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唐山“虐打儿女”母亲将做精神鉴定 称对不起孩子

2017年05月25日 02:33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昨日,记者探访事发地。卧室墙上血迹仍可见(画圈处)。

  “咣当”,铁门拉开,一名护士按住陶华丽的左臂,略微使劲,将她往病区里推。陶华丽穿着一身粉红色病号服,哭着回头看着父亲陶得民,黑色的短发遮住有些发肿的眼睛,因干燥而起皮的嘴唇,重复着几个单词:孩子,回家,孩子。

  这是唐山市第五人民医院(唐山市精神卫生中心)的探视室。11天前的5月13日上午7点,家住唐山市丰南区铁匠庄的陶华丽,疑似精神突发异常,持铁棒殴打家中的一子一女,导致两人重伤。未满一周岁的儿子李翔翔(化名),截至目前仍在北京天坛医院救治,尚未苏醒。而7岁的女儿李佳佳(化名),则陷入了无法摆脱的精神痛苦中,事发至今没有开口说过话,并有失忆现象出现。

  目前,陶华丽在唐山市第五人民医院,等待精神鉴定。

  施暴母亲仍待精神鉴定

  事发至今,陶华丽已经第二次被送入唐山市第五人民医院。

  第一次是13日事发当天,将两个孩子打成重伤后,她被当地警方送入,但并没有被采取强制措施。14日下午,陶华丽被接回家中。

  唐山市公安局丰南分局负责此案的一名民警解释,陶华丽此前并未进行过精神鉴定,而警方需要等待伤者的伤情鉴定出来后,才能够以此立案,所以没有对其强制治疗,但一直派人“看管”。陶华丽的父亲陶得民也证实,事发后,家中有两名警察执勤。

  回到家后的陶华丽,一度表现清醒。她“哭了一整天”,反复自问“我咋把孩子打成这样”。到了16日中午,陶华丽再次暴躁起来,按住母亲刘翠花,准备再次对母亲动手。

  当天,陶华丽被第二次送入精神病院。

  昨日,河北唐山市精神卫生中心,陶华丽与自己的父亲见面,由于想孩子哭泣。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飞

  24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见到了陶华丽。留着短发的她身材瘦削,脸色有些暗,眼睛肿着。一见到记者,她情绪激动。陶华丽说,13日上午,自己突然“脑袋涨涨的,就是想打人”,“见谁都想打”。但是,她否认曾经受到过刺激,不断地说自己“想孩子”。

  陶华丽说,自己整夜睡不着,“天天想孩子”,并且觉得“对不起孩子”,出院后,想给孩子买衣服,“买十块钱鸡蛋补身体”。

  “我们家里没钱,孩子喜欢吃鸡蛋,先买十块钱的,以后再买,大的小的(孩子)都买。”陶华丽说。

  出租房内血迹仍在

  事发地点是位于唐山市丰南区铁匠庄一处废品收购站。屋子里,院子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城市垃圾,其中有不少金属制品,包括铁棒。

  陶华丽一大家子,全部住在这里,院子一年的租金,是2000元。

  院子南侧的两间平房,是陶华丽和丈夫刘兵兴以及孩子的住处。

  事发12天后,孩子生活的痕迹,在这间不足30平方米的出租屋里依然可见:随地散放着的玩具,桌子上一袋还没来得及拆封,用来练字的横格本。

  里屋白色的墙壁上,点点暗红色清晰可见,掀开被子,大片大片的血迹已经风干,发硬。

  ■ 律师说法

  施暴母亲将被剥夺监护权

  “无论精神病鉴定结果怎样,陶华丽都将面临失去孩子的监护权。”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常清说,如果精神鉴定结果表明其无病,陶华丽需要承担刑事责任,同时也将失去对子女的监护权;如果鉴定案发时其为精神病状态,则视具体情况减轻或者免除刑事责任,但即便免于刑责,陶华丽也要接受强制精神治疗,并且被剥夺监护权。

  在案件处理程序方面,王常清介绍说,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发现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应当立案侦查。该起事件中,如果有初步证据证明两个子女确已构成重伤,公安机关应当先行立案,而不是必须要等伤情鉴定作出后再立案,立案后,如果陶华丽殴打子女的事实清楚,公安机关可以对其进行刑事拘留,或根据情况采取取保候审。

