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德国选择党,昙花一现还是洪荒猛兽

2017年09月27日 08:10 来源:环球时报 参与互动 

视频:德国议会大选 欧元集团主席希望默克尔连任  来源:央视新闻

  【本报驻德国、英国特约记者 青木 纪双城 丁雨晴】编者按:法国国民阵线,34%的大选支持率,577个议席占8席;荷兰自由党,150个议席占20席;瑞典民主党,从2014年开始成为本国第三大党,349个议席占48席……这份“欧洲极右翼政党的优秀成绩单”上如今要新增一员:德国选择党,9月24日以12.6%的选票首次进入议会,一跃成为该国第三大政党。这是德国二战后第一个在议会中取得大量议席的极右翼政党。几十年来,德国对纳粹历史的反思似乎已让该国对极右势力的蛊惑具有免疫力。现在,选择党的成功无疑是对德国社会的巨大冲击。不过,刚尝到胜利果实的选择党或许很快要尝到苦果——其党主席选后第二天就表示不参加该党联邦议院党团,内部矛盾已摆在台面上。选择党崛起的背后,看上去危机四伏。

  白色高楼里的神秘房间

  “选择党总部的大厅已经站满了人。”《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还没走进位于柏林希尔街9号的选择党总部,就有刚从这栋现代化商业楼跑出来的欧洲记者好心提醒说,必须要找到选择党的媒体事务负责人,否则不会有该党的选举代表接受采访。这一天是德国大选日9月24日,此时投票的出口民调已经公布。

  希尔街位于柏林最大的蒂尔加滕公园南边,距离著名的卡德威百货商店不远。可以说,这里是闹中取静的绝佳位置。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的总部就在几百米之外。在大选期间,基民盟的“康拉德·阿登纳之家”、社民党的“维利·勃兰特大厦”等政党总部频频被提及,然而选择党的总部却极少出现在德国媒体里。

  选择党所在的8层白色高楼看上去非常普通。这座商业楼里还有银行、德国度假屋协会等机构。走在希尔大街上,《环球时报》记者没有看到选择党的标志,在大楼前只看到几个抗议者。当记者试图走进去时被警察拦住。对方说,未经选择党同意,不得入内。

  德国记者朱丽叶曾在选择党总部采访过高兰德,他是该党首席候选人之一,也是副党首。她对《环球时报》记者介绍说,选择党位于大楼6层(相当于中国的7层),其办公室外有一道玻璃门,只有从里面才能开。门外没有明显的标志,只有按铃键上有小小的选择党字样。办公处设施非常简单,没有像其他政党一样有气派的大厅、多功能房间。朱丽叶是过去一年来极少数进入总部采访的记者。高兰德曾对她说,他们要防止有人闯入大楼。也难怪,选择党的选后庆祝会没有像基民盟、社民党那样在总部举行,而是选择柏林亚历山大广场旁边的一家知名俱乐部。

  大批德国人从24日晚至25日前去亚历山大广场抗议。德国选择党柏林分部的主要负责人马库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该党在全德的庆祝会其实都是秘密举行的,并没有向外界透露,只有柏林的庆祝会有个别媒体注册采访。然而,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他们在各地的庆祝地点,号召大家一起去抗议。比如,汉堡的选择党成员在一家酒吧举行庆祝会,刚开始没几分钟,警察就过来告诉他们有人正号召来这里抗议,庆祝活动必须马上结束。

  马库斯说,这是始料未及的情况,这些透露消息的人有可能是活动所在的商业场所相关人士,也有可能是记者。马库斯说,他们不开放办公大楼、不公开各种内部活动,就是为了保证安全。成立初期,他们曾吃过很多这样的亏。

  想采访选择党的候选人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这几天,该党总部媒体部门的问询电话永远都只能听到答录机的声音——“请稍候再拨打”。这和《环球时报》记者早前联络德国基民盟和社民党所获得的积极回应相比有着天壤之别。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在柏林从事电子商务的艾伦告诉记者:“一方面,你不是他们的首选媒体。他们愿意接受采访的媒体,基本上是支持右翼思想,或者是在全德范围内有着不容忽视的影响力的;另一方面,这些年也很少看到他们的候选人代表在媒体上亮相。他们采取的方式是在一个小镇接着一个小镇用喊口号来进行鼓动。”

