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国贸“黑大巴”为何屡禁不止? 已持续四五年

2017年03月16日 16:04 来源:北京晚报 参与互动 

  “燕郊燕郊,10元一位了啊!马上就走!”如果您傍晚经常路过国贸桥下,对这样的吆喝声肯定早就不陌生了。停车揽客、堵塞交通,遇到查处不惜逆行逃跑。每到傍晚,不计其数的黑大巴、黑客车盘踞在国贸桥下,拉客、售票、开车各有分工,已经持续了有四五年之久。

  开往燕郊的“黑大巴”为何成为国贸地区一颗久治未愈的毒瘤?相关人士认为,要想彻底解决这个疚疾,不能光靠运动性执法,而是要针对整个地区进行系统性的整治,真正解决燕郊居民通勤难题。

  现场

  停在了非机动车道上的大巴车

  晚上5时20分,正值下班高峰期间,国贸桥下人来人往。而在国贸桥南侧北向南的道路上,一辆京A牌照的大巴车正停靠在非机动车道上。在这辆车的前挡风左下角,挂着一副“国贸-燕郊班车”字样的牌子。

  “燕郊燕郊,马上走了!”在大巴车附近,一名手中拿着对讲机的男子大声吆喝着。与此同时,不时有路人经过,登上这辆车。10分钟后,这辆大巴载满了乘客,关上车门驶离现场。而车下的这名男子却并未离开,依旧大声吆喝着。不到1分钟的时间,另一辆大巴车又停靠在了这名男子的面前,打开了车门。

  而在国贸桥西南角,四辆小金龙和金杯海狮客车停靠在路边,车主在路旁边吸烟边揽客。在一辆车身上标明“限乘6人”的京Q牌照金杯车上,前前后后已经挤满了10名乘客,一位乘客随身携带的编织袋堵在了车门附近,可车主仍守在车门外继续揽客:“燕郊燕郊了啊,最后两位马上就走。”

  体验

  高速应急停车带超车

  5时35分,记者登上了停靠在国贸桥南侧的大巴车。仅仅过了不到5分钟,这辆载客量为46人的大巴车便已经座无虚席。车下男子望了望车窗,确认没有空位后,手拿无线电向司机发出了发车的指令。与此同时,一名提着挎包的中年女性走上车,从前排开始,一排排向乘客收取车费。

  司机关上车门后,便从国贸桥下出发,逆时针沿着银泰中心绕了一圈。走到建外大街辅路的位置时,负责收取车费的中年女性已经收完所有乘客的钱款,开门走下车,又向着出发点走去。而司机则是向右一打轮,从原本出口的位置拐进了建外大街主路向东开去。

  上了主路,车速渐渐加快,司机一路向左并线,竟走到了京通快速路最内侧的公交专用道上。记者身边的一位乘客向身边的同伴说:“坐这车就是图个快,你看现在国贸桥坐公交的人多多,从傍晚5时就开始排队,估计等咱们到燕郊了,他们才刚开始上车。”

  从国贸出发后,“黑大巴”仅用时30分钟便到了京冀交界的白庙收费站。可这一路上,不仅历经右侧超车,甚至还多次在紧急停车带内超车。

  到达燕郊后,记者跟随着几名乘客在燕郊潮白人家公交站下了车。一位乘客告诉记者说:“这些车早上也会从燕郊出发,沿着高速一路开到国贸附近。不过最近几天堵车堵得厉害,所以每天6点多就从燕灵路那边开出来了。”当记者提起黑大巴的安全问题时,一位乘客并不在意:“那些走高速的正规公交不还有人站在车上呢,这就不算是超载了吗?”

  追问 1

  10条公交线为何满足不了需求?

