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信息

48岁男子欲寻22年前师傅报恩:张越你在哪儿?

2016年07月28日 13:35 来源:长春晚报 参与互动 

  有人说“师恩深似海”。市民李德的老家在伊通县伊丹镇,16岁那年由于父母因病去世,他独自一人流浪来到长春,后经人介绍来到长春市二建三处材料科学开车。在这里,他遇到了在生活上和工作上给予他诸多帮助的师傅张越。如今,事业有成、生活富足的李德想寻找失联22年的张越回报师恩。26日,记者联系到李德,听他讲述了一段温暖的师徒情。

  师傅曾给予他诸多帮助

  1984年,李德的父母因病去世。李德一路流浪来到长春,靠打零工为生,在找不到工作的时候,经常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

  “5年后,我经人介绍来到长春市二建三处材料科学开车,张越手把手教我学会了开车。”李德说,张越是一个外表严厉,内心善良的人,“如果我在工作上犯错误,他会批评我一两句,说完以后这事儿就过去了。”

  当张越得知李德的身世以后,在生活上对他倍加关怀,李德的衣服、鞋子和日用品等都是张越送的。

  最初,李德的工资只有5元钱,后来涨到15元钱,这些钱不够李德租房和吃饭的开销。李德回忆,张越比自己年长六七岁,已经结婚生女,经济上也很紧张,但是张越经常把自己带的午饭让给李德吃,还把省吃俭用省下来的油票塞给李德……

  工厂合并后 师徒二人失联

  “我们材料科还有一位姓齐的驾驶员,我和师傅经常出车跑长途去拉沙子,非常辛苦,可是这位齐师傅不但闲着的时候多,最气人的是他无论干多少活儿,都和我师傅拿的工资一样多。”提起往事,李德笑了,“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在一次聚会前,我和师傅的另一个徒弟小王私下里一合计,就趁齐师傅不备,偷偷往他的狗肉汤和饮料里面掺了白酒……”

  事隔几天以后,张越在干活儿的时候纳闷地自言自语:“这齐师傅也没喝几口酒啊,咋醉成那样了呢?”

  李德和小王这才哈哈大笑着把真相说出来,此时,恍然大悟的张越严厉地责备了两个徒弟。可是,自从这件事发生以后,齐师傅和张越的关系不仅比以前缓和了,而且还相处得越来越融洽。

  “师傅对我的帮助太多了,和师傅在一起的记忆总是美好的。1994年,我们厂被合并了,师傅难过地对我们说:‘你俩自己想办法再找工作吧,师傅也没招儿……’”李德说,从此以后,他和师傅一别就是22年。

  饮水思源 他想回报当年恩情

  分别以后,李德曾到张越家里探望,可是张越搬家了。李德又找到原来厂里的老员工打听,得知张越一家在工农大路省中医院后身住,可是李德去此处多次打听都没有找到。

  “有一次我去一个公司干活儿,遇到一名男子,他问我是不是张越的徒弟,我一问,他居然有我师傅的电话号码,当时把我乐坏了。”李德当即按照该男子提供的电话号码拨打过去,可是该号码已经变成了空号。

  张越在李德最孤苦无助的时候,给予了他诸多关怀与帮助,这些温暖的记忆一直铭刻在李德心里。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非常想念师傅。我不想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大话,我只想早点儿找到师傅。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我想报答他当年的恩情,逢年过节常走动,平时也能通个电话说说心里话。”李德说。

  张越,身高1.75米,团脸,1994年之前曾在长春市二建三处材料科任驾驶员,今年大约55岁。张越的妻子名叫张某玲(中间的字不详),曾在长春市二建三处财会科工作。如果您认识张越,请拨打本报新闻热线89866777,李德的电话18946709887。(长春晚报记者 何少梅)

【编辑:高辰】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