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世界观
巴以重启和谈 谈判前景难料

   巴勒斯坦与以色列谈判代表7月29日至30日在华盛顿举行了会晤,双方敲定8月中旬正式重启和谈,终结巴以长达数十年的冲突。报道称,这继《奥斯陆协议》签署20年后重启和谈。作为“中间人”的美国表示,将在未来九个月内,力促双方达成最终地位协议。中东问题有关四方对巴以能够再次进行对华表示欢迎,但也有不少专家认为即便和谈重启,症结仍旧难解。

   分析普遍认为,作为中东问题的核心,巴以所双方谈判所面临的问题都是很难啃的骨头,比如耶路撒冷地位、犹太定居点前途、最终边界划分、巴勒斯坦难民回归、水资源分配、以色列安全保障、巴勒斯坦国军队形态、巴勒斯坦国未来边界控制等等。这些问题有的不仅仅只涉及两国,而是牵涉到多国利益,因而和谈的进展也实属难料。

    分别是冻结定居点建设、以1967年战前边界为和谈基础、释放奥斯陆协议前被关押巴囚犯。第三条件成为双方妥协的台阶。以拒绝复谈有先决条件,称唯一让步是同意分批释放104名囚犯,但这将在和谈开始后根据谈判进程分批释放...[详细]
    今年2月接替希拉里上台的国务卿克里已访问中东六次。至7月中旬,克里终于实现突破,宣布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初步达成协议,同意重启和谈。巴以代表7月30日在美国华盛顿结束近三年来首次直接对话,双方同意在两周内启动正式谈判进程...[详细]
    7月27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将分阶段释放104名巴勒斯坦囚犯,为巴以重启和谈彻底铺平了道路。同时,内塔尼亚胡为平息国内对释囚计划的反对声音,发表一封公开信,声称这些囚犯不会逃脱惩罚...[详细]
巴以拟在9个月内达成最终地位协议

  何为“最终地位”?巴以最终地位问题的谈判主要涉及耶路撒冷地位、巴以边界划分、巴难民回归、犹太人定居点和水资源分配等棘手问题。耶路撒冷位于巴勒斯坦地区中部,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共同圣地。【详细

  7月30日上午,克里宣布,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和谈代表将在两周内聚首中东,争取在未来9个月内达成最终地位协议。克里表示,下一阶段即将举行的会谈将是正式和谈的开始。耶路撒冷地位、犹太人定居点、边界和难民等所有核心问题都将被提上日程。【详细

耶路撒冷地位
边界划分
犹太人定居点
难民回归
水资源分配
美国有何算盘?
  • 奥巴马政府冀有所作为,留下政治遗产
  • 奥巴马政府希望在巴以和平上有所作为、有所斩获。美国已明确发现激进宗教势力在快速上升,竞争对手俄罗斯与阿拉伯君主国的保守主义影响力在增长,因此,它必须在本地区有所作为。

  • 遏制中东反美情绪,平稳“转向亚太”
  • 美国不希望中东的反美主义思潮持续发酵,也不希望巴以关系紧张给埃及局势、伊朗核问题以及叙利亚变局增添太多变数。从大的战略走势看,美国重点已转向亚太,但因各种各样的危机并发,使美国对中东欲罢不能。

  • 展示美方价值观,守住在中东优势地位
  • 若中东不能保持一个可接受的大致稳定,美国过去20年在中东争取到的优势地位和主动态势就无法维持。但是目前,叙利亚问题很难直接插手,埃及局势十分敏感,伊核问题不战不谈陷入拉锯,美国便想通过恢复巴以和谈体现自己的作用和价值。

