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信息

老同学卷走投资巨款 女子被骗200多万反遭追债

2016年06月30日 11:17 来源:检察日报 参与互动 

  焦丽华在松软的沙发上如坐针毡,电话铃声又急促地响起,从昨天接到电话时信誓旦旦地保证到此刻坐立难安地跳脚,这些投资人的电话已经打了整整两天。每当有铃声响起时焦丽华都是条件反射般地一颤。在同一个来电锲而不舍地打了三次后,她极不情愿地接起电话。

  “阿华啊,昨天是我的投资款应当收利息的日子,可是钱没到账,打电话给徐瑞杭一直关机。阿华啊,当初可是你说利息很高,我才投资给徐瑞杭的,你可不能骗——”

  “我怎么可能骗你们!我也是受害者!我存款全投进去了!两套房子也全部抵押了!我不知道徐瑞杭在哪!”焦丽华大叫着把对方的话拦腰截断。

  两天下来,她已被几十个基本重复的来电内容逼得情绪失控。挂了电话,看看表已是夜里11点,她起身时一阵眩晕,赶紧扶住墙定了定神,顾不上严冬深夜里的寒风凛冽,从家里匆匆来到了江苏省江阴市公安局报案。

  发展100多投资人

  焦丽华和徐瑞杭是老同学,徐瑞杭开公司、开健身房、做工程,这些年赚了个盆满钵满,每次出现在同学聚会里都是一身光鲜,宝马车接送,羡慕得失业在家的焦丽华啧啧赞叹。

  2013年8月的一天,焦丽华接到了徐瑞杭的电话:“阿华啊,总埋怨我不带你发财,现在老同学给你个好机会!这两年我的产业发展不错,打算再成立个公司,你可以投资进公司,或者你去外面帮我融资,款子来者不拒,月息两分!”

  焦丽华听到这利息,以为听错了。她赶紧在心底盘算了下,月息两分,十万块钱投进去,每月就有两千元利息,一年就是两万四,这可远远高于银行啊!她仿佛看到存折上的数字在飞涨。

  可开心归开心,高回报总是有风险,这点常识她还是有的,为此她先投了一小部分积蓄进去,在每月都能准时拿到可观的利息,连一向说她“不会赚钱只会花”的老公都对她另眼相看时,她的警惕心也被高额回报冲刷殆尽。

  徐瑞杭说公司越做越大,所需资金也越来越多,为此焦丽华一口一个“高额利息,绝无风险,机会难得,有财大家一起发”,从亲戚朋友到邻居熟人,再到这些人的亲朋好友,投资人呈辐射状蔓延。

  徐瑞杭连连称赞焦丽华办事得力,把找人投资的事全权交给了她。一时间,待业多年的焦丽华像是找到了新的人生方向,每天自己家里、投资人家里、银行三点一线,写借条、转账、还息,循环往复,忙得不亦乐乎。

  很多时候由于徐瑞杭太忙不能直接出面,焦丽华就在投资款的借条上大笔一挥,签上自己的名字。每当投资人拿到了利息,听到他们说一声“谢谢华姐带我们发财啊!”焦丽华颇有些意气风发。

  是啊,年逾不惑的她文化较低,长期失业在家。老公只是一名普通工人,家里条件一般,儿子正在上中学,公公婆婆也对一直没有收入的她颇有微词。如今却时来运转,她焦丽华成了亲友熟人眼中的“能人”。

  到2014年9月,短短一年,她和徐瑞杭发展的投资人达一百多名,借得的款项达到了2000余万元。

  自家房产都押上了

  焦丽华看着有些人上百万的投资,每月拿到的利息就有好几万,羡慕得红了眼。她想到家里存款不多,可以把房子抵押给小额贷款公司,换取钱款投入徐瑞杭的公司,这样一来发财指日可待。