  如果有证据证明该女子可能患有精神疾病,案发时系无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刑事行为能力人,警方应当尽快委托鉴定机构对其进行精神鉴定。

  “现有程序不能说警方执法程序失当,但是起码没有考虑很完善,并且不够及时。”王常清说。

  ■ 讲述

  陶华丽母亲回忆事发经过:

  女儿打人时“力气大得出奇”

  刘翠花是陶华丽的母亲,事发当天,她在距离事发地约30米的自己房间里,听到孩子的哭声后,刘翠花走到了院子里。

  陶华丽拎着铁棒,迎面走来。“眼睛睁得很大,嘴巴也张着,发出‘啊啊哦哦’的声音。”刘翠花回忆起这一幕说,自己“第一次怕女儿”。她从后面抱住陶华丽,却发现,体重不到90斤的女儿,此时力气大得出奇,奋力挥着铁棒。其中的一棒,打在了刘翠花胳膊上,“一下子肿了起来”,刘翠花撸起袖子。

  在打伤一名邻居,砸坏一辆车后,陶华丽被赶来的民警控制住。她的四肢,被四个人架着,抬进救护车时,脚还在乱蹬。

  里屋的床上,7岁的李佳佳和不满周岁的李翔翔满身是血,被刘翠花和陶得民两口子,抱上救护车。

  多名现场目击者证实,整个过程中,陶华丽除了喊叫外,没有说过一句完整的话。

  陶华丽的父亲陶得民觉得,事情至此,是自己长期“不关心女儿”的结果。

  早在1990年,老家安徽阜阳的陶得民便远赴新疆打工,做了10年零工。回到家乡没几年,2006年,陶得民在老乡介绍下,来到唐山,以收废品为生,很少回家。

  陶华丽度过了父亲缺席了的青春期。初中一年级,她便执意辍学,进入杭州一家羊毛衫厂,成为纺织工人,一做10年。她没有对象,家人介绍了几十个,陶华丽一个都没有看上,直到2014年,她30岁那年,认识了跟父亲同在唐山的邯郸人刘兵兴,两人当年在邯郸结婚。婚后,陶华丽随着丈夫来到唐山,住进了父母租住的废品收购站内。

  ■ 进展

  昏迷男童已转至北大妇幼救治

  李佳佳,这个曾被大人称为“小话篓子”的7岁女孩,事发后就没有说过话。

  华北理工大学附属医院神经外科的病房里,见到生人的李佳佳,还是会不由自主地缩到墙角,双眼盯住床头挂着的一只金发芭比娃娃,一动不动。因为治疗需要,李佳佳的长发被剪成了圆寸。

  事发至今,李佳佳醒来之后,会作出一个动作:抬起右手,摸一下头顶,然后把手凑到跟前看。“她是想看看,有没有血。”伯母连爱英说,李佳佳曾经一连几天不吃东西,进食需要依靠针管,将流食打入口腔内。

  24日上午,李佳佳吃了小半碗小米粥,此前一天,她吃了半块面包。大伯刘兵申递给李佳佳一瓶矿泉水,她用双手遮住头,躲开了。

  管床医生说,她的身体状况较为稳定,但精神仍高度紧张。除了不愿说话外,疑似还有失忆症状。

  李佳佳不满1周岁的弟弟仍处昏迷状态。

  昨日上午,不满周岁的李翔翔因病情严重,原计划转院至北大妇幼。但经医生评估,转院必须使用救护车上的婴儿便携式呼吸机。因所在医院无法提供,办理手续陷入困境。

  协调转院程序的9958救助中心工作人员介绍,婴儿专用便携式呼吸机比较特殊。一般救护车上的设备都属于成人呼吸机,大小和型号不符合婴儿使用。

  在新京报发起“全城寻找婴儿专用便携式呼吸机”后,北京泰士特商贸有限公司回应,可免费提供设备。北京市朝阳区紧急医疗救援中心也表示,免费提供急救车,帮助转院。

  经调试,该婴儿专用便携式呼吸机可在转院救护车上使用。

  经过一系列手续,李翔翔在今天凌晨转至北大妇幼PICU(儿科重症监护病房)救治。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煜 李婷婷 潘佳锟

【编辑:李季】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