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北京十里河鸟市卖保护鸟类 上千只野生鸟待售

2017年04月17日 16:38 来源:北京晚报 参与互动 

  盘踞在分钟寺桥下的鸟市已经存在多年,因为毗邻十里河商圈,所以也有不少人称其为十里河鸟市。尽管“劣迹斑斑”,可至今鸟市依然存在。每逢双休日,这里更是聚集了大批鸟贩。昨天,记者在这里暗访发现,那些列入保护名录的鸟类仍被公然售卖,个别鸟贩为躲避检查只卖熟客。

  不是熟客鸟贩不卖

  昨天上午,记者同“让候鸟飞”公益基金志愿者谷先生一起来到十里河鸟市。鸟市主要集中在分钟寺桥的西南角和东南角辅路边。因为是双休日,去往十里河商圈的车流量本来就大,再加上鸟贩占道经营,分钟寺桥下交通异常拥堵。

  有的鸟贩将笼子成捆扎好,摆在路边;有的是将鸟笼挂在自行车的后座上,七八百米的辅路几乎全被鸟贩占据,摆出的摊位也是一个紧挨着一个。蓝喉歌鸲、百灵鸟、煤山雀、太阳鸟……被贩卖的野生鸟种类繁多,数量加起来至少有上千只,每只的价格从几十元至数百元不等。

  谷先生说,据他所知,大部分被出售的鸟,是从山东、安徽、江苏等地捕捉、运输过来的,其中不乏一些被列入保护名录的鸟类,比如绣眼儿、百灵、画眉以及蜡嘴等,这些都是北京市二级和二级以上、国家三有保护动物(有益、有重要经济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虽然已经名列保护名录,但是在这里,只要鸟贩相熟,私下商议后,还是有可能买到进入保护名录的鸟类的。至于为何不敢公然销售,是因为鸟贩也知道,一旦被查抄,违法成本太高。

  热情招呼顾客的卖家在这里凤毛麟角。鸟贩的警惕性都很高,是不是常玩鸟儿的人他们一搭话便知道。昨天暗访时,年轻一点的鸟贩见记者和谷先生走上前,直接就说“我不卖你们”,并让记者和谷先生赶紧走人,过程中还动手推推搡搡。在一些摊位附近,记者还发现,有一些专门望风的人,负责在四周放哨。

  鸟贩子不怕劝导协管员

  暗访中,一些鸟贩说自打有了天娇文化城后,这里的鸟市也就出现了,已经存在了很多年。平时只有零星的鸟贩,大多数卖鸟的基本都集中在周末两天。每到双休日,早上五点多就有人来此“占位”,挑选人流量集中的地方。七八点钟,买鸟的人会陆陆续续到来。一天下来,卖鸟的收入还是很可观的。

  记者注意到,鸟贩们所在的区域,有身着黑色制服的协管员坐在巡逻车上,每隔一段时间就用车载广播进行口头警告,但鸟贩们对此毫不在意,也一点儿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当天,谷先生向朝阳森林公安举报了十里河鸟市的情况。中午12时许,多名执法人员来到现场,查抄了部分鸟笼。执法人员表示,十里河非法鸟市因鸟贩流动性大,管理难度很大,他们将会同当地政府部门进行联合执法打击。

  为何鸟市屡查不止?

  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出售、收购、运输、携带国家或者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或者其授权的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没收实物和违法所得,可以并处相当于实物价值10倍以下的罚款。

  谷先生表示,虽然有法可依,但是从他们的实际工作中可以体会到,保护野生动物、尤其是保护候鸟的工作任重道远。

  “每一只关在笼子里活着的小鸟,背后都至少要有10只同伴死在猎捕、运输的过程中。”可是,社会普遍的护鸟意识和动力不足,市场对野生鸟类的需求又很大,所以,盗猎一直存在,并且十分猖狂。另外,他指出,法律明文规定,要限制野鸟的捕捉和交易,但是官方主动做得不多,平时的不定期检查,以及举报后的巡视,对鸟贩丝毫没有影响。

  而究其原因,谷先生认为,和处罚力度较轻有关,起不到震慑作用。非法摊位即便被查抄后,鸟贩基本也都是稳赚不赔。所以,保护候鸟,需要全社会从上而下地付诸行动。

  本报记者 刘琳 实习生 白海慧 J015

【编辑:鲍文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