  可这建议一经提出,老公魏明涛(化名)便跳了起来:“房子是安身立命的东西啊,而且家里的房子首付是我爸妈付的,是他们一辈子辛辛苦苦攒下的家当,你拿去抵押,万一有风险怎么办,到时候我们是不是要住到天桥底下?你叫老人心理上怎么接受?”魏明涛反对的态度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你就知道风险!你这半辈子都这么安稳地走过来了,是没有风险,那我问你,你有钱吗?儿子一天天长大,都是用钱的地方,富贵险中求,你愿意一辈子吃苦受穷,我可不愿意!”焦丽华针锋相对。

  那段时间,两个人互不退让,焦丽华不做饭不打扫,与老公话不投机半句多,家里气氛降到了冰点。魏明涛一气之下,索性把房产证一拿,住到了他父母家里。

  焦丽华一看,冷战不是办法,硬的不行来软的,开始打着为孩子未来着想的旗号做公婆的思想工作,想让公婆来劝魏明涛。可她没想到家里老人不但不帮她,还指责她完全被发财梦冲昏了头脑,让她别再打房子的主意。

  焦丽华穷途之下,狠了狠心,使出最后一招——拿离婚相威胁。“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愿意一辈子翻不了身,我可不愿意!离婚吧,我要分割财产,这房子我是有份儿的,你要不肯协议离婚就法院见!”焦丽华每天哭闹不已,要么抵押房子要么离婚。

  魏明涛见焦丽华如此坚决,权衡再三也只好把房产证交给她。两人风雨同舟二十年了,儿子也即将高考,家不能散,他只好安慰自己,之前的利息一直很稳定,也赚了不少,可能真的不会有风险。

  焦丽华一拿到房产证,当天就去抵押了,签字画押拿钱,一气呵成。当她将抵押得款交到徐瑞杭手里那一刻,仿佛看到自己散发着耀眼光芒的未来。

  债主涌上门

  正当焦丽华沉浸在踌躇满志的发财梦里时,徐瑞杭却失踪了。

  投资人全都陷入了焦躁恐慌中,要债无门的他们一窝蜂地找到了焦丽华。每天天不亮,楼梯口就坐满了要债的人,吵闹、咆哮、嘶吼、叫骂,焦丽华日日夜夜生活在被追债的梦魇中。

  儿子不肯上学,因为有些同学的父母也是投资人,听闻此事同学都疏远他、排斥他。公公婆婆埋怨她无知又败家,尤其是婆婆,得知房子被抵押,气得咬牙切齿:“你简直是在祸害人!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一再跟你说不要打房子的主意,你偏不听,现在你害得我儿子孙子以后都没地方住,你满意了吧?嫌我老太婆说话不管用是吧,轮不到你提离婚,现在我要我儿子跟你离婚!”面对婆婆的怒不可遏,焦丽华只能伤心垂泪不敢还口。

  老公魏明涛虽没提出离婚,却每日一早就出去借酒浇愁,三更半夜喝完酒才回家,一言不发倒头便睡。对焦丽华而言,这种深埋心底的无声责备比厉声打骂更让她愧疚与痛苦。

  有些亲戚也上门逼债,亲人反目。年过七十的老父亲看着女儿被逼得走投无路,老泪纵横地跟所在的村委会说明情况后,提前预支了祖屋的拆迁款,给女儿还了20万元的债务,可相对尚未归还的几百万,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焦丽华发了成百上千条信息给徐瑞杭,却如石沉大海。如果不是牵挂年幼的儿子,她真想从家里的阳台飞身而下一了百了。

  “我怎么成了嫌疑人?”

