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凉山大火后西昌七日祭(2)

2019年04月07日 04:01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牺牲的27名消防员中,1980年出生的赵万昆,是西昌大队教导员,级别最高的一位,凉山冕宁人。

  最近几天,赵万昆的二哥总是双眼红肿,面色发白。“我的心里就像有人拿锤子在捶一样”,但现在,他必须打起精神,在酒店照顾几十名老家的亲戚,安排他们的住宿和饮食。弟弟的战友从各地一轮一轮地赶来,他要一一前去握手,迎接。

  战友邓世彬说,赵万昆有一个8岁的女儿。在酒店里穿着校服跑来跑去。这几天,大人看见孩子就淌眼泪,但都背过身去,不让孩子看见,“她太小了,还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事,我把我的孩子带过来陪她耍。”

  牺牲的另一位消防员、西昌大队四中队中队长张浩是西昌本地人。4月4日下午,张浩高中就读的西昌一中举行了哀悼仪式,学弟学妹们走上主席台,挨个给烈士献花。

  张浩的初中同学杨伟奇记得,张浩那时个子瘦瘦小小的,却爱看警匪片。一次,两人熄灯后在宿舍说话,被抓出来靠着墙罚站。那天晚上天气晴朗,能看到许多星星。张浩告诉杨伟奇,自己还有一个姐姐。西昌产洋葱,放假回家,他要去地里收洋葱,然后和姐姐一起去卖。

  中考时,张浩保送进了西昌一中,那是当地最好的学校。

  哀悼仪式上的一位老师说,他至今还没有给现在的学生讲过张浩,“我不希望我的学生,是作为英雄被记住的,我希望他还活着。”

  这位老师眼里的他,为人正直,喜欢打篮球。一次要调整座位,同学们都想坐前排,老师正感到为难时,个子比较小的张浩,主动提出坐后排,“他说他视力比较好。”

  一位高中同学写了一篇文章,回忆“阳光下飞奔于绿茵场的少年”:学校香樟树下淡淡的阴凉,和无数一起下自习的夜晚。他说张浩是唯一跟自己聊过梦想的人。张浩说,他的梦想是当兵。

  另外一位高一学生在朋友圈说,“You are the heroes in my heart(你们是我心中的英雄)”。

  一位念小学一年级的小朋友,最近自己做了一个风筝,她在上面画了消防员,“我们很多小朋友都画了消防员”。四月天气好,她说过几日,要让家人带着自己去体育场外放风筝,把“消防员叔叔的风筝”,放上天空。

  回荡在夜空的诵经声

  4月3日下午,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完成修复工作后,二十九位烈士的遗体被盖上白布,披上国旗,送进临时搭建的灵堂里。这是事发后,家属第一次见到他们的孩子。

  救助站的工作人员代鸿(化名)说,18岁牺牲战士的妈妈,被人背着进来,从门口便一直哭喊着,叫自己儿子的名字。灵堂的志愿者临时换岗时,因为人手不够,有人叫代鸿去顶替一下,但她根本不敢靠近,“太心痛了”。

  张大力当天晚上也来执勤了,灵堂外的救护车上配备着专职的医生和氧气瓶,以防出现意外。他看见有一位烈士的母亲,迟迟不愿意走,非要亲眼看一眼自己孩子的遗体,“她可能还抱有希望,不相信她儿子真的死了。”

  人们给这位母亲送来大衣,一些士兵过去给她敬礼,对她说,“阿姨别伤心,以后我们都是您的儿子。”

  当天下午和晚上,有两批木里过来的藏族群众,在殡仪馆外的空地上,拿着佛珠念“嘛呢”,这是对逝者的祈祷和超度。诵经声回荡在夜空中,整座山都能听到。

  一位陪伴家属的心理疏导师陈芸(化名)说,政府针对每一位烈士的家属,安排了相应的工作组,配备医疗救护人员和心理咨询师。四川省第一时间派出了曾参与过“5·12”汶川大地震应激心理疏导的专家团队来到西昌,对各医院的心理医生进行培训。

