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坚守救援一线的坠江公交车遇难者家属:用坚强为父亲送行

2018年11月02日 12:3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坚守救援一线的坠江公交车遇难者家属:用坚强为父亲送行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重庆11月2日电 题:坚守救援一线的坠江公交车遇难者家属:用坚强为父亲送行

  中新网记者 钟旖

  在重庆公交车坠江事故中,43岁的重庆万州蓝天救援队副队长周小波是遇难者家属之一。经过86小时紧张救援,坠江公交车在31日晚23时28分被打捞出水,他终于在1日上午见到父亲最后一面。“爸走得很安详,身体没有过多伤痕。让我感到欣慰。”周小波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说,他将勇敢面对,向前看,铭记父亲留下的快乐回忆。

  28日10时08分,万州22路公交车在行驶至万州长江二桥时,突然穿过中心实线,撞上对向正常行驶的小轿车后,越过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得知消息后,正在开会的周小波赶回家换上队服,奔赴救援一线。与此同时,父亲与家人失去了联系。周小波记得,两人分别的清晨,他将父亲顺路捎到当地公园附近,父亲说:“你开车注意安全。听说菊花开得美,我去看看菊花展。”

  “预感不妙”的周小波在救援现场持续拨打父亲电话,从“暂时无法接通”到“已关机”,周小波的心渐渐下沉。紧锣密鼓的救援仍在继续,已参与过六七十次救援活动的周小波收敛起不安,与同伴一道,开着冲锋舟搜寻江面幸存者、用声呐和水下机器人试图确定公交车位置。连续三晚夜深人静时,他站在长江边张望,“侥幸地希望有奇迹发生”。

  76岁的父亲周大观真的走了。从殡仪馆出来,周小波克制多日的情绪突然泄了闸口,面对网络镜头,他失声痛哭:“儿子尽孝还没尽到。爸,一路走好,儿子会永远坚强。”

图为重庆万州蓝天救援队副队长周小波接受<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记者采访。 张颖绿荞 摄
图为重庆万州蓝天救援队副队长周小波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 张颖绿荞 摄

  “救援期间,我一直忍住没有掉泪。爸爸走了,我少了一个精神支柱,也少了个朋友。”周小波疲惫的脸上是中年男子流露真情后的局促与腼腆。他向记者述说父亲的生前趣事,每一句“我爸爸”开头后,快乐回忆牵引出微笑浮现在他嘴角。

  周大观是从教40多年的乡镇民办教师。在周小波心中,父亲平易近人又多才多艺,“会手工、刺绣、木工,还会做简单的教具”。父子俩最爱一起看体育赛事,时常结伴去篮球、羽毛球运动场观战。

  父亲一路守护着周小波的成长。小时候周小波不听话去长江中洗澡,他担心安全问题教训了周小波一顿,后来,周小波每一次下水游玩,他都执意同行。受父亲影响,从部队退役后的周小波选择“子承父业”当一名教师。周小波热心公益,于2015年初加入蓝天救援队。周大观听闻后,从来不喝酒的他与儿子“干一杯”以表全力支持,并在儿子每次参与救援时叮咛“注意安全”。

  2018年春节,周小波母亲病故,父亲搬来与儿子同住。爷俩家安在长江北岸,卧室窗户看出去就是万州长江二桥。“爸爸在时,我常向他撒娇,抱一抱他。这感觉真温暖。”周小波回忆,就在上周自己喊着要减肥,父亲为他削黄瓜、水果充饥,当时他觉得“自己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爸爸走了,我再也不是一个孩子了。”一场别离,周小波永远失去了“儿子”的角色。他说,留住逝者快乐的时光,心中铭记他们带来的快乐,就是生者前行的动力。

【编辑:罗攀】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