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学界缅怀顾方舟:一生一事尽显睿智担当

2019年01月06日 19:3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中新社北京1月6日电 题:学界缅怀顾方舟:一生一事尽显睿智担当

  中新社记者高凯

  “我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做了一颗小小的糖丸”——顾方舟教授生前经常以这样的言语轻轻掠过自己的巨大贡献。

  1月6日,学界在北京追思这位中国脊髓灰质炎疫苗之父,慨叹其一生一事,尽显睿智与担当。

  顾方舟教授是中国著名免疫学家、病毒学家,他对脊髓灰质炎的预防及控制的研究长达42年,是中国组织培养口服活疫苗开拓者之一。

  顾方舟领导的小组研制成功的液体和糖丸两种活疫苗,其中糖丸活疫苗在全国上亿儿童中广泛使用,脊髓灰质炎发病率大幅度下降,使大量儿童免于致残,最终在中国消灭了小儿麻痹症。

  2019年1月2日,顾方舟在北京逝世,在6日中华预防医学会和中国医学科学院在北京联合举办的追思会上,学界相聚缅怀这位伟大的医学科学家。

  

  图片来源:cnsphoto。中新社发 任晨鸣 摄

  中国工程院赵铠院士认为,顾方舟在中国对脊髓灰质炎的预防工作中贡献巨大,而他的睿智与担当绝不仅仅体现在疫苗研制中。

  他指出,“顾方舟最初被派往苏联学习的并非活疫苗,而当他了解到国际上已有活疫苗的研究后,认为这更符合中国的国情,于是直接提出转向活疫苗的研究,这对我们国家确定技术路线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后来的事实证明,顾方舟当时的判断非常正确。”

  赵铠表示,作为一位有担当且充满睿智的医学科学家,顾方舟在疫苗研制成功后对于其后的应用普及亦倾尽心力。

  “最早的疫苗培养液是需要滴在饼干上给孩子们吃的,要是条件不太好的家庭,只能滴在干粮上吃,培养液的味道孩子们还是不大好接受的,于是顾方舟提出要做糖丸。”赵铠称,其后顾方舟为此颇费奔波,“顾教授离世后,人们纷纷缅怀‘糖丸爷爷’,这里面真的是饱含了他的责任和感情,疫苗以糖丸的状态出现,对于使用、保存和运输都提供了方便。”

  在疫苗研制过程中,顾方舟不仅带头亲身接受小儿麻痹活疫苗试验,还曾冒着风险让自己的孩子试服首批活疫苗。

  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国家免疫规划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委员王辰院士表示,顾方舟身上充分体现了陶行知先生所言的“为一大事来,做一大事去”。

  王辰表示,“他(顾方舟)睿智的科学观点体现在活疫苗的选择,而在疫苗研制成功后,顾教授十分关心其可行性,进而研制糖丸,把先进的科技手段转换成现实可及的手段和方法。”

  除了脊髓灰质炎的预防工作,顾方舟还致力于推动中国将乙肝疫苗纳入儿童免疫接种的国家规划,为实现中国乙肝预防控制目标做出了特殊的贡献。

  

  图片来源:cnsphoto。中新社发 刘君凤 摄

  “这一切都体现了一位真正知识分子的责任和担当。”王辰说。

  顾方舟教授与学生彭小忠博士的师生情可追溯到1988年,彭小忠称,“老师教我最多的是怎么做人、做事、做学问,老师给人的感觉一直温和儒雅,但作为与他接触最多的学生,我也体会到一般人体会不到的严厉。”

  彭小忠忆及,当年自己获得职务提升,“老师直接跟我说‘没有恭喜,唯有提醒你身上的担子更加重了,要努力’。”

  当日追思会上,世界卫生组织资深专家邵瑞太博士亦从世界卫生组织总部日内瓦发来悼念视频。

  来自国家卫生健康委、中华预防医学会、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等有关单位和机构的代表,以及顾方舟教授生前好友、同事以及学生代表等40余人参加了追思会。(完)

【编辑:周驰】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