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杭州全职太太:有俩孩子的家庭 老公年薪至少50万以上

2017年07月26日 11:04 来源:钱江晚报 参与互动 

  “电视剧就是电视剧吧,与现实还是有距离的。我老公的年收入也有150万吧,可我绝对过不上罗子君的日子,8万元的定制鞋,名牌包包衣服鞋子随性买,不现实,别说在上海生活了,就是在杭州也不可能。罗子君离婚后的日子,我更只能是想想,对于一个在家多年的女人来说,重返职场并逆袭哪有那么简单。”

  “为什么一定要用职场或家庭来区分女性呢?听起来特别女权。有的人从工作中获得满足感,而我从家庭中获得,也就这么一点不同而已。”

  这是两个杭城全职太太聊自己的全职生活,一个70后一个80后,一个在追剧《我的前半生》,一个从来没看过。现实中的全职太太生活到底是怎么样呢?

  故事一

  在杭州生活,像我们这样有两个孩子的

  老公年薪50万元以上,老婆才敢全职吧

  上午9点,正处高温的杭州,阳光已很毒辣,目送着女儿走进培训机构的教室后,陈君(化名)回到车里,准备眯一会,可双眼布满血丝的她根本睡不着。昨夜初三儿子吼的那句“以后妈妈不要管我!”始终在其脑子里炸着。出生于1973年的陈君原本与老公一起创业,负责公司财务,2005年二胎女儿出生后,就在家做全职了。

  “你说我这么多年,究竟是做了什么呀,为了孩子回到家庭做全职,到头来一个孩子的叛逆期,就让我觉得自己真是失败。”车里虽开着空调,但气氛还是闷的。

  “我这样的哪叫全职太太,说得好听点是全职妈妈,说得难听点就是个全职保姆,除了赚钱,家里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事都得我来做吧。若自己是有份工作的,不管赚钱多少,总归也可推托一下,但全职在家的,推给谁呢?”

  陈君也曾享受过全职妈妈的快乐,那也是她最有成就感的时候,儿子上小学女儿上幼儿园时,儿子很乖成绩又好,长笛还获过很多奖;女儿呢,没有学业压力,什么跳舞、画画兴趣班也上得很开心,家里请个钟点工搞搞卫生就行了,“很多像我这样的全职妈妈,成就感就来自孩子呀。我和老公是高中同学,一路打拼从衢州来到杭州,最终有了个小公司,坦白讲我真没罗子君那种担心老公被抢的忧虑,也很少在自己身上花钱,想得最多的就是怎么给孩子创造个好未来。可没想到,儿子上初中后,也不知道是叛逆期还是成绩下滑的原因,和我的冲突越来越多,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女儿下半年就上初中了,暑假报了几个辅导班,我的任务就是接送,等待。其实我做全职太太最日常的生活状态就是等待,等孩子放学,等老公回家。”

  在杭州,家庭收入有多少,才敢让一方全职?

  陈君想了一下,“像我们这种年龄,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至少得有50万元以上吧,而且是税后的,否则心里没底。”陈君表示在她的这个数字中,孩子的教育支出占大头,“民办中学的学费加住宿吃饭,我们上的还是便宜的,一年也要4万多元,培训班的钱就不好说了,简直没有上限,当然也可以一分不花,但是现在能不给孩子报班的家长有多少,平时的班加假期弄个集训什么的,一年花3万元也没上几个班。再加上一年也总要出去旅游下吧,其他杂七杂八算下来,一个孩子一年10万元还真没往高里算。”

  除了孩子的教育开支,陈君表示维持一个家庭正常运转,必要开支也少不了。“此外,可能是年龄的原因,不上班总有一种不安全感,要有点多余的钱以备不时之需。在我看来,没有50万元的年收入,一方做全职或多或少会没有底气,当然这也因人而异。”

  “电视剧与现实不一样,但《我的前半生》也的确戳中了一些情感上的东西,尤其罗子君被抛弃的那一刻,还是很有触动的,虽然我不担心老公,但也会不自觉地想想自己。毕竟女人走回家庭就很难再走出去了,而男人走进事业也很难再走出来。”11点,女儿下课了,陈君打起精神,开车回家,“今天老公也特意回来陪儿子了,希望儿子会好点。”

  故事二

  全职太太也有自己的人生

  为什么一定要用职场或家庭来区分女性呢

  鲍静看上去不像一个传统认知中的全职太太,利落的中长发,一袭浅绿交领长裙,走路有风,未开口先有三分笑意,她身上职场女性的样子还更多一些。

  “《我的前半生》我真是一集都没看,身边朋友的讨论倒是听了很多,但为什么一定要用职场或家庭来区分女性呢?听起来特别女权。有的人从工作中获得满足感,而我从家庭中获得,也就这么点不同。”鲍静说自己属于那种没有经过角色转变,就自然而然回归家庭的“全职太太”,“读了几年书,又留了几年学,回国以后也没有特别正经的找份工作就一直自己那么小打小闹,然后结婚、生子,照顾家人。这么说起来我好像一直都是没有事业的人嘛。”

  儿子去了外公家,老公还没下班,鲍静一边熟练地用手机叫外卖,一边跟我闲聊。“孩子一放暑假身边的全职妈妈们比平时更忙,我倒是比往常空闲一些,我们什么补习班也没给儿子报,就每周一次的画画课和冰球课,都是他自己喜欢的,反正也不想培养神童,给他一个快乐的童年比什么都重要。”

  “现在全职妈妈挺多的,我儿子幼儿园同一个班里有半数以上家长都是全职妈妈,现在他上小学,班里也有三分之一左右是全职妈妈。”鲍静的朋友中也有很多是全职妈妈,“这当然需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做保障,但也要看你对生活的具体要求,我认识的全职太太里既有那种特别土豪的,也有家庭年收入20万元左右的。女性对自我有没有要求,跟她是不是全职太太没关系,取决于她的生活态度,跟她的价值观有关。我特别不赞成全职太太是‘高危职业’的说法,平衡家庭关系是每个女性都需要面对的问题并不只限于全职太太。”

  “儿子上学的时间,我就做做家务、看看电影,偶尔逛街或者画画,我觉得自己一点也不闲,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鲍静说自己是那种绝对不会穿着睡衣出门的人,也喜欢打扮自己,打扮家人,“我并不是围着儿子团团转的妈妈,也常对他说,‘妈妈也有自己的人生’,虽然他现在还不太明白。当初决定自己带孩子,不是因为父母不愿意帮忙,而是我们都认为父母也需要享受自己的人生,不应该被儿孙捆绑。我特别享受现在的生活状态,这样做一个全职太太有什么不好呢?”

  儿子更小一点的时候曾经问过一个问题:为什么爸爸要上班赚钱,妈妈不赚钱?回答这个问题的不是鲍静。

  “我老公第一时间就告诉他,‘妈妈也赚钱,妈妈比爸爸赚的还多’。从那以后儿子再没有问过这类问题。”鲍静笑笑,说她老公“三观特别正”,“下班回家他也会帮着一起做家务,他从来都不认为只有他一个人辛苦,我也并不认为自己为家庭作出了牺牲,要说付出,每个家庭成员都在付出,我们的关系是平等的。”

  没有人能保证生活会一成不变。“或许过两年,我想工作了,就去工作。”鲍静说,跟儿子在一起她学到很多也成长很多,“人生的成就到底用什么来衡量呢?我倾向于个人的满足感。人生一世,也不是太长,就顺应自己的心吧。”(本报记者 李玲玲 詹丽华)

【编辑:李季】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