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小伙福州制止施暴被拘14天:下次遇到还会出手

2019年02月20日 15:11 来源:重庆晨报 参与互动 

  小伙福州制止施暴被拘14天 警方正在调查,将公布真相 “下次遇到这事还会出手,但会注意分寸”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赴案发地调查、对话当事人,独家全景还原事件经过

李桦

案发现场的外景。

受害人邹女士讲述事发情况。

案发现场内景。

赵宇感到对孩子存在愧疚。

  赵宇介绍案情。

  55天前,赵宇听到有人呼救,出手救下了正在被施暴的女子小邹;52天前,赵宇因故意伤害被刑事拘留;51天前,赵宇错过了妻子生产,儿子出生;39天前,赵宇取保候审,允准回家。

  14天的刑拘,55天的煎熬,让21岁的赵宇眉眼里透着愁容。只有看到儿子时,他才会露出笑容。

  “他是个很阳光的人,这件事情发生后,经常头疼,内心很受煎熬。”昨日,赵宇的妻子小吴对记者说。面对受害人小邹和施暴人李桦(化名)的不同说法,赵宇希望公安机关能尽快调查清楚,还自己清白。

  昨日,记者从小邹处了解到,案发后她曾多次向警方提出追究李桦的责任,但一直未能得到答复。如果需要作证,她会站出来为赵宇作证。

  给孩子取名“吴世耿” 希望孩子不对此事耿耿于怀

  21岁的赵宇,阳光帅气,当过兵,走起路来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豪气。赵宇的妻子小吴是贵州人,从小在福州生活,说起话来透着南方女子的温柔。尽管分属两地,习俗性情都不相同,但他们的小日子却过得有滋有味。两年前,为了和小吴在一起,赵宇来到福州打工,成了保安公司的员工。

  结婚后,两人租住在福州市晋安区长乐北路的一处公寓里,赵宇每个月工资4000多元,有1600元要用来支付房租。赵宇租住的公寓,共5层,外体已经变旧。一层有近百户居民。每户面积十几平方米,包括卧室、卫生间和一个小阳台。赵宇家住在顶楼C区。周围居民告诉记者,这里住的都是外来打工人员,早出晚归,平时交流很少。

  2018年,小吴怀孕后辞去工作安心在家养胎。虽然日子过得清苦,但夫妻两人感情很好。“他性格阳光,爱打抱不平,光公寓里劝架就好几次了。”虽然抱怨着赵宇“爱管闲事”的性格,但语气里却透着对老公的关心。

  2018年12月,小吴进入待产期。那段时间,赵宇大部分时间都陪在小吴身边,期待和她一起迎接孩子的降临。

  恬淡的日子在2018年12月26日晚被打破。“我听到楼下有人在呼救,出于本能就想下去救人。当时门口站了几个人,但是没人进去帮忙。我看到屋里一个女孩被一个50岁左右的男人掐住脖子,脸都被憋紫了。女孩的头上还有包。男子右手握着拳头,正向女孩挥去。我上去拽住男子的手,没想到他反手就捶了我两拳。我一把将他撂倒在地上,他还死死地掰住我的三个手指。被打的女孩也上来拉住了我。我要是强行从男子手里把手指拽出来,最轻也是脱臼。我踹了他一脚后才脱身。”赵宇回忆事发现场时说。

  施暴男子并未就此罢休,而是拿出手机,扬言要让赵宇“好看”,正当赵宇拿起凳子准备反击时,被受伤女孩和赶来的小吴制止。

  “受伤女孩的闺蜜报了警。警察到现场后,把他们3个人带走,我和赵宇就回家了,回到家他也没有和我说发生了什么,只是说他看到女孩被打就上前帮忙。我是在赵宇被警方带走后,才从受伤女孩小邹哪里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小吴说。

  案发后的第三天,赵宇被警方带走,当时他正在陪小吴在医院待产。

  赵宇因涉嫌故意伤害罪突然被带走,让小吴受惊不小,“我不明白,我丈夫是去帮忙的,怎么就成了故意伤害的嫌疑人了。”带着对赵宇的担忧,2018年12月30日,小吴产下一子。之后,小吴一直在为赵宇的事情奔波,找过律师、找过受害者小邹,希望能为赵宇讨回公道。

