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为救白血病女儿肾病妈妈偷偷将自己的药减量

2017年05月05日 11:17 来源:辽沈晚报 参与互动 

  “你不是在住院么?怎么来单位了?病好了?”

  林琳回到了单位,在大门口遇到了久未谋面的同事们,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林琳哭啊哭的,想拥抱她们,却扑了个空……

  从幸福的梦里醒过来,林琳发现伸出的双手可以拥抱的只有眼前的空气。在两年前查出患有急性淋巴性白血病后,她只能通过朋友圈了解同事们的近况,然后独自与病魔继续斗争。

  家里条件有限,患有肾病的妈妈只能偷偷将自己的药减量,留下更多的钱给女儿治病。

  登山大半天后 她躺了一个星期

  2017年的妇女节这一天,林琳感觉非常好,停掉化疗后,一直在吃中药的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感觉身体比以前好了很多,出去走一走,也许心情更好,而且我相信可以走得更远。”由于那一天所有女游客可以免费登千山,节省的她决定和妈妈、二姨一起爬山。

  别人穿着登山服,担心着凉的她棉衣、棉裤、帽子、手套,全副武装。

  拎着小板凳的她准备随时累了就休息一会儿,那天天气特别好。呼吸着景区里的新鲜空气,林琳感觉自己不再是个病人了。

  虽然没有力气登顶,但在妈妈和二姨的陪伴下,她征服了半山坡。林琳好想对着旷野高喊:“我已经好了……”

  撒欢儿似的走了大半天,林琳回家之后几乎躺了一个星期。“感觉好了,但身体还是虚弱,累得实在起不来。”

  虽然体力恢复得很慢,但她感觉自己确实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高烧持续不退被确诊白血病

  “服了,又发烧了,快两个月了,什么时候能好啊。”2015年6月5日的朋友圈发出之后,林琳还没有意识到持续发烧两个月给她带来的是怎样的打击。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6月20日,即便小病持续困扰着她,但她还憧憬着去趟海南或是杭州。

  但当晚的诊断书将一切打碎:急性淋巴性白血病。

  持续了两个月的低烧和身体乏力,最初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但却始终没有好转的迹象,没想到等来的是这样的结果。

  医生当时说,这是一种起源于淋巴细胞在骨髓内异常增生的恶性肿瘤性疾病,且极易引起并发症和严重感染,若不及时有效治疗,多数患者只能存活三个月左右。

  那时32岁的她,被命运悄悄地按下了倒计时键。

  不过,命运似乎又开了另外一扇窗。经过持续的治疗,林琳已经撑过了近两年的时间,而且状态越来越好。

  埋头苦干的乖乖女攒齐了首付款

  今年34岁的林琳毕业于辽宁工程技术大学,父母都是鞍山市普通工人,如今都已经退休,两个人加在一起的收入在4000元左右。

  2014年,她开始了开发高级工程师的工作。在同事们的眼中,她“工作兢兢业业,积极努力,在只进行过PC 端和网络端开发而没有进行过任何手机端开发项目的情况下,通过自学,刻苦研究,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与同事一同完成了多个APP的开发任务以及房产部门的3D全景看房制作及网站建设,并独立完成了网上商城的开发。”

  生活中,知道家里条件不好的她从不乱花钱,下班后也大多在家里研究软件开发,几乎很少出去娱乐。

  几年的努力工作,她终于凑够了首付款,给父母买了一栋70多平方米的房子。由于积蓄有限,她只能选择比较偏远的位置,每天上下班有将近3个小时在路上。

  简单装修后,林琳便住了进去,甚至没怎么放味儿。“那时也不懂,以为不可能这么倒霉。没想到厄运真的降临到自己头上……”

  母女俩互相隐瞒病情

  “当时真是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回想起得知女儿患病时,母亲仍然无法相信眼前的诊断结果,想着女儿事业刚刚起步,甚至还没组成家庭,她只能和医生、亲属约定,能瞒一天是一天,只是告诉林琳患的是骨髓炎。

  渐渐的,林琳察觉出异样,“感冒”仍然不见好,妈妈也总是红着眼圈回来。她偷偷跑到医生那儿,得知了自己患白血病的事实。

  为了让妈妈心情好些,她也强忍着悲伤,哄妈妈开心,经常和妈妈拍合影。

  终于有一天,妈妈实在控制不住,她搂着女儿哭着道歉:“对不起,女儿,我救不了你了,我们家没有钱,我对不起你。”

  母女俩相拥号啕大哭,哭过之后,妈妈又收回了对女儿的道歉。“我不能放弃,哪怕有一点希望也要救你,哪怕砸锅卖铁。”

  既然选择了坚强面对,一家人只能想办法向前走。几个化疗几乎花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亲戚朋友也先后凑来了15万余元,第一步的治疗费用算是成功填补。

  有病乱投医 被无效药骗走几千元

  化疗之后,林琳的头发大把大把地掉,这对于一个女生来说是难以接受的。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她的朋友圈始终没有更新,甚至很少照镜子。

  因为化疗,她的体重也持续增加,变成了一个小胖子。

  长时间激素的刺激,让林琳的心脏不堪重负。“经常到晚上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感觉心都快要蹦出来了。”

  由于化疗的副作用较大,除了心脏方面的负担,腰疼、腿疼,甚至连走路都走不了,下楼梯都好像丢了半条命。

  林琳和家人决定,先停止化疗,看看吃药能否控制病情。

  医院里,每天来推销药品的人不计其数。“都说自己的药好使,吃多长时间就能好。现在听起来特别假,但刚得病的人,真是有病乱投医,哪个都想试一试,哪怕有一点效果也不愿意放过。”