  2014年12月,徐瑞杭主动投案。他供述,在开办及经营公司过程中出现资金链断裂,为此通过焦丽华向社会公众借款,但随着雪球越滚越大,后面借来的钱只够支付之前借款人的利息,最后终于导致巨额欠款无力归还。根据一系列证据,徐瑞杭和焦丽华共同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

  2015年3月25日,公安机关将案件移送江苏省江阴市检察院。

  审查起诉阶段接受讯问时,焦丽华的目光一再停留在面前“犯罪嫌疑人”的牌子上。

  “我不明白,我现在房子、存款全没了!我自己损失了200多万,都要家破人亡了啊,我应该是被害人啊,怎么能是犯罪嫌疑人呢?我想不通,我也不认罪!”焦丽华语速很快,本就瘦弱的她因为情绪激动额头上青筋凸起,双眉拧成一团,不解和愤怒显露无遗。

  “你的确是有损失,可这损失是你自己贪图暴利不计风险造成的。其他人更有损失,你在徐瑞杭的授意下,以承诺高息为诱,向社会上不特定的多数人吸收资金,给他人造成巨大损失,完全符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要件。”承办检察官向焦丽华解释了该罪名的构成要件。

  “可那是徐瑞杭叫我去融资的,所得的钱是给他经营公司用的,我不是他公司的员工,这些钱跟我没关系啊!”焦丽华一再强调其是受徐瑞杭的指示去借款的。

  “尽管是徐瑞杭让你去融资,但你在其中有宣传、写借条、转账、还息等一系列行为,徐瑞杭和那些投资人全都不认识,如果没有你,徐瑞杭能借来这么多钱吗?你能说这些钱跟你没关系吗?你们成立共同犯罪,你是他的帮助犯。”

  焦丽华听罢,脸上愤怒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眉目里的愁苦:“可我只拿到了一点点利息,其他的钱我可一分也没看到啊!”

  “帮助犯的成立不要求你必须有获利,只要你帮助吸收资金达到一定数额即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个人吸纳资金达二十万的,就符合构罪标准,你们吸纳数额达到了两千余万元,属于巨额巨大!你自己想想你构不构成犯罪呢?”

  听到这儿,焦丽华不再辩解了,她孱弱的双肩随着抽泣抖动起来:“我开始的确知道高息肯定存在风险,可后来每月都能准时拿利息我就放松了,虽然也经常看到国家禁止做这些的宣传,可我一心想能发财,别人能拿利息也很尊重我,我就不管那些风险了!”焦丽华断断续续地说着,言语里全是悔恨。

  “受害者”终成被告人

  2016年5月16日,本案在江阴市法院开庭审理。庭审时,焦丽华显得十分疲惫。她站在被告人席上,瘦弱的身体有些摇晃,手紧紧抓着被告人席的栏杆。合议庭看她状态太差,给她搬了把椅子,允许她坐着受审。焦丽华神情漠然,有问必答。

  当公诉人问及打算如何归还欠款时,焦丽华抬起头看着徐瑞杭,眼神忽然明亮起来,满怀期待。可当徐瑞杭明确表示无力偿还,她脸上的失望瞬间铺展开来,眉头紧皱。

  徐瑞杭向法庭陈述:“公司运转并不顺畅,开始我是想着通过借钱扩大经营,希望公司能渐上轨道。但由于借款承诺的利息太高,后期借款大部分都用来偿还前期的利息了,还有一小部分用于公司运转,最后资金链断裂了。我的厂房是租赁的,机器也已经抵押出去,所以我现在根本还不出钱。”徐瑞杭说完,便重重地垂下脑袋,完全不管旁听席上已经开始鼎沸的人声。

  焦丽华突然站起身,由于起身太快,她有些摇晃,赶紧又抓住被告人席的栏杆,她缓缓转身向旁听席上的人鞠躬,泣不成声地喃喃说着“对不起,我也得到惩罚了!我连房子都没了!”后排焦丽华满头白发的父亲见此情景,站起来,被法庭制止后又坐下去,又站起来,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没说,只静静看着女儿,满眼噙泪,良久无语。

  “因焦丽华在本案中宜认定为从犯,且认罪悔罪态度诚恳,故公诉人建议对其减轻处罚。焦丽华的境遇并不是一个特例,引人同情,却更发人深思。“承办检察官说道。(王威野)

【编辑:高辰】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