  盘踞在国贸桥下的“黑大巴”为何屡禁不绝?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相关负责人介绍,针对这些没有运营资质的“黑大巴”,交通执法总队一直以来联合公安、交管、城管进行查处,一经发现,会依法对这些人员进行处罚。不过现在最难的问题并不是“打击黑车”,而是如何解决燕郊居民上下班的难题。

  “其实在查处‘黑大巴’的过程中,执法人员总会遇到车上乘客的抱怨。一些乘客误以为这些‘黑大巴’是合法的,所以对我们的态度很不友好;还有一些乘客嫌我们执法检查耽误了他们上下班。”

  记者观察发现,乘坐这些“黑大巴”的,大多是住在燕郊在北京上班的通勤族,对于这些人,每天上下班的出行属于“刚需”,因此在现有公交运力得不到满足时,便不得不求助于“黑大巴”。

  傍晚5点半,记者来到了位于国贸桥下的814路公交车总站。记者观察站牌发现,这辆公交车一站即可直达“潮白人家小区”,而到达终点站“上上城五期”,中途也只有七站地。公交场站内分成了立席和坐席两股队伍,虽然不时有公交车在这里停下来等待乘客上车,可通往坐席的队伍依旧排成了蛇形阵;即便乘客选择立席,也需要排队等上一两趟才能上得了车。

  在公交总站内等候的林先生告诉记者,从国贸到燕郊坐公交需要7块钱,刷卡打完折后不到4块钱,可高峰期公交车往来频率太慢,有时要排将近一个小时。尤其是早上如果要赶时间上班,肯定不能光靠公交。

  去往燕郊的公交车,不止这一处。据记者观察,从国贸桥下一直到大望桥,短短一公里长的道路边就聚集着八座公交车站,而在这八座相邻的车站内,连接北京城区和燕郊的公交线路就有10条之多,不过到了晚高峰期间,每个车站内都排着一条长龙,场面蔚为壮观。

  既然客流如此巨大,为何公交运力却没有跟上来?公交集团的一份材料显示,国贸去往燕郊方向高峰期间客流集中发生,瞬间客流大且长距离流动。不过由于受到站台吞吐能力不足及登降速度的限制,客流高峰期间,往往出现一方面公交车排队进不了站,另一方面客流快速聚集上不去车的现象。目前国贸地区仅有大北窑南一处公交场站,其余线路只能靠郊区站点向国贸送车,如果长安街沿线出现交通管制的情况,车辆周转也会受到影响,投入的车辆便会堵在路上,难以形成对运营的有力支撑。

  追问 2

  光靠加车就能解决“黑大巴”?

  到底该如何根治顽疾?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要想彻底解决国贸“黑大巴”的问题,需要的不光是运动性执法,而是针对整个地区进行系统性的整治。“一方面要坚持综合执法,另一方面也要注意到,现今的运输组织方式早已经不能满足燕郊居民的出行需求,相关部门应该制定一套完整的方案,以缓解国贸地区前往燕郊的高峰客流。”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燕郊常驻人口超过40万人,其中大部分都在北京拥有稳定的工作,对出行有着更高的需求。“许多人都是工作了一整天,回家的时候不想再乘坐拥挤的公交车,于是这些价钱并不太贵且舒适性更高的‘黑大巴’便更受欢迎了。”

  这名业内人士向记者提出建议:针对燕郊的出行需求,目前更好的解决方式是通过开辟新的大容量交通方式,譬如加密定制公交路线、修建新的轨道交通线路或是改善既有铁路列车安排,都可以很好地把现有“黑大巴”上的客流,吸引到正规的出行方式上来。

  据记者了解,此前铁路部门曾在2015年初开行燕郊往返北京站的动车组列车。开通当天,各个车厢几乎爆满,而运行仅仅不到一个月,却由于上座率不断下滑而暂停运营。而在目前,铁路方面仅保留了一趟从北京东站开往燕郊的K7787次列车,每天19:09出发,22分钟后到达燕郊,车票价格为9元。与成串的“黑大巴”相比,目前铁路出行在性价比和时间灵活度上并没有任何优势,与此同时,不论是北京东站还是燕郊站,车站附近均缺乏相应的公共交通线路,乘客在选择铁路出行时还需要面对车站到目的地之间的接驳难题。

  不过好消息是,通往燕郊的轨道交通平谷线已经在去年开工了。据了解,平谷线将会在燕郊地区设置燕顺路站、燕郊北站两座车站,这将方便燕郊居民来往北京东部城区。不过,远水解不了近渴。眼下国贸地区的“黑大巴”乱象到底该如何整治?如何让燕郊候鸟族从“黑大巴”上自觉地走下来,应是目前相关各方急切需要思考并着手解决的问题。李博文并摄 J255

【编辑:鲍文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