巴以分别作何考虑?
  • 巴勒斯坦担心巴以问题被边缘化
  • 阿巴斯和内塔尼亚胡出于政治家的考虑,认为谈判无论如何都要运转起来,这至少可以给巴以人民希望。对阿巴斯来讲,特别担心巴勒斯坦问题被继续边缘化。从“9•11”后,巴以问题就被边缘化,尽管小布什提出过“两国”方案,但没有落实为成果;奥巴马许诺要推进巴以和平,但他在第一任期撒手不管。巴方担心以色列对巴方土地的蚕食会愈加严重,巴以间的敌意也日益深刻。
  • 以色列面临越发严峻外部环境以及美方压力
  • 最近两三年,阿拉伯地区政局大变,到处都是动乱,以色列面临的战略总态势在恶化,前景叵测,温和力量失去权力,激进和保守力量纷纷上位,比如敌视以色列的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赢得大选,在约旦也很活跃。因此,以色列更愿意调整姿态,释放一批被判终身监禁的巴勒斯坦人作为和解姿态。当然,另一个重要的因素在于美国的反复施压。
巴方:已经做所有让步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无意软化在东耶路撒冷问题上的立场。如果巴勒斯坦建国成功,“东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国的首都”,“我们已经做出所有让步”。
以色列:协议要经过人民公投
以色列政府此前通过法律草案,宣布同巴勒斯坦人民之间的任何可能的和平协议都将采取公投形式。总理内塔尼亚胡声明,类似这种历史性决议,应由以色列人民决定自己的未来。
  • 牵扯诸多核心问题,非一时能解决
  • 巴以就最终地位问题依旧分歧巨大,包括边界、耶路撒冷归属和巴勒斯坦难民问题。另外,在恢复和谈之前,以色列内阁还通过法案,要求在特定情况下将巴以和平协议全民公投。同时,阿巴斯也多次表示,会把巴以和平协议交由巴勒斯坦人民公投。

  • 美国长期偏袒以色列,巴方势单力薄
  • 此次在美国“急召”之下举行的这一程序性谈判恐怕难有实质性成果,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以方将在至少9个月的时间里检验是否能够与巴方达成共识”的最新声明,很可能让这一和谈再次走回“久谈无果”的老路。在“巴以美”三方框架下,美国长期偏袒以色列,巴勒斯坦在三边中最势单力薄,以往和谈未能取得突破性进展与此不无关系。

  • 中国积极参与中东事务 为巴以和谈添动力
  •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接踵访华,分别与中方高层举行会见会谈,就发展双边关系、重启中东和平进程等交换意见。尽管巴以首脑并未在华举行直接会谈,但中方适时提出关于解决巴以问题的四点主张,并就劝和促谈做巴以双方的工作,为巴以和谈注入了新的推动力。

  • 以色列专家称斡旋巴以问题中国潜力不容置疑
  • 作为一个后来者,中国在中东地区不具有西方那样的影响力,加上中国以前对中东事务并不十分关注,所以说中国现阶段在这一问题上能起的作用非常有限。但是另一方面,他认为,上述不利条件很有可能成为中国的有利条件。

  巴勒斯坦位于亚洲西部地中海沿岸,古称迦南,包括现在的以色列、加沙、约旦河西岸和约旦。历史上,犹太人和阿拉伯人都曾在此居住过。公元前13世纪末,希伯来各部落迁入巴勒斯坦,并曾先后建立希伯来王国和以色列王国。此后巴勒斯坦又先后被亚述人、巴比伦人、波斯人及罗马人占领和统治。罗马帝国统治期间,犹太人遭到多次镇压,其幸存者也被赶出了巴勒斯坦。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战胜罗马帝国,接管巴勒斯坦。16世纪起,巴勒斯坦成为奥斯曼帝国的一部分。19世纪末,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在世界各地兴起,各地的犹太人大批移入巴勒斯坦。

