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寻子不易 相见也难

2018年12月26日 09:45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参与互动 

  绵阳修表匠原地摆摊三十年终于找到失散儿子
  寻子不易 相见也难

失散30年的儿子,在警方介入之下,通过DNA比对得以确认

获知儿子的顾虑后,韩峰表示,愿继续等下去,直到儿子回心转意的那一天。

儿有顾虑

  如果相认,是不是对养父母不忠;不相认,是不是对亲生父母不孝?

父有无奈

  “我会继续等待,等他回心转意的那天。”
  6岁儿子失踪后,韩峰不是外出寻找,便是守在儿子失踪的地方摆摊修表,等待重逢。
  30年的守候,韩峰终盼来了喜讯。12月25日,绵阳警方打来电话:采集韩峰血液信息后,与广州的小张进行比对,两人DNA匹配成功。而这意味着,老韩失散30年的儿子终于找到了。
  然而,面对老韩的期许,小张十分犹豫。一边是抚养自己长大的养父母,如果相认是否不忠?一边是生父渴望见一面的愿望,如若不同意,是否不孝?
  通过警方劝说,小张表示将在春节后做出选择。得知这一消息后,老韩沉默许久,他说,如果小张最后仍不愿意见面,他唯有选择继续等待。

等到这一天警方介入失散30年的儿子找到了

  “确定了,广州的小张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儿子。”等待20天以后,老韩终于接到了让他激动万分的电话。
  12月4日,绵阳市涪城区公安分局通知韩峰夫妻,到公安机关采血,并询问了儿子韩小君当时被拐走的详细情况。“把我们身份证复印件和指纹都搜集了,说是帮忙去调查,去做张毅的工作,这次一定要有个结果。”警方的介入让韩峰很感动,他想,这次应该会有一个好的结果了。
  12月25日上午,警方通知韩峰:DNA比对成功。
  而后,记者电话联系上了负责此事的代警官,她告诉记者,经过比对以及调查,确认了失踪小孩小君的身份,但做了多次沟通,对方目前并不愿意与韩峰相认。
  “他有顾虑,养父母对他很好,他也在照顾养父母这边的情绪。”代警官说,对方的顾虑是:如果相认,是不是对养父母不忠;不相认,是不是对亲生父母不孝?
  代警官说,她给小君说了韩峰只想见一面的想法,但小君仍未同意。“给他说,韩峰年龄不小了,想见见他,不需要考虑赡养或者其他方面的问题,只是想大家都不留遗憾。”
  同时,代警官也表示,小君不希望太多人去打搅他的生活,他不想家人因此受影响。“小君说他正在考虑,春节过后会最终答复是否见面。”

苦等盼重逢儿子走失他原地摆摊等了30年

  25日中午,韩峰坐在表摊前,一边吃着从家里带的午饭,一边接着电话。老韩当天手机响起的频率比以往高了很多,他说,上午警方的电话,让他的家人和朋友都倍感兴奋,终于找到人了,虽然还不能立即见面,但事情是朝着好的方向在发展。
  韩峰今年65岁,老家在遂宁蓬溪县,1979年到绵阳修表谋生。1987年,在绵阳站稳脚跟后,他从老家将家人接到了身边,这一年,儿子小君6岁。
  韩峰修表摊摆在原成绵路边的会仙楼下,曾是绵阳市的汽车客运站,旁边还有一个市场,人流量大,修表的人也多。
  说起儿子被拐走的事,韩峰记忆犹新。“我记得那天应该是6月1日,我当时正在给一个男子修表,修好后,抬头起来一看,客人没在,孩子也不见了。”韩峰肯定孩子是被拐走的,他回忆说,发现儿子不见以后,他就近询问其他商铺的老板。其中一名售货员告诉他,看到有一个男子买了一包饼干给了一个小男孩,然后就一起走了,但是去了哪个方向,并没看清楚。
  儿子丢失以后,韩峰开始了漫漫寻子之路,足迹遍布绵阳及周边多个市县乡,远则跋涉到了陕西及辽宁,但一次次希望而去失望而归。
  多次寻子无果,韩峰选择了一个在身边人看来最不可理喻的法子——原地等待。每天早上7点,韩峰准时出门,骑着自行车,带着饭菜,从绵阳市高新区菩提寺前往成绵路的修表摊,晚上7点又骑车回家,来回超过22公里。除了过年休息几天,韩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等三十年,期盼终有一天父子能重逢。

寻子三十年幕后故事媒体·线索 DNA比对

  今年夏天,老韩摆摊等子的消息经过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报道后,全国很多媒体找到了他,希望能够报道此事,帮助他找寻失踪的儿子。
  之后,陕西的闫先生带来了一条线索:他告诉老韩,多年前他有一位同事小张曾无意间说起,自己姓韩,从小被拐卖,父亲是一名修表匠。“看到信息后,我立即联系他,感觉他说的应该就是小君。”通过闫先生提供的电话,韩峰试图联系上小张,但并未如愿。后来,绵阳警方得知这一信息后,主动找到老韩,希望能够帮助他确认小张的身份。12月4日,警方采集血液信息前往广州,通过比对,警方确认了小张为老韩走失之子的身份。

想见与相见,仍在等待

  对于小张的顾虑,韩峰端着饭盒,沉默许久,他很无奈,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表达去面对。马上过年了,韩峰想,能一起吃个年夜饭就好了。“真的想见一见,也不需要小君承担什么义务,有困难我们可以一起解决。”
  拿起手机,老韩找出了小张的电话,想了很久,他还是拨了过去。“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电话那头没有传来预期的声音,老韩叹息一声,他知道,小张现在不愿意被打扰,但他还是没忍住,他想亲口告诉小张,只是想见一面。
  小张告诉警方,春节后会做出选择。如果结果是不愿意见面,怎么办?面对记者询问,老韩没有做过多的思索,“我会继续等待,等他回心转意的那天。”

【编辑:姜贞宇】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