  一位牺牲消防员的妈妈,一直躺在床上不说话,手脚都是冰冷的,陈芸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坐在旁边轻轻地拉着她的手,喂一些水,“就像抱小婴儿一样地呵护她”。

  陈芸也是一个妈妈。这一次,身经百战的她,无法像平时工作一样去询问他们的生平、职业、经历,能做的只有陪伴而已。她觉得这次也锻炼了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但是这样的收获,我们所有人都真不希望有。”

  最后的送别

  经国务院批准,4月4日凉山州西昌市、木里县降半旗,向在扑救木里森林火灾中牺牲的30位英雄志哀。

  据凉山州人民政府办公室公告,为表达全州各族人民对扑救木里"3·30"森林火灾牺牲烈士的深切哀悼,凉山州政府决定,4月4日为全州哀悼日,全州范围内停止一切公共娱乐活动。

  在西昌,除了航天城的美誉,森林、鲜花和大山是最重要的元素。

  凉山是四川省三大林区、三大牧区之一,有林地173万公顷;森林面积3000余万亩,占四川省的30%。穿行于大凉山任何一条公路上,都能看见高山、森林和峡谷。夏天,绿色的森林带来清凉的空气。冬天,人们常常开车到林区看雪。

  然而,林区也是火灾发生地。《全国森林防火规划(2016-2025年)》数据显示,2001年-2015年,四川省内共发生森林火灾4364起,相当于一年就发生311起。

  一位西昌市民说,他从前在大凉山深处的雅砻江官地水电站工作,每年一到“干风天”,山里常会发生火灾。人力和直升机几乎每次都会出动灭火,他曾见过武警战士摔断腿,“但都没有这次恼火,牺牲了30人。”

  追悼会前,许多人自发来到西昌市图书馆门口的空地上,连夜折白花,扎黑纱。

  一位个体户,平时做一些小生意,也常在公益机构做志愿者。他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召集人们到火把广场帮忙布置追悼会会场,原本只需要30人左右,没想到前前后后来了上千人。

  他的手机每秒钟都有电话打进来,只好开了飞行模式,最后为了不让更多人来,甚至在朋友圈里说这是假消息,“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网络的强大”。

  在凉山的一个公益交流群里,一个本地人说,大家不应该仅仅关注英雄,也要追究责任,作出对策。“举国悲鸣是对逝者英雄的尊重,但如何向活着的消防战士交代呢?”

  4月4日上午,追悼会在西昌市火把广场举行。应急管理部党组书记、副部长黄明在宣读悼词时表示,经应急管理部、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在扑救四川凉山木里森林火灾中英勇牺牲的30名同志为烈士。

  4日上午,广场外的每条路上,都围满了前来悼念的民众。一位70岁的老教师,早上9点就从家里出发了,为了显得庄重,她特意穿了黑色的毛衣。因为交通管制,她顶着太阳,从家附近走了40分钟路才到达现场,一位志愿者给她递来白花,“我一看见白花就掉眼泪了”。

  追悼会现场,一位从火场归来的消防员,在面对烈士遗像时,忽然蹲在地下哭泣,久久不愿离开。西昌森林消防大队四中队指导员胡显禄,脸上还留着扑火时的伤痕。他在每一个遗像面前都要说话,说得最多的是:“对不起,没能把你救出来。”

  西昌大队营地,那天降了半旗,国旗在风中猎猎作响。

  当天中午起,家属带着烈士的骨灰,踏上了回家的路。在四川南充、云南、贵州、山东……全国各地的民众都守在街口,迎接孩子回家。

  骨灰离开西昌的这一天,傍晚下了一阵暴雨,仿佛是这个城市对逝者的送别。

  新京报记者 付子洋 西昌报道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