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女子针灸电疗后瘫痪住进医院 颈部疑有一根断针

2017年05月11日 06:00 来源:成都商报 参与互动 

病床上的高英只有手指头能微微移动

  49岁的高英不会想到,一次针灸电疗,竟将她送入险境。半年前,高英在成都大学附属医院做完脊椎手术,为了“保健治疗”,她听从亲戚推荐,到新都区一家诊所进行针灸电疗。针灸电疗后,她觉得颈部时常剧痛,4月24日,高英到成都大学附属医院检查,照片结果显示,颈部有异物,从影像结果来看,疑为一根断针。然而,4月25日,当医院再次进行照片检查时,“断针”不见了。“一种可能是当时CT照出了伪影,另一种可能是异物在人体组织内已经产生移动。”高英的主治医生说。

  “最好的治疗结果就是把命保住,但颈部以下可能会瘫痪。”主治医生告诉记者,当一个神志清醒的植物人,可能是高英最好的结果。

  家人: 针灸电疗后 她住进ICU

  5月8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同高英的丈夫、女儿等5名家人一道,看望已在ICU度过了12个日夜的高英。病床上的高英已不能说话,只有手指头能微微移动,相对于植物人,她只剩一颗神志清醒的大脑。

  在5月3日医院发出的“病情证明书”中写道:患者(高英)目前病情危重,死亡风险高,预后差。ICU护理医生告诉记者,高英目前的情况非常危险。而“预后差”是一种推测,意为高英的治疗结果可能会不太理想。

  高英是德阳市中江县人,与丈夫胡先生在成都市北三环边上经营茶馆维持生计。两人育有一子一女,都已长大成人。4月7日,在茶馆里,胡先生和女儿为记者讲述了高英重病入院前后的整个经历。家人说,半年之前高英曾严重摔伤,做了脊椎手术。一个月之前,摔伤手术后的高英渐渐康复,茶馆里一些不费力气的轻活,她杵着拐棍,都能一一应付。为加快身体恢复,一个亲戚告诉她和家人:新都区大丰街道有一个老中医,那里的针灸电疗效果不错。

  4月10日,高英和家人联系到亲戚所说的老中医。老中医姓吕,70多岁,大家都叫他“吕老师”。家人告诉记者,初次看诊时,吕老师对他们说“7天可以甩掉拐棍,两个疗程可以爬附近的凤凰山”。4月11日至4月17日,高英接受了一个疗程共7次针灸电疗,每次持续1个小时左右。高英的女儿告诉记者,电疗进行到第三天时,她下班后刚好看见满身插着针、通着电的妈妈。“妈妈对吕老师说,‘把电关小一点,不要开这么大’。”胡先生也告诉记者,在针灸电疗的第一个疗程中,高英曾多次表示疼痛难耐。

  第一个疗程结束后,高英渐渐感觉到颈部剧痛。4月20日,因为疼痛加剧,家人带着高英到四川省骨科医院开了药,但没做进一步检查。4月24日,高英颈部剧痛的状况完全没有缓解,身体也开始变得麻木,于是家人赶紧将高英送往成都大学附属医院。

  进CT室一检查,一条疑为针状金属异物的白线出现在CT照片上,疑为针灸断针。4月26日,因病情危重,高英被送入ICU。胡先生表示,他和家人将为高英做医疗鉴定,讨回一个公道。

  医院:

  曾照出异物 随后检查却不见了

  5月8日下午,记者和高英的家人一起,见到了高英的主治医生。医生为记者提供了高英的病情报告,报告显示,高英目前被诊断出14项病情,包括了颈脊髓损伤、浓毒血症、血源性感染等。

  “病人入院后照的第一张CT显示,双侧颈肩部软组织有异物,疑为断针。” 主治医生为记者分析了病因。在该医生展示的一张CT片中,能够清晰地看到,高英颈肩部位置,有一根针状物。“但在随后的检查中,‘异物’不见了,一种可能是当时CT照出了伪影,另一种可能是异物在人体组织内已经产生移动,目前还没有找到异物。”

  入院之初,为高英做检查的医生则告诉记者:“相对于异物入颈导致的重病,针灸时对颈脊髓产生挤压后,导致损伤和感染的可能性更大。”

  “高英的情况比较危险,最好的治疗结果就是把命保住,但颈部以下可能会瘫痪。”主治医生告诉记者,当一个神志清醒的植物人,是高英最好的结果。

  当事老中医:

  拒绝担责 出于怜悯已赔11万

  5月7日晚8时许,在新都区大丰街道,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了为高英进行针灸电疗的诊所。面对记者的提问,吕老师显得不太耐烦。“这绝对不是我的责任!”吕老师告诉记者,他的确为高英进行了为期七天的针灸电疗,但“断针入颈”这种说法,他表示是高英的亲属在诽谤自己。

  在记者要求下,诊所内的另一名店员递给记者一根针灸所用的针。记者看到,这根针长约10余厘米,呈银白色。店员用双手将针掰弯,说:“你看这么掰都不断,怎么可能断在颈子里?”

  记者询问,如果没有断针,有没有可能是针灸电疗通过其他形式导致高英生命危险?吕老师则回应,这个要看医疗鉴定结果。在记者追问下,吕老师又补充:“即使鉴定结果表明是我的责任,我也没有钱来赔,要钱没有,要命,老命一条。”

  胡先生告诉记者,吕老师曾来ICU看过一次高英,并先后赔偿了11万元,但拒绝继续赔偿。对此,吕老师告诉记者:“我的确赔过11万,是出于怜悯之心,因为不是我的责任。”

  新都区卫生局

  目前正对当事中医进行调查

  “针灸电疗的疗法本身没有问题,是常规疗法。”成都中医药大学教授卢先明告诉记者,目前中医进行针灸所用的针一般是钢针,并不容易折断,所以“断针入颈”的可能性的确不大。如果当事中医手法失误,的确有针头挤压颈脊髓,导致损伤或者感染的可能。

  负责办理高英一案的是新都区大丰镇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派出所接到高英家属报警后,迅速找到了当事中医吕某,一开始吕某显示出积极配合的态度,愿意负全责。如果接下来吕某不愿意继续承担高英的医疗费用,派出所会出面协调。”

  新都区卫生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卫生局已经接到高英家属的投诉,目前正在对吕某的执业许可、行医资质等进行调查。

  成都商报记者 王拓 摄影记者 刘海韵

【编辑:李季】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