历史原因
从历史上看,巴以冲突是信仰基督教的欧洲人把信仰犹太教的犹太人赶出欧洲的产物。欧洲人“鼓励”犹太人回到他们的“故乡”以色列,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则极端反对,最终引起了巴以冲突。
  • 19世纪末·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在世界各地兴起,各地的犹太人大批移入巴勒斯坦。在犹太人纷纷涌入巴勒斯坦的过程中,犹太人与当地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多次发生过流血冲突。
  • 一战期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巴勒斯坦沦为英国的“委任统治地”。自此,阿拉伯人成为该地区的主要居民。英国占领巴勒斯坦后将其分为两部分:即以约旦河为界把巴勒斯坦分为东西两部分,东部称外约旦(即今约旦哈希姆王国),西部仍称巴勒斯坦(即今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
  • 1947年·联合国在年通过了第181号决议(图右),决定规定,在2.7万平方公里的巴勒斯坦领土上建立犹太国和阿拉伯国,耶路撒冷国际化。
  • 1948年·以色列宣告独立。由于这项决议遭到巴勒斯坦人以及阿拉伯世界的强烈反对,巴勒斯坦国却未能诞生。以宣布建国后,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之间爆发了5次大规模战争。数百万巴勒斯坦阿拉伯人被逐出家园,沦为难民。
  • 1964年·为恢复民族权利,重返家园,巴勒斯坦人开始了武装斗争。这年5月,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简称巴解组织)成立,其目标就是要在“巴勒斯坦领土上消灭犹太复国主义”。 此外,在巴勒斯坦领土上还存在着包括哈马斯、伊斯兰圣战组织(杰哈德)、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人阵)等其他巴政治派别。它们的下属军事派别曾制造了一系列针对以色列目标的爆炸和袭击事件,从而导致以色列严厉的打击报复。巴以双方就这样陷入报复与反报复的恶性循环中。

  多年的战争使巴以双方认识到,战争解决不了问题。于是,在国际社会的斡旋下,巴以双方开始寻找政治解决的途径。1993年9月巴以双方签署了第一个和平协议——巴勒斯坦自治《原则宣言》。但由于在耶路撒冷的归属、犹太人定居点、巴勒斯坦难民回归、巴以边界划定等棘手问题上分歧太大,双方至今没有达成永久性和平协议。

  • 10月

    中东和会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召开,其中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和谈是中东和平进程的关键。

  • 1月

    以色列解除与巴解组织接触的禁令。经挪威政府调解,巴以官员在极度保密的状态下先后在挪威首都奥斯陆进行了14轮谈判,并最终达成了一项旨在实现永久和平的框架性协议(又称“奥斯陆协议”)。同年9月,巴以双方在华盛顿签署了巴勒斯坦自治《原则宣言》。

  • 5月

    巴以在开罗正式签署实施《原则宣言》的最后协议。根据协议,以完成了从加沙和杰里科的撤军。1995年9月,巴以签署塔巴协议,以军先后撤出约旦河西岸的7座主要城市。巴自治范围由加沙地带和杰里科镇扩大到约旦河西岸90%以上的领土。

  • 5月

    巴以开始就巴勒斯坦最终地位问题进行最后阶段谈判。但由于内塔尼亚胡当选以色列总理后,一改“以土地换和平”的原则,提出了“以安全换和平”,巴以最后阶段谈判停滞。此后,尽管巴以先后签署了《希伯伦协议》和《怀伊协议》,但终因各种原因,协议并未能得到执行。

  • 9月

    巴以签署《沙姆沙伊赫备忘录》,同意1999年9月13日开始巴勒斯坦最终地位谈判,并于2000年2月15日前就耶路撒冷地位等问题达成框架协议,2000年9月13日前达成最终协议。由于以方拖延,协议条款没有得到认真执行。2000年7月,巴以美三方首脑在美国戴维营举行峰会,但会谈也没能取得积极进展。

  • 9月

    以色列强硬派领导人沙龙强行进入伊斯兰圣地阿克萨清真寺事件引发了巴以间一场旷日持久的流血冲突。特别是沙龙2001年3月上台后坚持推行强硬政策,致使巴以关系更加恶化。

  • 4月

    联合国、美国、欧盟和俄罗斯中东问题四方正式公布了实现巴以和平的中东“路线图” 计划。但由于巴以冲突不断,“路线图”计划搁浅。

  • 11月

    在中东问题有关四方等国际社会的努力下,中东问题国际会议在美国马里兰州首府安纳波利斯举行,中断7年的巴以和谈得以重新启动。但由于以色列于2008年底对加沙地带发动大规模军事打击,巴以和谈再度中断。

  • 9月

    在美国政府斡旋下,巴以在华盛顿重启中断20个月的直接谈判。但谈判仅过两轮就因以色列拒绝延长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限建令而陷入停滞。

  • 7月

    美国国务卿克里在连续6次访问中东后宣布,巴以新一轮谈判将于7月29日至30日在华盛顿启动。

+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