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华报|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地方| 新媒体| 供稿

北京“号贩子”医院顶风作案 称三甲专家号都能买

2016年01月28日 13:48 来源:新华网 参与互动 

视频:记者暗访广安门医院 号贩子仍“顶风作案”  来源:上海东方高清

  “专家号、专家号要不……”冬日的上午,北京崇文门附近的同仁医院外,号贩子在路边向往来行人询问。

  同仁医院的眼科在中国最为著名。挂号大厅里,巨幅显示屏上专家号大多处于“挂满”状态。眼科专家门诊区,楼道走廊挤满了等待看病的患者和家属。一位来自吉林的眼疾患者正在等待某眼科专家的复诊。他曾在网上挂号一周未果,后又连续排了10天的队才挂到这位专家的号。

  看病难一直困扰着中国,而北京由于汇集了中国优质的医疗资源,拥有诸多著名医院、医生,因而也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患者。有人无奈地说,没有在北京挂过号的人,不足以语人生。

  近日,一段“女孩痛斥号贩子”的视频引发舆论热议。视频里,一女士在医院大厅怒斥“黄牛”将300元的挂号费炒到4500元,称医院人员与“黄牛”里应外合,害得她从外地赶来排了一天队都没有挂到号。随后,当事医院发声否认有内外勾结现象。

  记者在视频事发地北京市广安门医院及其他医院亲身体验发现,在某些医院号贩子仍顶风作案,号称“北京三甲医院专家号都能买到”还“能挂不出诊的专家的号”,甚至连保安都能提供号贩子的电话。

  在广安门医院,记者发现多个楼层都能看到穿制服的工作人员,但即使在高压状态,记者依然在这里“偶遇”了号贩子。当记者在门诊大楼的特需门诊挂号处附近看墙上的价目表时,一位40多岁的男子探出头,躲在楼梯门口示意记者:“要专家号吗?”

  这名号贩子说,买一般专家的号收300元至500元的“服务费”,买知名专家的号,如擅长诊疗中晚期肿瘤的一位医生,服务费收2500元。记者从贴在医院墙上的价目表看到,这位医生的特需门诊挂号费为500元。

  在被问及医院是否对号贩子进行严厉打击时,医院警务工作室的一名工作人员无奈地说,打击号贩子的工作现在很难做,跑到医院“卖号”的人很多都是号贩子雇来揽客的,真正的号贩子在幕后操作。这些人一看到警察就逃跑,没跑的带回去却死不承认自己卖号。2015年,警务室共抓了163个号贩子,但问题依然还很严重,现在主要采用驱散的方式。

  记者在门诊服务台向工作人员咨询特需门诊如何挂号,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了电话预约、微信预约和网上预约三种方式。国家卫计委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1月底,全国三级医院预约诊疗率平均值达到32.1%,开展分时预约的医疗机构超过3.9万所,660家三级医院开通手机APP、微信支付等方式服务患者。

  预约挂号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挂号难,但仍难阻挡“号贩子”的活跃。记者调查发现,在各地普遍实行就诊实名制、预约制情况下,挂号“黄牛”早已线上线下“双管齐下”,大量抢占、囤积优质号源倒卖牟利,几元的专家号倒卖到患者手中动辄两三百元甚至上千元。

  在北京一家企业工作的赵女士说,专家号太难挂,自己看病经常在网上找“黄牛”,无论指定哪个医院、科室或医生,对方都能搞定,连就诊时间都能精确到小时,只是收费相应也会比较高。

  在愤慨之余,不少网友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尽快治理这一乱象。国家卫生计生委表示,已责成北京市卫计委认真调查,并要求医院配合公安机关打击倒卖医院号源的行为。

  国家卫计委新闻发言人毛群安说,如果有医院工作人员与号贩子勾结,要严肃查处;卫生部门和医院要密切配合公安机关打击号贩子。同时,要提倡和鼓励公众通过网上预约等方式挂号,不要同号贩子交易,以免上当受骗。

  对于如何解决“一号难求”的问题,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认为,打击黄牛是标,加强分级诊疗是本。

  有网友表示,现在不少老百姓大病小病都去三甲医院,都找知名专家,几乎都成了习惯,这加剧了医疗资源供需矛盾。

【编辑:王硕】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