  在柏林街头,经常能看到选择党“布卡(穆斯林服饰)?我们有比基尼就足够了”的竞选海报。它们往往挂在一连串各政党竞选海报的最高处。当地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样做可以解释为,选择党希望人们能远远看到,但也可以被认为,他们不确定是否会有路人讨厌此类宣传而想要撕毁,索性就挂得高高的更安全。

  利用“两场危机”吸引了这些人

  “选择党的成员仅2.8万(基民盟和社民党都超过了40万),从数字来看,它成为第三大党是个奇迹。”柏林政治学者马塞尔·哈森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然而其成功的原因并不在于选择党本身有什么过人之处,而是利用了“两次危机”——欧债危机和难民危机。

  2013年,选择党在抗议欧元区援助希腊的声浪中成立。在汉堡大学宏观经济学教授贝恩德·卢克的带领下,该党将自身定位为一个强烈怀疑欧元并在经济上信奉自由主义的政党。其名称也极具针对性:默克尔曾说除了援助希腊“别无选择”,卢克和其他教授坚持存在“其他选择”,因此以“选择党”命名。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卢克及其中间阵营的影响力逐渐被右派势力取代。2015年,佩特里成为党主席。《金融时报》称,卢克如今对选择党毫无兴趣,“其观念已经完全背离我创建它的初衷”。但他承认现在选择党的号召力,“当我领导它时,获得7%选民的支持;当他们成为反伊斯兰教和反移民群体后,这个数字翻了一番”。

  2015年难民涌入后,选择党迅速淡化其反对欧盟的立场,将自身重新打造为一个反移民政党。萨克森-安哈尔特州议员迪尔施耐德表示,德国政坛一团和气,却令人窒息,所有大党对欧元危机、移民问题持相同立场,而选择党为德国民众提供了另外的可能性。从难民危机开始,选择党接连进入州议会。如今,他们在16个州中的13个有席位。

  选择党的支持者都是什么人?去年4月,《环球时报》记者曾参加选择党在德国南部城市斯图加特举行的党代会。那时候,该党的声势已经很高,有2000名党员报名参加大会,会场附近的示威者超过1000人。记者发现,选择党与德国另一个极右翼政党德国国家民主党不同。后者成员不少是新纳粹分子,见了让人不寒而栗;而选择党成员有许多人是知识分子,以男性居多。

  英国《金融时报》称,除了具有强烈民族主义情绪的德国人,该党还吸引了一批“正直的保守公民”,家住柏林富裕社区的65岁退休记者塞弗特就是其中一员,他是一位醉心于创作的业余画家,喜欢听鲍勃·迪伦的歌曲,平时还忙于跑马拉松。他在其所在的社区担任地方议员。他说,其他选择党成员既有律师,也有公务员和商人。诸如法国国民阵线这样的极右翼政党,吸引的是失业者以及被全球化剥夺经济安全感的人群。但柏林自由大学政治学教授尼德迈尔近来的研究发现,选择党的多数支持者不但有工作,而且比普通德国人挣得更多且受教育程度更高。在去年进行的调查中,该党约80%的受访者表示其经济条件“良好”或“非常好”。

  不过从地区看,选择党的支持者多在德国东部地区,这里发展较落后。据德国电视二台报道,在5个前东德联邦州,该党的支持率是21.5%,仅次于基民盟(26%)。在柏林,有当地人告诉记者,选择党在其他地方的竞选海报被损毁了不少,但这种情况在柏林并不多见。

  选择党支持者的另一大源泉是基民盟的“叛逃者”,他们认为默克尔将该党推得太远,以至于左倾。76岁的前报纸出版商高兰德是选择党副党首,也是党龄长达40年的基民盟前党员。他认为,基民盟已经成为一个“空壳”,只是在公共舆情中追逐“最新风尚”而已。他因为默克尔关闭德国所有核电站并废除义务征兵制而非常生气,同时认为自己遭到党内领导层的怠慢。