  这时,有一张贵州的传单,说可以免费寄来一个月的药,林琳决定试一试。但一个月免费的药没看出效果,于是又交了几千块钱吃了半年。腰疼和腿疼不但没控制住,又加了一项——脚后跟疼,林琳这才发现买的药根本没有效果。

  最近一次检查 只有“5个箭头”

  度过了“有病乱投医”的懵懂阶段,一家人开始冷静下来。一个病友给她介绍了中药治疗,林琳开始服用中药。

  经过多个疗程的服用,林琳感觉状态比以前好了一些,并坚持这种疗法。此外,又附以补血的保健品。

  林琳的状态渐渐稳定下来,与此前医生描述的“只有三个月存活时间”相比,林琳的情况要好得多。

  最近的一次血项检查报告单上,24项指标只有5个“箭头”,这意味着有5个血项指标异常:红细胞平均体积、平均血红蛋白量、平均血红蛋白浓度、红细胞分布宽度和血小板分布宽度。

  之所以说只有“5个箭头”,是因为在最早查出白血病时,林琳的血项指标里曾最高出现过“11个箭头”。

  而现在的“5个箭头”里,异常的数值也并非高或低得离谱,而只是略高或略低。

  这也许是最好的消息:身体在不断恢复,免疫力也在增强。

  如今,林琳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一觉能睡上七八个小时,比以前化疗时难受得无法入睡要好很多。上午会和妈妈一起出去散步,晚上回家看看书。

  “书还是计算机方面的,别等病好了,之前学会的东西再丢了。能坐了,我就在电脑前编编程序。”林琳说。

  妈妈偷偷减药量 给女儿攒治病钱

  饭桌上,吃了两顿的剩菜还没舍得扔,野菜、茄子、花生米。桌上最多的瓶瓶罐罐是咸菜疙瘩,加上黄豆酱,足有8瓶。

  摆在旁边的不锈钢盆已经变成了黑色,每天熬中药的它是家里利用率最高的物件。

  家里的马桶圈裂了,舍不得花钱换新的,用胶布缠了一圈又一圈。

  爸爸妈妈都已经退休,两个人退休金加一起不足4000元,而林琳买中药和补血的补品每个月就要花掉近3000元,一家人只能省吃俭用。

  妈妈患有甲减和肾功能不全,也必须用药盯着,否则身体也难以维持。但家里的钱有限,妈妈只能选择停药。

  听说妈妈要停药,林琳和妈妈发了一通脾气。“你要是停药,我也不治了,你的病情再恶化,我们家就更没有希望了。妈妈,我不能没有你。”

  看女儿又哭了,妈妈只能答应不停药,但又想了别的办法。“要求一天吃三遍药,但没有那么多钱,我一天吃两遍或者只吃一遍,省下来钱给女儿治。我这么大岁数了,少吃些药也不能怎样。”

  社会关爱 爱心款源源不断涌入

  “林琳才三十多岁,正是人生的好时节,然而身患重病的现实和巨额的治疗费用让这个贫困的家庭无能为力,希望社会各界爱心人士能在林琳遭受巨大困难时给予关注和帮助,在此我代表我的同事林琳表示衷心的感谢!万能的朋友圈希望你能带给我的同事好运!!”为了林琳的治疗费,同事们开始进行多种方式的筹集募捐。

  从那之后,林琳被爱心包围,同事们纷纷解囊,社会爱心人士也加入到救助的队伍中。

  林琳把每笔爱心款都截屏记录了下来,并尽量给每一个好心人回复。“好多人都是直接给我转账,大部分人我现在都不知道对方是谁,他们甚至连名字都不告诉我。不能当面感谢,那我就尽力给每个人回复,让对方知道我感受到了爱心。”

  在救助中,有企业捐出200箱牛奶,林琳的同事帮忙义卖,卖了8055元。一家企业一次买了75箱奶,应该给奶款2000元,他们给了3000元。

  “谢谢所有的朋友,谢谢你们给了我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和决心,我会坚强的。”朋友圈里,林琳让所有担心她的人放心。

  坚持每天学习专业 期待重回岗位

  “C+入门经典”,在一堆药的旁边,是林琳最近在读的一本书,她希望自己还能不断学习业务。等到身体好的那一天,继续回到工作岗位。

  “虽然现在不能长时间看书,但一有时间,我就会学习一小会儿,哪怕学一点儿,也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自己的专业。在学习的过程中,也能少想一想自己生病的事。”林琳非常乐观。

  定期回沈阳复查时,林琳还会回到自己的房子,爸爸经常去给屋子放味儿。每次她回去住上一两天,也会把屋里的空气净化器一直开着。

  “这个教训太大了,虽然不明确是这个原因,但一定有这方面的影响,也提醒大家千万要注意,防患于未然吧。”林琳说。

  虽然现在还不能去上班,但林琳一直牵挂着同事们。“工作都挺忙的,怕耽误他们工作,也不太敢给他们打电话。”经常在梦里,林琳会回到单位,和同事们聊天,重新在一起工作。

  林琳说:“痊愈的几率我不太清楚,只要能恢复到像我妈得的那种慢性病一样就行。虽然每天需要吃药,但能控制住,就有回去工作的希望。”

【编辑:左盛丹】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