遭到恐袭,在不久前的5月13日,一群聚集在咖啡馆的伊拉克球迷遭到恐怖袭击,共造成16人死亡。

  伊拉克皇马球迷

  5月两度遭遇恐袭

  北京时间5月29日凌晨,在意大利米兰进行的2015~2016赛季欧冠决赛中,皇马通过加时赛和点球大战战胜马竞,捧起队史上第11座欧冠奖杯。这起恐怖袭击发生在决赛加时赛下半场结束之后、点球大战开始之前。事件发生的地点是在伊拉克一个名叫巴库巴(Baakouba)的小镇上,当时一群皇马球迷聚集在一起观看比赛,四名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突然冲进场内,用枪朝着这一群皇马球迷进行了扫射,袭击事件造成12人死亡,至少有8人受伤。目前没有任何组织宣称对此次事件负责。

  一些其他的消息来源表示,这次受袭的死亡人数可能没有12人,但至少有4名18~30岁的球迷死亡,5人受伤入院,伊拉克当局并未就此发布任何官方消息。

  这是一起和5月13日发生的事件类似的恐怖袭击。5月13日,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以北80公里处,萨拉赫丁省一个名叫巴拉德的小镇上的一家咖啡馆发生枪击事件,当时有一个皇马球迷协会在组织聚会,大概有50人在参加活动,恐怖分子同样用枪对人群扫射,造成了16人死亡以及超过20人受伤。针对这起袭击的发生,在欧冠比赛当天,伊拉克安全部队已经对首次袭击的事发咖啡馆增派了武装人员加强安保。然而恐怖分子袭击了其他目标,巴库巴位于巴格达不到90公里,距离首次发生袭击事件的巴拉德不到100公里。

  被视为“西方产物” 踢球看球都被“封杀”

  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得知此事之后非常痛心,在马德里市政厅进行讲话的他当即表示:“尊敬的市长和众位议员,在伊拉克巴库巴地区,有16名球迷在观看皇马比赛时在恐怖袭击中遭遇不幸,我们的球迷成了极端思想的牺牲品,这第11座欧冠奖杯是属于他们的。”

  极端恐怖分子认为足球这项运动起源于西方的产物,应该予以抵制,伊拉克的足球场等体育设施也因此经常成为恐怖分子的袭击目标。在3月26日,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南部一场当地足球联赛的颁奖仪式上就发生了自杀性爆炸袭击,超过30人遇害,其中很多是青少年和儿童。

  伊拉克当局认为欧冠决赛期间发生的这次袭击事件是由伊斯兰国(IS)策划的,足球在IS控制区是被封杀的对象,对于生活在IS控制区的人们来说,享受足球更是奢望。人们不但被禁止踢球,就连想看球赛也要得到许可。有时,士兵会冲进咖啡厅,对聚集在里面的球迷拳打脚踢。但即便如此,仍然有人宁愿冒着被殴打甚至处决的危险,跑到IS势力监视不到的地方,偷偷享受一下足球的快乐。

  叙利亚人蒂姆(化名)透露了他所了解的IS占领区情况:“IS没有出台任何有关足球的书面规定,没有明文规定足球遭到禁止。但在街头、在清真寺、在媒体上,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一条禁令。”

  在叙利亚各地,足球的禁令也有所不同。在曼比杰,儿童超过12岁就不允许踢足球,而在拉卡,年龄限制则是15岁。

  在IS控制区的重镇拉卡,不仅是踢球,就连看球也会招致惩罚。有时候,IS会对某场足球赛发出许可,允许大家观看,但这样的许可是否有效也常常是“看心情”。蒂姆说:“有时候他们会发许可,但有时候虽然有过许可,他们也会冲进咖啡厅打人。”

  蒂姆印象最深的是在2015年11月21日,那是巴黎恐怖袭击8天后进行的西班牙国家德比。那一次,IS允许了公开播放比赛,但在开球时,伯纳乌球场进行了一分钟的默哀。“看到这个场景后,他们突然暴怒,然后开始粗暴地把人从咖啡厅往外赶,然后把所有有可能播放比赛的地方都关掉了。”

  他们把足球变成了

  “特权阶层”福利

  在IS控制区,足球在严厉打击之下迅速萎缩。但是,足球依旧有着巨大的诱惑力——对于那些IS的士兵来说也同样如此。

  在足球的禁令上,IS可谓真正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一般民众被禁止踢球,但那些IS的士兵却拥有“特权”。“那些来自西方的士兵会在自己的家里或者其他的私人场合看球赛。他们很多人都有解码器来接收体育频道。”蒂姆说,“那些极端组织的人是说一套,做一套。他们禁止我们踢球、看球,自己却随心所欲地看球赛,甚至还玩足球游戏。”

  在恐怖组织研究专家阿里·阿麦德看来,IS是把足球当成了一种“福利”,一种笼络人心的手段。

  据《华盛顿邮报》2014年6月报道,一个被证实与IS有关联的网络社交账号在巴西世界杯阿根廷队以1比0战胜伊朗队后发表了一段阿拉伯语文章,不光对梅西表示祝贺,更离谱的是,还向梅西发出了“入伙”的邀请:

  “ISIS向梅西致以问候,并邀请他加入圣战。我们授予他‘阿根廷射手之父’的称号,并封赏他为南美大陆的王子。”

【编辑:左盛丹】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