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浙工大90后女生成全国首批特高压高空走线女技术员

2018年06月15日 09:59 来源:钱江晚报 参与互动 

  两位毕业于浙工大的90后女生,成为全国首批特高压高空走线女技术员

  百米高空巡线路 伸手就能碰到天

  本报记者 陈伟斌

  多少有点意外,目前正在一线供职的浙江省送变电工程有限公司的90后姑娘高菲和陶瑾,成了国内第一批特高压高空女技术员,定期给线路做检查。

  其实第一次上塔前,教导队里并没对女学员做硬性上塔要求,但有点好奇也有点不服气,她俩和其他三个女同事壮着胆就爬上了电塔。

  后来岗位分流,这种“会当凌绝顶”的百米高空上塔、走线,成了高菲和陶瑾的家常便饭。可即便身处数百米高空、身边只有几根导线和安全绳做保障,她们照样视若平地,仔仔细细地做好每一寸的检查维护,保障线路安全稳定。

  一句想试试,两女生进入高空走线队

  由于陶瑾目前正在西藏林芝的工程上,钱报记者这次只见到了高菲。

  第一次见面时,这个出生于1994年、理工科出身、言语简洁、性格爽朗的大姑娘,给人感觉有点像个干练的男孩子。

  后来电联陶瑾,她也表示,高菲的确男孩气一点。

  一开始,高菲有点拘谨,一板一眼好像是在等人跟她开会。直至谈到了工作,她的话语才显得活泛多了。

  成为国内首批从事特高压高空作业的女技术员,这个身份,高菲自己都有点意外。

  “2016年浙江工业大学毕业后,进入省送变电工程有限公司教导队。其实当时并没有硬性要求我们女的也一定要像男学员那样上塔。”高菲记得,包括她在内当时共有五个女生,在一次上塔练习时,女学员都在边上看,男学员们则一个个上塔。看完,高菲她们想试试,于是跟教导队里的老师提出上塔的想法,“老师看我们自己提出来的,就答应了。”

  她记得在往上爬时感觉还行,虽然中途有过紧张,但想到上不去会“没面子”,所以一直坚持,很快爬上了三十多米高的电塔。“当时我听到似乎有人在喊让谁慢一点。”高菲已不记得初次上塔时的很多细节,而陶瑾就记得自己比高菲紧张多了,因为她从前是恐高的。

  陶瑾也毕业于浙工大,研究生,她说自己以前走到稍微高一点的楼层阳台上,都不怎么敢往外看,会发怵,“之前去东方明珠塔,有玻璃栈道一样的区域,我就一直坐着不敢站起来。”

  不过那次,她们是壮着胆自己提出来的,所以哪怕硬着头皮也得上。

  “爬了不久,由于没踩到脚钉,我就像挂在塔上。”陶瑾记得,那会儿她心里是真慌了,“后来就听见已经爬上去的高菲,带着一点点哭腔喊,坚持住。”

  定了定神,陶瑾再度试了试终于踩到了脚钉,稳定了姿势,上塔就简单多了。

  从教导队分流到各自岗位后,高菲和陶瑾就成了公司里第一批走线的女技术员,这也是她们公司第一次尝试将女技术员招录进高空走线队伍,然而正是这次,她们成为国内第一批特高压高空女技术员。

  刚开始是手脚并用硬着头皮爬

  入职后,这俩姑娘就成了一线队伍中的一抹鲜亮。翻山越岭、夜宿山林的日子不在少数。

  高菲介绍,她们的工作相当于一个高空电力医生,定期给线路作体检,确保它的安全稳定运行。虽然说现在无人机和望远镜等应用广泛,但高空走线能发现其他角度发现不了的问题,因为很多导线上的问题和缺陷是很细微的,所以人工检查还是必不可少。

