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云南“悬崖村”:14吨炸药炸破“百年孤独”

2017年07月30日 14:4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中新社云南禄劝7月30日电 题:云南“悬崖村”:14吨炸药炸破“百年孤独”

  作者 于晶波 缪超

  一座山头孤悬金沙江上,一棵老树孤立在山头,老树下一个村庄孤落……在中国西南边陲乌蒙群山深处,金沙江边,二道坪,这个仅8户23人的小村庄,曾因一条半米宽羊肠道“限制”,历经“百年孤独”。

  记者日前探访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皎平渡镇二道坪村小组,见证该村因路而“百年孤独”,又因路而“热闹喧嚣”的历史变迁。

  二道坪,整个村庄座落在气势磅礴乌蒙群山一块向外突出平台上,已有百来年历史。其三面是悬崖绝壁,绝壁下,金沙江水滚滚流向中国最富庶的东南沿海。

  长期以来,二道坪连通外界的仅是崖壁上一条半米宽羊肠小道,最窄处只能立下一只脚。关于这条窄路,皎平渡镇一名扶贫工作人员形容:“村里不能养牛,小牛能进来,但牛长大后出不去。”

  外面人进不来,里面人出不去。村庄逐渐变得“孤独”。

  当记者走进二道坪,即被71岁村民蒋文英热情邀到青瓦土墙的家中“做客”,她端出满满三盘柿子后说:“我再给你倒酒。”皎平渡镇扶贫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孤单久了,他们对稀客特别热情。”

  酒精,能驱寒,也能让人愉悦,在“孤岛”般的二道坪,酒精有特殊作用。

  蒋文英告诉记者,她72岁丈夫寡语,“对着天发呆,对着大山发呆,对着他的山羊发呆。”只有晚饭,老俩口喝上几口酒,老伴才和她说说山羊的事。大山生活枯燥乏味,犹如日出日落一样恒定。

  56岁村民徐顺香家中,破旧沙发背后墙壁上,贴着一张西藏布达拉宫巨幅贴画。“您知道画里是哪儿吗?”记者问,她憨厚地笑着摇摇头。

  徐顺香和丈夫俩人又组成二道坪8户人家中的一户,这样组合是二道坪“标配”。他们每天只是放羊、喂猪、喂鸡,打理土地,旧电视是唯一“消遣”。

  路不通,贫困在这里代际相传。蒋文英说,夫家三代人碗里都是玉米。儿子不想像父亲一样天天看天发呆,出村做了别人家女婿,女儿也外嫁了。

  时至今日,二道坪已有十多年没娶到一个媳妇进村,而村中青年男女都愿“嫁出去”。原本60多人小村,现今只剩8户(4户贫困户)23人,最大年纪者89岁,最小年纪者48岁。记者注意到,村里有不少残檐破瓦废弃屋舍。

  2015年,中国在全国范围内打响脱贫攻坚战,承诺不让一个贫困民众掉队。如二道坪这样仅剩23人,即将消失的村庄,亦没有被忘记和落下。

  “即使会消失,我们也要给他们希望。”皎平渡镇扶贫干部朱海涛说。

  2016年9月,随着14吨炸药一声巨响,炸破二道坪“死寂”,结束这“百年孤独”。

  羊肠小道上巨石被炸开,一条由政府花费100万元人民币修建的4.5米宽公路于去年10月修通。

  路通了,“最年轻者”——杨绍辉(48岁)反而说:“烦!”如今,越来越多的收羊收菜商贩驱车进入二道坪,过惯孤寂平静生活后,村子突然热闹起来,杨绍辉显得不太适应。

  但可以看到,二道坪的山羊有了“销路”。贫困在这个山村“消失”了。

  二道坪这个“悬崖村”的脱贫路,其实正是当下中国脱贫攻坚战的缩影。如何让中国最后的逾4000万贫困人口脱贫,被视为中国与“小康社会”之间的最大障碍。如今,中国正试图迈过这个“最大障碍”,而中国规模庞大的减贫行动,亦成为对全球减贫课题最正面的回应。(完)

【编辑:左盛丹】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