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牌友联手设局骗钱 给他人酒中下药后诱其赌博

2017年07月19日 13:58 来源:检察日报 参与互动 

  邀人饮酒,却趁他人不备酒中下药,待他人神志迷糊时诱其赌博,再以“出老千”的方式骗取钱财。7月6日,江苏省睢宁县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徐志海、丁义忠等5人提起公诉。

  牌友联手设局

  徐志海系睢宁县人,案发时27岁,初中毕业后便常年在外地做生意。近几年,因沉迷赌博,他不仅赔光了积蓄,还欠下近20万元赌债。2017年春节前夕,债主纷纷上门催债,徐志海只得回睢宁老家避避风头。一天,徐志海在睢宁县城遇见昔日牌友刘道明和丁义忠,便向二人说起欠债的苦恼。刘道明和丁义忠也因赌博欠下不少赌债,三人便商量着如何找到一条快速赚钱之法。

  “听说有一种迷药,人吃了以后会神志不清,牌桌上想赢他多少钱就能赢多少,我们可以用这个法子骗些钱。”刘道明提议。徐志海和丁义忠觉得此计可行,便开始着手筹备,徐志海负责物色“人选”,丁义忠负责购买“迷药”。之后,丁义忠找到朋友陈志说明用意,陈志称可以从一名网友手中买到“迷药”,但需要5000元,丁义忠遂通过陈志转账购买。

  酒中动手脚

  2017年1月31日,受同乡姚远(化名)之邀,徐志海、刘道明等人约好晚上一起吃饭,同时受邀的还有姚远的朋友姚彬(化名)。姚彬和徐志海同住一个镇上,徐志海之前就听闻姚彬在外地做生意赚了不少钱。得知姚彬也在受邀之列,徐志海觉得“时机”来了,他赶紧电话通知丁义忠和刘道明,三人商定利用晚上吃饭的机会对姚彬“下药”。因担心自己掌握不好药物剂量,刘道明决定带上陈志一道出席。

  当晚6点多钟,徐志海、刘道明、姚彬等人如约来到睢宁县城一家饭店饮酒。姚彬与徐志海、丁义忠等人虽然之前并不熟识,但因为是同乡,又同是姚远的朋友,便也很快以兄弟相称,几人推杯换盏间不觉已到晚上9点多钟。

  见姚彬已是微醉,陈志悄悄向徐志海使了个眼色。徐志海会意,起身拉着姚彬一起离开酒桌去洗手间。陈志趁斟酒之机,偷偷将药水掺入姚彬的啤酒杯中。姚彬返回房间后,端起面前的啤酒杯饮了半杯,“这酒怎么变苦了?”姚彬察觉酒的味道有异。“可能是你嘴巴刚吃了花椒的缘故。”陈志慌忙解释,姚彬便也不再起疑。

  一夜欠下十万债务

  酒宴结束后,徐志海提议打牌消遣时间。刘道明途中又电话联系牌友周军、魏强到场。一行人进入一家咖啡店包房后,徐志海、丁义忠、周军、姚彬四人用纸牌比“点数”大小,当地人俗称“两张死”。赌注最低1000元起,上不封顶。只用了十几分钟时间,姚彬随身携带的1500元现金便输了个精光。

  “我这位朋友是专在‘场子’放贷款的,你可以向他借。”徐志海冲身后的魏强使了个眼色,魏强心领神会,从身上掏出一沓现金,交给了姚彬。姚彬返回赌桌继续下赌注。

  “看来药效起作用了!”徐志海心中暗喜,便示意丁义忠、周军二人“出老千”。随后的赌局中,三人采用对暗号、换牌等手段控制牌局。不到一个小时,姚彬就输了十万元。在向魏强写下欠条后,处于亢奋状态的姚彬仍不停借钱下注。“十万块钱差不多了”,徐志海等人决定“见好就收”,便草草结束牌局,将姚彬带至一浴室内休息。次日凌晨,姚彬返回家中。

  一夜欠下十万元债务!渐渐清醒过来的姚彬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想想自己平日里并无打牌的嗜好,昨晚的表现着实有些“反常”。意识到可能被骗,姚彬的家人于当日到公安机关报案。警方随即对姚彬的尿液进行检测,从中检测出甲基苯丙胺、苯丙胺成分。2017年3月24日,公安机关对徐志海、丁义忠、陈志、刘道明、魏强等五人以涉嫌诈骗罪移送审查起诉,其他人员的犯罪事实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徐志海等人使用的“迷药”中所含有的甲基苯丙胺、苯丙胺成分,是毒品的一种,过量使用会导致精神错乱、思想障碍、行为失控等,甚至会危及生命。周晓梅 刘涛

【编辑:魏巍】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