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父亲称用命换来10万元被儿子拿走 儿子:防他赌博

2017年07月13日 13:29 来源:钱江晚报 参与互动 

  “我什么都不想陈述,我也陈述不清楚,我只想把我的钱拿回来!”

  “他好赌博,家里有什么都被他拿去卖掉赌钱!我做生意、买车,他从来没有帮过我!”

  昨天上午,一对父子在萧山法院对簿公堂,原因就一个字:钱。

  原告朱大伯口音浓重,皮肤黝黑,穿着朴实,文化程度不高,在法官屡次“请介绍一下自己身份”的要求中怔怔发愣。而坐在对面被告席上的就是他的亲生儿子。

  原告父亲:

  用生命换回来的钱

  我一定拿回来

  去年6月,朱大伯在萧山九堡大道出了一起不大不小的车祸,撞伤了头部,在医院躺了20来天才出院,医疗护理费花了2万多元。

  因为车祸的主要责任在对方司机,所以车祸发生后,扣除之前保险公司和对方司机垫付的部分,朱大伯拿到了保险公司12万多元的赔付款。

  在协商赔偿的时候,朱大伯还没有出院,便和自己的大儿子签了一份委托书,签了名按了手印,委托儿子代为办理相关的赔偿事宜。

  但是朱大伯没想到的是,这一委托却委托出事儿来了。

  儿子收了钱,揣进自己兜里不管老爹了。朱大伯私下多次要求儿子返还这笔钱,都遭到了拒绝。一怒之下,朱大伯一纸诉状把亲生儿子告上了法庭。

  “我儿子拿走了我用生命换回来的钱。”朱大伯的态度很坚决,“我今天就只有这一个要求,想要回我的钱。”

  被告儿子:

  钱由我保管

  是不会给他的

  这看起来像是一个不孝子侵占父亲财产的故事,但是当儿子开口的时候,事情却来了个180度的大反转。

  “当时他在住院,是他委托我代为处理,钱要我代他保管。”儿子答辩称,“钱是在我这儿,但我是不会给他的。他一天到晚就知道赌博,我要是不收着,不出三个月肯定全没了。”

  据儿子陈述,朱大伯经常借着看病的名义问子女要钱,“但是从不见他买药回来,都是拿去赌博输掉了,每个月的工资也是发到手就输掉了。”

  朱大伯却一口咬定,儿子就是把自己的钱拿去用了。“我当时和他说过的,除了买房子,你不能乱花我的钱,其他无论什么事,都不能动这笔钱。”

  儿子也是一肚子委屈。他告诉法官,这10万元从没想过去花,只是在银行存了定期,万一将来有个三长两短,这笔钱就是老头子的棺材本、生活费。

  父亲这边一口咬定,对儿子放心不下,执意要拿回这笔钱。儿子这边则声称是为了爸爸好,不想他在赌场里挥霍掉。一时间,父子两人争执不下。

  主审法官:

  当庭调解

  钱由女儿代为保管

  僵持之下,通过询问,法官得知朱大伯还有两个女儿。

  朱大伯也表示,如果钱能放在大女儿那儿还是放心的。法官现场连线了远在广州的大女儿。

  大女儿告诉法官,“钱由我保管可以,但是我也担心他会时不时缠着我要钱,拿了钱又去赌博。”

  考虑了双方的意见之后,法官提议可以做个书面约定,事先说清楚只有在朱大伯有重大支出时才会来要这笔钱,或者等他自己以后没有经济来源了,大女儿会分期把钱打给他。

  对于这个方案,大伯和儿子都没有异议,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儿子同意今天下午就去将存在自己银行卡内的10万元定期解冻,并在一星期内将钱转到妹妹的账户。(本报首席记者 肖菁 见习记者 高佳晨 实习生 饶爱萍 通讯员 萧法)

【编辑:高辰】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