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先行先试的浙江经验:河长制促浙江河湖长治长美

2017年06月18日 00:0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先行先试的浙江经验:河长制促浙江河湖长治长美
    图为治理后的河道。 高媛媛 摄

  中新网杭州6月18日电 (见习记者 廖式映)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经济社会发展与水资源环境的矛盾日益凸显,经济发展领跑全国的浙江,也比其他地方更快地领略到了绿色发展之重、生态保护之要。

  河长制,是浙江“五水共治”的制度创新和关键之举。近年来,浙江以河长制为牵引,全力推动治水,促进浙江河湖长治长美,蓄积了发展动能,赢得百姓获得感的提升。2016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由此,河长制这一浙江经验正式走向全国,成为绿色发展的又一生动实践。

  “在提升生态环境质量上更进一步、更快一步,努力建设美丽浙江。”近日,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在中国共产党浙江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报告中提出的这一目标,引起党代表们强烈共鸣。

  省长村长 都是河长

  在浙江省第十四次党代会召开前夕,浙江省党代会代表、乐青市委书记林亦俊作为河长,来到所管的东干河蒲岐镇上侯宅省控断面,现场督查剿劣工作进展。

  巡访中,他看到东干河凭借一系列举措治理出成效,沿线景观也更为靓丽。他深有感触的说:“要围绕‘五水共治’目标,强化长效管理,打好劣Ⅴ类水剿灭战,巩固扩大治水成果,全面提升水质,让沿岸的居民更有治水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行至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崧厦镇祝温村,清爽气息扑面而来,一湾碧水绕村而过。而几年前的祝温村是养猪大村,黑臭的河渠之间满是蝇蛆。

  浙江省党代会代表、绍兴市上虞区崧厦镇祝温村党支部书记杭兰英直言:“现在老百姓居住的环境变好了,从中获得红利,保护环境的意愿也更明显了。”

  从乐青市到祝温村,浙江无论是大江大湖,还是小河小溪,岸边总有一块醒目的河长公示牌,牌上除了河长名字、职责,还有河道名称、长度、整治目标、监督电话等内容。

  “我们把河长制作为水环境管理的一项基础性制度来进行配置,所以我们对河长制制定了相应的管理制度及办法。”浙江省党代会代表、浙江省环境保护厅厅长方敏介绍。

  河长制的茁壮成长,离不开浙江一些地区的先行先试。2008年,浙江长兴等地率先开展河长制试点,随后在嘉兴、温州等地陆续推行。2013年,河长制扩大到浙江全省范围,形成五级联动的“河长制”体系,实现全省河长全覆盖。

  浙江因水而兴、因水而美。治水主线一脉相承,这就是:坚持生态文明观,处理好金山银山与绿水青山的关系,实现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和人民群众的幸福安康。

  防微杜渐 深化治理长效机制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浙江勇立潮头敢为先,探索出环境质量的改善其实是发展的根本之道,也在深化治理长效机制方面形成了许多可复制、可推广的浙江经验。

  浙江宁海县是名副其实的“大水缸”,水资源十分丰富,今年初更捧得浙江省治水的最高荣誉“大禹鼎”。

  谈及宁海治水的经验和创新举措,浙江省党代会代表、宁海县委书记杨勇向记者介绍,宁海首先将河长制原先的联系制变为责任制,河长治河取得的成效与河长及其所在单位的考核、责任追究全面挂钩,包干到户。

  宁海更是全面深化河长制,建立河流“病例卡”,书记、县长带头主动担纲最劣水河长,同时把“河长制”进一步向沟、渠、池塘等小微水体延伸,实现全域水体河长全覆盖。

  除了区域实践深化,浙江更以制度化来促进生态建设的长效机制。

  “河长制的实施对于浙江省建立污染以后的发现、处理机制作用很大。”方敏透露,下一步浙江计划完善河长制,将取得的成果不断巩固深化,减少防止反弹。

  方敏介绍,今年3月,《浙江省河长制规定(草案)》提请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审议,从法律层面把浙江河长制一些好的经验固定下来,也是国内省级层面首个关于河长制的地方性立法。

  在波澜壮阔的治水大潮中,浙江亮出了一份出色的成绩单。截至2017年3月,浙江全省共消灭垃圾河6500公里、黑臭河5100公里,221个省控监测断面中,三类以上水质占比达77.4%。

  水岸同治 倒逼经济转型升级焕生机

  浙江在收获一份出色治水成绩单的同时,更收获一份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发展动能有效转换的傲人经济成绩单。

  浙江省党代会代表、嘉兴市南湖区新丰镇金章村村民徐珠英回忆道,今年是她担任河长的第3年。

  前些年,村里家家户户养猪,脏乱无序的生猪养殖给环境带来重负。2013年,浙江省开始推进“五水共治”,金章村的环境在那时迎来了转折。“那时我们村的农业水环境污染比较严重,村民们想让河道变清的愿望也很强烈,河长制就在我们村推行开了。”徐珠英说。

  在徐珠英的带头下,全村实现了生猪散户零养殖转为规模化生态养殖路径,探索出一条从源头到末端生态循环的绿色生猪养殖发展道路。

  “只有转变发展方式,打破拖累发展的坛坛罐罐,才能从根子上斩断污染之源。”这也是浙江省党代会代表、丽水市莲都区大港头镇党委书记黄玉香的切身体会。

  黄玉香说,告别传统发展路径的大港头镇,正在打造全新的古堰画乡文化产业园区,“我们要走的,正是绿色崛起这条发展新路。”

  在浙江,如金章村、大港头镇这样因治水实现华丽转身的地方不胜枚举,水中的变化、岸上的突围,许多党代表委员和黄玉香一样,不仅对河长制带来的环境新变化津津乐道,更对治出经济发展新路径有了更多期待。

  青山行不尽,绿水去何长。浙江的“治水铁军”,正在新的跑道上发力冲刺,治出绿水青山的好生态,打出转型升级的新天地,开拓浙江发展的新境界。(完)

【编辑:罗攀】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