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贵州破获一特大传销案:传销组织6级41层 涉案17亿

2017年06月20日 01:51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国宏基金财务总监周林(化名)在看守所。受访者供图

  近期,贵州警方破获一起涉嫌传销的案件。据警方调查,这个名为“国宏基金”、“国宏众筹”的组织网络已遍及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会员已逾3万人次,会员之间存在着推荐关系,组织结构共6级41层,呈金字塔结构,实际收取参与人资金达17亿余元。

  与传统传销活动不同的是,该组织网络采取了“私募基金”、“众筹”等新名头,以投资新能源电池、新能源汽车等项目为名募集资金,而在宣传中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夸大和虚构的情形。

  戛然而止的发财梦

  年近50的杨月娥(化名)是贵州省黔东南州的一名小学教师。去年2月份,做蔬菜生意的表妹开始鼓动她投资一个名为“国宏众筹”的项目。

  表妹描述,这个项目是“天大的蛋糕”,将会投资“拥有无限前景”的新能源汽车和新能源电池,市场估值已经“超出了300多个亿”。

  见杨月娥犹豫不决,表妹几乎每天都要发来多条微信,告知杨月娥“如果您当初错过了百度、腾讯、阿里巴巴,那么今天您千万不要错过国宏众筹”,“大多数人后悔没有早日买房,没有早日卖出手中的股票,太多的后悔,都是因为怕冒险……今天您已经在了解国宏众筹了,说明您与大多数人已经开始不一样了”。

杨月娥的表妹发来的宣传信息。受访者供图

  杨月娥慢慢了解到,国宏众筹的发起人叫马晓明(化名),是“北京国宏文化产业发展院”院长,有丰富的项目经验,此次投资的项目包括国宏新能源汽车和中科泰能新能源电池等。

  出于对表妹的信任,加之听说表妹的亲姐姐也参与了这次投资,杨月娥也动了心。她瞒着丈夫,把4.5万元私房钱交给表妹,期待着等到2018年公司上市,能拿到“10倍以上的收益”。

  4.5万元几乎是杨月娥一年的工资总额,她打给了表妹的个人账户。表妹还鼓动她多拉一些人参与,把住在乡下家境拮据的表哥、侄子都拉进来,让他们“也改变一下命运”。

  出于谨慎,杨月娥打算自己先尝试一下,真的赚到钱了再拉别人进来。可钱还没见到影子,公安机关的电话就来了。

  贵州省黔东南州公安局吴副支队长告诉记者,去年5月份,当地公安机关在网上获得线索,发现一个以马晓明等为头目,以“国宏金桥基金”、“国宏众筹”等项目为幌子的涉嫌传销组织,范围已经涉及广西、浙江、贵州等多个省区市。

  庞大的金字塔

  在马晓明等人搭建的庞大金字塔体系中,杨月娥姐妹只位于底层。事实上,她们参与的“国宏众筹”项目,已经是马晓明打造的第二个投资项目了。

  第一个项目叫“国宏金桥基金”。根据公安机关的侦查,2013年12月24日,以投资中科泰能镍碳电池项目为名,马晓明在北京注册成立了北京国宏金桥财星创业投资中心,发行所谓的“国宏金桥基金”。

  参与者购买一手(3万元)即可成为信息专员,交9万元可成为信息主管,交18万元可成为信息经理,交90万可成为市级代理,180万为省级代理。

  上线人员按双区模式(即A、B区)发展下线,可不同程度获取信息津贴、合作津贴、管理津贴、领导津贴,另外省、区、市代理发展下线除了得到上述津贴,还得到身份证识别1%的补贴和2% 的“报单奖”等返利。

  从2015年5月1日开始,马晓明等人开启了第二个项目,即杨月娥姐妹参与的“国宏众筹”项目,以投资国宏新能源汽车为名骗取资金。

  参与“国宏众筹”的会员需要购买一种消费众筹卡,一手4.5万元,会员改称为召集人,按购买手数依次改称为预备召集人-单店召集人-区县总召集人-市总召集人-省总召集人。

  就这样,马晓明及核心团队成员林某某等人研究制定了一套精密的奖励模式,采取“拉人头”的形式面向全国发展会员,发展的下线层级越多,人数越多,获得的奖励就越丰厚。

  根据规则,全部会员交纳费用的30%用于发展下线的返利奖励。这套奖励制度十分复杂,通过信息津贴、合作津贴、管理津贴、领导津贴等多项名目向各级人员返利。

  激励效果是显而易见的。据公安机关统计,截至案发,国宏众筹项目在全国层层传递发展会员共计31700余人次,分布于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会员之间存在着推荐关系,组织结构共6级41层,呈金字塔结构。