  不过实际操作中,还是和在教导队时有很多不一样。在高空走线,需要两手各抓一根手臂粗的导线,脚上踩的也是如此,因而既要保持身体平衡还要同时工作。

  高菲和陶瑾都记得,一开始走线时,特别是过绝缘子串时,需要四肢支撑着过去,直视下方,这对她们而言就又是一项挑战。

  “我们每人都有一个男同事带着。”陶瑾说,一开始她不敢走,毕竟在百米高空,于是男同事就在前面做示范,四肢并用跨过一个个绝缘子爬过去,“看着还是有点紧张,但还是手脚并用硬着头皮爬。”

  第一次过绝缘子串的高菲也紧张了,和陶瑾经历了同样的心理建设才成功跨过。

  在慢慢熟悉的工作中,她们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挑战也来了。

  2017年12月,高菲和陶瑾被分到甘肃白银的一处项目工地上走线检查线路——两个电塔跨越黄河,直线距离近一公里,距离河面300多米。

  “塔高一百多米,但塔建在两百多米的山上。”每次爬到塔架下,她们就已经很累,上塔还要靠手脚并用往上爬,体力消耗不言而喻,“高菲是靠体力,我是靠意志力。”陶瑾笑说,两人一起上塔,自己经常爬到一半就落后高菲一大截了。但对她们而言,踩着脚钉往上爬还算好的,如果是走软梯,那才真费劲。

  “关键是冷。”为了能在走线过程中,尽可能保持身体灵活,她们都不敢多穿厚衣服。记者从一些录像和照片中看到,她们出线时只穿着一套薄薄的工作服,脚上踩的也只是单薄的绝缘鞋,加之手掌需要感受导线,因此也只能戴一副薄手套,唯一看上去暖和的就一顶普通的棉帽子。

  而当时,当地的户外气温已经是零下十七八度,还刚刚经历了沙尘暴,更别提她们的工地在远离城市的山区。走线时,大风和低温把她们的脸颊冻得通红,一趟走下来需要五六个小时,连吃饭都只能带着饭盒在塔上。

  不过一走上导线,脚底就是落差几百米的西部风景,能从一个不一样的角度看脚下的世界,反而让她们都觉得很有趣。

  虽然复杂艰苦,但也刺激过瘾

  虽然家人们都很支持高菲和陶瑾的工作,但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高菲和陶瑾都说,她们刚刚从事这份工作前,其实从未想到过会要高空走线,“我就告诉他们,自己是很安全的,因为不仅有安全带,还有急刹防坠器绑着,所以不会出现问题。”

  最后家人都觉得只要保证安全就行。

  她们每次上塔,腰间袋子里都会带着作业工具和手机,并在检查好各项安全措施才开始爬,走线时遇到需要维护休整的地方,就用锉刀或砂纸打磨光整,一丝不苟。

  只有在塔上休整时,两个姑娘才显现出和别的女孩儿一样爱美的心理,互相拍照或自拍,偶尔还留个搞怪表情,但更重要的是给家人拨通微信视频,聊聊天。

  高菲说,在甘肃走线休息期间,跟妈妈视频时,其实心里挺开心的,她妈一样觉得特别新鲜,“不管再高的走线,就没腿软过”。

  陶瑾也是如此。甚至很多大学男同学都对她们赞赏不已。

  至于未来,她们其实并没想过太多,只是觉得既然已经在从事这份工作,就一定要将之做好。

  “可能我的思维,比较直接吧。”聊到最后,话语不多的高菲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而电话那头,陶瑾也笑着说,如今的自己再也不恐高了,“现在走东方明珠塔时,都不觉得害怕。”

  高菲和陶瑾是第一批,但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批。如今,已有数名2017年招录的女性技术员在山东济南接受培训,而接下来,她们将和高菲、陶瑾组成一个全新的班组,成为国内第一个特高压高空女子技术员班组。

  “虽然复杂艰苦,但也刺激过瘾。”说到最后,高菲和陶瑾都显得很自豪。

【编辑:姜贞宇】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