  困境:内部争吵,外部威胁

  几个月前开始,德国政府和议会就为选择党或将进入议会而不安,并在诸多事务上很“纠结”。比如根据惯例,新一届议会开幕时由最年长的议员第一个发言。随着选择党进入议会,首个发言的是现年77岁的戈特伯格,他曾说,大屠杀是“给德国人及其历史定罪的有效工具”。为了不让这场有可能是议会年度中最受关注的讲话落入戈特伯格手里,德国政府提议,应将规定改为由任职时间最长的议员第一个发言。此外,选择党在议会坐哪儿也是个难题。各政党一般根据从左到右的政治光谱来坐,如此一来,选择党就将坐在默克尔基民盟的部长们的旁边,而其他议员不愿意让该党位于这么“显眼”的位置。另外,也几乎没有政党愿意坐在选择党旁边。从年初开始,“如何与选择党议员相处”“孤立他们还是让他们融入到工作中”就成为德媒热议的话题。

  德国政界人士担心,该党或将威胁德国民主。“纳粹也是被选进议会的”,基民盟一名成员说,“在破坏德国任何民主理念之前,他们一直被视为正常的政党。”但德国民意调查研究所“佛罗萨”负责人曼菲尔德-居尔纳相信,选择党不会危及民主。从已进入州议会的该党议员情况可以看到,他们不能从事有序的议会工作,而是热衷于争吵。《华盛顿邮报》说,与半年前相比,选择党民意支持率已大幅下降,原因是意识形态争吵、内部权力斗争和明显右倾使其失去中间路线选民的支持。

  图林根州选择党议会党团主席霍克曾经是一名历史教师。今年1月,他在德累斯顿对青年党员的讲话中说,“德国是世界上唯一把一座耻辱纪念馆建在首都中心地带的国家”,他主张“彻底改变”德国人接受的历史教育。选择党副党首高兰德曾称土耳其裔的德国政府移民及融入专员厄兹古茨应该被“放逐”到安纳托利亚地区。他还说过,德国应该为德军士兵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的表现感到自豪。有意思的是,高兰德曾说选择党内部缺乏纪律,成员是“一群无政府主义者”,“存在许多愚蠢与胡闹的行为”。然而,他本人就被认为是上述问题的“化身”。

  据说,这些极端言论引发以党主席佩特里为代表的选择党“温和派”的不满,佩特里希望走“现实政治”路线。不少分析称,该党“温和派”与“极右派”有可能决裂。随着佩特里25日突然宣布不会加入选择党联邦议院党团,其内斗进一步公开激化。

  有媒体认为,选择党面临的“外部威胁”也比较大。如今,曾是德国政坛中最具煽动性的事务——难民危机——似乎已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移民潮已经缩小为涓涓细流:那些已抵达德国的人正忙于融入德国社会。该党警告的犯罪激增、恐怖活动频发和社会崩溃等现象并未出现。”德国东部城市安克拉姆退休工程师黑尼曼表示:“我此前给选择党投过票,我赞同他们反对移民大规模涌入的观点。但两年后,该党的可怕预言并未成真。今年我投票给基民盟。默克尔正以非常明智的方式领导该党。她很从容且不情绪化。”

  德国学者亚历山大·亨塞尔表示,选择党不太可能颠覆政治体制,但德国大选是显示欧洲右翼民族主义情绪的重要标尺。《华盛顿邮报》认为,该党将现代德国推出其原有的言论边界。默克尔的基民盟近来出现右倾迹象,这与“选择党效应”有很大关系。柏林政治学者哈森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选择党虽然有极端主义者,但与德国国家民主党相比,他们的理念更接近基民盟保守派曾经的主张。他认为,德国各界与其不断同选择党作斗争,不如将更多精力用来反省不足,解决民生问题。

【编辑:吴倩】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