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专访李光宰:第二次“金特会”应有实质性成果

2019年02月19日 11:03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参与互动 
李光宰 摄影/本刊记者 董洁旭
李光宰 摄影/本刊记者 董洁旭

  第二次“金特会”应该会有实质性成果

  ——专访韩国青瓦台国政状况室前室长、前国会议员李光宰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方清

  2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进一步明确了第二次“金特会”的具体举办地。他写道:美朝领导人第二次会晤将于2月27日至28日在越南首都河内举行。特朗普还表示,期待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见面,促进和平事业,称朝鲜在金正恩领导下有望成为经济强国。

  日前,韩国前国会议员、韩国智库与时斋院长李光宰在北京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对即将到来的第二次“金特会”,他表示,先进行美朝之间的对话,然后金正恩再去访问首尔,是比较理想的过程。

  在卢武铉出任韩国总统时期,李光宰曾与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成为“工作搭档”。当时他的身份是青瓦台国政状况室室长,而文在寅则出任卢武铉政府最后一任青瓦台秘书室室长。

  在李光宰看来,现在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正面临着“非常好的机会”。

  天时地利人和

  中国新闻周刊:你最近一次去朝鲜是什么时候?

  李光宰:卢武铉政府时期,我曾去过十来次朝鲜。最近一次去朝鲜是2018年10月份,在平壤待了4天,印象深刻,感觉变化很大。

  与2007年相比,这一次去平壤感受到了三点主要变化。第一点,过去感觉各方面管控都十分严格,而这次要自由和开放一些;第二点,朝鲜现在正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比起意识形态更加关注经济;第三点,街上拿着手机的人变多了,周末的平壤火车站人潮涌动,感觉有了一定的流动性。

  中国新闻周刊:有没有什么具体的生活场景,能直观地看出这种变化?

  李光宰:在集中精力发展经济这方面,在街道上,过去突出思想方面的标语,已经换成了现在随处可见的实现经济发展五年计划等标语。在去学校探访时,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朝鲜正在尝试通过教育和科技这两方面来实现经济发展。

  朝鲜官员问我的问题,90%也都集中在了经济方面,而且他们问的问题都非常具体,有些让我们紧张到冒汗(笑)。

  比如2018年的平昌冬奥会,我们在首尔的江原道修了很多条铁路,他们会具体地问新建铁路的时速是多少,每公里预算多少,使用了哪些新技术,还有电力保障方面的问题等等。

  中国新闻周刊:你的故乡是平昌,一年多前时,朝鲜会不会去参加平昌冬奥会,还是个悬念。这一年多来朝鲜半岛局势发生的变化,对你来说最意外的地方是什么?

  李光宰:在我担任江原道知事的时候,平昌申办了冬奥会。2017年秋天,金正恩宣布洲际弹道导弹试射成功,我就感觉到朝鲜开始希望进行协商对话,当时就确信如果邀请朝鲜参与平昌冬奥会的话,是完全有可能的。

  2006年我去朝鲜时,就和他们谈过韩朝携手申办冬奥会的事。上次去朝鲜时,朝方有人提到,早在十几年前我们就说过平昌冬奥会的事,真是很神奇。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金正恩委员长三次到访中国,朝韩领导人举行了三次会面,朝美领导人也在新加坡举行会晤。这些都算得上是史无前例的事情,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大的变化?

  李光宰:第一点,我认为是因为金正恩。金正恩在新加坡会见特朗普时曾说过,为了走到今天这一步,花费了太多时间。我感觉言下之意就是,即便目前朝鲜内部依然存在反对无核化的声音,但金正恩依然克服阻力下定决心选择了无核化。

  第二点,特朗普本身就与历届美国总统都有所不同,在处理朝核问题上也展现出自己的个性特点。

  第三,文在寅为人诚信,被称为绅士,他不断积累各方信任,所以能够在三国之间牵线搭桥。另外,金正恩即使认为和美国的协商很重要,也依然会去与习近平主席会谈。

  所谓 “天时地利人和”,习近平、金正恩、特朗普、文在寅这四位国家领导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另外还有一个很好的时机,2018年我们召开了平昌冬奥会,还有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我们如果能够有效利用这种世界瞩目的时机,对于促进东北亚和平将有决定性的意义。

  特朗普总统毕竟是一个企业家,和过去的美国总统相比,他协商的方式不同,先确定大的框架标准,然后再进行协商,而且是特朗普直接自行决定大的框架。

  我们也能明显感觉到金正恩委员长对于实施无核化的坚定决心。他是个很务实的人,在现场视察指导工作的时候,所指示的内容事项十分具体。在2018年年初,他面向国民表示,本来应该让国民生活得更好,对于没能让经济情况获得改善十分抱歉,这种姿态也是史无前例的。

  再来说说文在寅总统,作为国家元首在大众面前发表演说承诺无核化,这也是非同寻常的,因此才会获得说服朝鲜实施无核化的机会。我和文在寅总统在青瓦台一起工作过,他是一个非常讲诚信的人。

  卢武铉政府时期,是到了五年任期的最后才谈起了朝韩问题,而文在寅在就任总统第一年就提出了这一问题,实现时间相对比较充裕。

  此外,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一带一路”的倡议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样具有远大愿景的概念,也为东北亚和平作出了巨大贡献。

  中国新闻周刊:你刚刚说在文在寅就任总统的第一年,就大力推进朝韩半岛的关系,来争取朝鲜半岛局势出现大的转换。

  可不可以认为,文在寅总统这一做法是吸取了卢武铉总统时期的教训。当时朝韩双方也取得了突破,但突破之后距离卢武铉总统任期结束,时间却不多了。

  李光宰:我相信是有这方面原因的。回顾过去,卢武铉总统在任期最后才开始取得突破,确实是太晚了,应该任期刚开始就提出来,至少需要五年时间来持续推进。

  现在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各方只有把握住这个机会,才能带来划时代变化,迎来东北亚时代。包括习近平主席、特朗普总统、文在寅总统、金正恩委员长在内的各国领导人,也都在解决朝核问题方面表现出强烈意愿,这是不能错失的时机。

  需要打破僵局的妙计

  中国新闻周刊:作为一个很年轻的领导人,为什么金正恩会具有这样的胆略和国际视野?