  为了更好地管理这套庞大的组织体系,马晓明、林某某等人委托武汉一家IT公司开发了一套会员管理系统,每个会员的身份信息、上下线的层级关系都被录入系统,而各项津贴奖励也由系统自动计算。

  据警方介绍,位于金字塔顶端的马晓明等7名核心成员,截至案发,共提取奖金数千万元进行瓜分。这些资金共分为8份,马晓明占2份,其余6人各占一份。

  注水的项目

  让杨月娥姐妹心心念念的新能源电池和新能源汽车项目,也是马晓明等人对外宣传的主打投资项目。国宏集团对外发放的多份宣传材料中,对这两个项目不吝赞美。

  记者获取了一份国宏集团2016年3月印制的宣传材料《东方财星快讯》,其中称,公司已建成该电池自动化生产线2条,日产该电池1800块,年产55万块。该电池具有安全性能好、高功率、充放电功能强、可靠性强等多重优势。

  然而,根据贵州警方侦查,国宏公司仅有天津基地可进行试验性小规模生产,且生产厂房等基础设施并未达到国家对于生产电池类产品的相关基本条件,生产的镍碳电池电芯(未经检验的产品)仅销售1600块,销售收入162万余元。

  办案民警了解到,这种被大力宣传的镍碳电池电容存在体积大、能量比小、质量重、无法小型化等无法克服的缺点,无法使用在轿车、无线终端等中小型载体上,使用范围非常有限,市场前景并不明朗,且多年技术停滞,在国内已不再先进。

  国宏汽车对外宣传拥有4个汽车产业园,但根据贵州警方侦查,实际生产基地仅有天津市大港油田生产基地。公司共生产3214辆新能源汽车,销售上牌1891辆,大部分销售给马晓明自己的关联公司,购车资金也来自会员缴纳的会费。

  据天津时越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一位卢姓负责人证实,该批671辆车汽车质量极差,三电系统故障率达100%。

  公开信息显示,天津时越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为马晓明弟媳孙某某,股东为马晓明母亲刘某某。

  贵州省黔东南州公安局吴副支队长说,这实质就是马晓明用会员的资金购买自己另一公司生产的新能源汽车。

  国宏基金的财务总监周林(化名)听过马晓明主持的宣讲会,记得马晓明描绘了许多未来的美好图景,然而“和实际情况并不相符”。

  周林告诉记者,他了解到的情况是,国宏汽车发展很慢,“很不顺利”。马晓明之所以要这样宣传,是为了“树立一个好形象,给投资人信心”。

  除了上述两个项目外,王鹏远(化名)的生态旅游项目也曾被马晓明拿来宣传。王鹏远接受采访时说,马晓明曾称要给他的生态旅游项目投资,还把这个项目印到了对外募资的宣传资料上。

  王鹏远说,曾有近300名投资者去桂林考察,但马晓明承诺的1亿元投资款始终没有到位,经双方多次交涉,马晓明才把该项目从宣传册上撤掉。

  落空的期待

  去年6月14日,贵州警方在多地警方的配合下,展开联合抓捕行动,马晓明在北京被抓获。

  贵州省黔东南州公安局专案组负责人介绍,这起涉嫌传销的案件和原来的传销模式有了很大的变化,除了传统的人拉人的线下方式,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在网上进行,而且采取了以“基金、众筹”等为名的新形式。

  专案组负责人介绍,不管采取哪种形式,传销和正常经营的一个非常大的差别是计酬模式。传销的收入主要来源是下线,以发展下线收取返利的形式来获取的。

  比如,在“国宏”这个庞大的金字塔中,公司给会员的返利一项,就近7亿元。但是,会员不发展下线,是难以得到奖励的。而这近7亿元中,有6亿多元是采取“积分兑冲”方式直接从下线手里得到。

  公司财务总监周林认为,马晓明是整个国宏基金、国宏众筹在宣传、市场、资金多个体系的操盘手,是“金字塔最上层”。

  被捕后,周林非常后悔,他一再向记者表示,自己接受采访是希望投资者不要轻易相信高额回报,天上不会掉馅饼。他也告诫所有的参与者,不要存有侥幸心理。

  参与“国宏众筹”的事情,杨月娥始终没敢告诉自己的丈夫。

  新京报记者 王婧祎

【编辑:周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