  李光宰:首先,金正恩在很早的时候,在对外界最敏锐的时期到了欧洲留学,这样的经历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还有一点,和金正恩一起工作的高级官员中也有不少年轻人,而且英语都讲得很好。他们都是具有国际视野的人。

  金正恩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接受各方面的训练了。加上他在外国留学生活的经历,对他都是有帮助的。此外,通过这几次首脑会谈,可以发现,他具有东方人的精神面貌,非常彬彬有礼。

  一次首脑会谈时,金正恩离开了一会儿,等到金正恩回来后,别人问他去了哪里,金正恩说,不好意思他去抽了一根烟,因为不能在年龄比他大的人面前抽烟。

  我曾听到有国外记者说,要是朝鲜半岛问题真的解决了,金正恩有可能会去联合国用英语进行演讲。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也有很多人在质疑说,金正恩现在所展现的想要对外和谈的姿态,是为了给自己赢得“喘息之机”,等到缓过劲来后,可能又会转头继续发展核武器。这种担忧有道理吗?

  李光宰:这是全世界关注的焦点。但比起探讨金正恩到底会不会落实无核化,促成朝鲜弃核才是最重要的。一味地怀疑朝鲜是否真的想实现无核化是没有意义的,重要的是促成朝鲜弃核的方法和过程,需要打破僵局的妙计。

  罗斯福总统时代,美国法律禁止他们以“信用借贷”出售武器或向好战国家借贷资金,但是英国一直希望美国可以帮助他们,丘吉尔甚至给罗斯福写了800封信请求美国给予帮助和支持,当时罗斯福想到了租借武器的法案。这就像中国的乒乓外交一样,是富有想象力的妙计。

  目前我们在促成朝鲜无核化的进程中该如何走下去,也是需要想象力的。朝鲜国内也有质疑声,比如,弃核之后我们的生活真的会变得更安定更幸福吗?通过什么方法改善生活?面对这些质疑,我们强调,各方应共同制裁共同援助,这样才能使那些质疑变成信任,从而促成无核化。

  中国新闻周刊:从金正恩个人的角度来看,朝鲜集中全部力量来发展经济的思路,是非常确定、不会轻易发生变化的吗?

  李光宰:这个很难说,重要的是我们认为金正恩走上了“无核化”和经济发展的正轨。首先从政治学的角度来看,有两种国家治理的方法:一种是主要依靠内部的精英来进行治理的方法;第二种就是主要依靠大众的力量进行治理。

  现在的朝鲜国内形势发生了一定变化,精英阶层无法达成共识,因此也需要动员大众,两种治理方法都在使用。金正恩不仅自己面向大众发表演说,也给文在寅总统发表演说的机会。在动员大众方面,外界可以在发展经济方面给予支持,吸引大众舆论支持弃核,促成无核化。这就像我们与其总担心孩子到底会不会去学习,不如设法促使孩子去学习。

  此外,我认为一旦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就很难再后退。改革开放是必然趋势,越是改革开放越是无法再倒退。在说服朝鲜弃核和发展经济的问题上,习近平主席无疑是最具有说服力的人。

  朝美谈得好,才是最关键的

  中国新闻周刊:你前一阵在一个讲座提出了一个观点:接下来美国会与朝鲜维持“遏制,但并不完全遏制”的这样一种状态。现在这种形势下,美国放宽制裁的可能性大吗?

  李光宰:朝美领导人第一次会晤,最终的结果只是一个宣言而已,第二次会晤应该会有实质性的成果。

  朝美两个国家有着长时间的敌对历史,这种状态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缓解的。两个国家的文化也不同,依照东方的文化,我们可能先交朋友,然后再去谈具体的事情,但是西方国家会先谈具体的内容,再确定能否成为朋友。因此,对于朝美第二次首脑会谈,双方都需要做出很多准备。

  此外,虽然金正恩访问首尔也很重要,但先解决美朝之间的根本问题更具有现实意义。比较理想的过程是,先进行美朝之间的对话,然后金正恩再去访问首尔。朝鲜也应该非常了解这一情况。

  现在是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们一定要思考如何共同帮助朝鲜发展,“无核化”能够给朝鲜带来什么希望,只有不断让朝鲜看到希望,认为值得期待,才能加快无核化的进程。

  中国新闻周刊:有没有可能到文在寅的任期结束之后,朝鲜半岛现在的局面又要发生逆转,回到去年之前的局面?

  李光宰:首先看我们南北领导人会谈以后,文在寅总统的支持率提高到了80%左右,可以看出韩国国民强烈期盼着南北问题的解决。

  另一方面,实际上解决朝韩问题,如果由保守派主导或引领南北关系走向缓和的话,才是最理想的,更有利于南北之间问题的解决。我非常希望保守派可以主动地参与解决南北问题。

  如果美国和朝鲜协商成功的话,这条道路就开启了。朝美谈得好,才是最关键的。对于韩国来说,不管进步还是保守党派,其实目标是一致的,都希望朝鲜走上“无核化”的道路,但是他们所选择的方式不同,保守派会有更多的质疑。

  (实习生郑雨晴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孔庆玲】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