  “我要是垮了,赵宇就完了。我必须救他。”2019年1月10日,在检察机关做出不予批捕决定的同时,小吴缴纳了1万元保证金,为赵宇办理了取保候审。

  “现在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我被无罪释放,另一种就是我要承担刑事责任,面临巨额的赔偿。我希望是前者,不然我太冤了。我不希望身上的污点影响到孩子今后的生活。”从看守所出来后,赵宇患上了头疼的毛病,头疼发作时一天要抽两包烟才能抑制住,人也瘦了一大圈。为了家里的生计,赵宇一边工作一边等待公安机关出具最终调查结果。

  “我们给孩子起名叫吴世耿,希望孩子以后不要对此事耿耿于怀。”赵宇说。

  受害女子被按在床上脱衣 曾多次要求公安追究责任

  2月18日,记者在位于赵宇家楼下的案发地C118室门口看到,房间的门锁已经破损,房间内已经无人居住。透过防盗窗可以看到,房间结构与赵宇家类似,屋里摆放着各类生活用品。

  记者注意到,该公寓楼的隔音效果并不好,在楼道中能清楚地听到居民家中谈话的声音。

  周围居民告诉记者,案发时间大约是2018年12月26日晚上11点多,当时听到楼道里先是有踹门的声音,之后就传出打斗、争吵和摔东西的声音。几分钟后,一名女孩打开门跑了出来,有隔壁的邻居听到动静过来,但没人敢进去,最后还是赵宇冲进去阻止了男子的殴打行为。

  2月19日,受害女子小邹对记者说,她一直在福州的夜店打工。此事发生后,她便回到老家休养,“那个打我的男子叫李桦,和我是在工作场所认识的,之前我们接触过两次。事发当晚我喝多了酒准备打车回家,李桦要和我一起走。我拒绝了,但他还是跟着我上了出租车。下车后,李桦提出要去我的住所,我再次拒绝。李桦和我保持一米左右的距离,一直尾随我上楼。我关上房门后,他就用脚踹门。”

  小邹回忆,李桦将门踹开后,便提出留宿。看到屋里还有其他女子,又提出要和小邹出去过夜。再一次遭到小邹拒绝后,他便上前打了小邹,还用水壶砸向小邹的头部。与小邹同住的闺蜜随即跑出去报警。

  “看到我闺蜜出去了,他就上前拉我,把我按在床上一边用拳头打我,一边要脱我的衣服。我当时无法动弹,头也有些晕,只能大声地呼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看到门口来了几个男人,紧接着赵宇就拉开了李桦。李桦还一直掰着赵宇的手,扬言要‘弄死他’,赵宇为了挣脱他才踹了他一脚。之后我们就被带到派出所做了笔录。”小邹说。

  小邹表示,案发后,她曾多次向公安机关要求追究李桦的刑事责任。因李桦此前在派出所时称身体不舒服,被送往医院治疗,公安机关没有立即对李桦采取强制措施。

  “几天前,我又联系了福州市晋安分局民警,他们还是没有给我答复。”小邹介绍,最近一次联系公安机关是在春节过后,因不清楚李桦目前的身体状态,暂时没有继续向公安机关追问未对李桦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但后期她会继续与公安机关联系。

  小邹称:“如果需要出庭作证,我会出来作证的。如果没有赵宇,那我受到的伤害将不堪设想。非常感谢赵宇,我相信好人会有好报。”

  此事的另一名当事人,小邹的闺蜜贺女士在接受福州新闻频道采访时,也给出了与小邹相同的说法。贺女士称:“就是不让他(李桦)进来,他硬把门踢开。然后还打她(小邹)了,就是很凶。他本来想留在这里的,但是他不知道家里有人。就想把她带出去过夜。她不同意,就想让那个男的走。那个男的就是赖着不走。他用水壶打她脸还是脖子的时候,我跑出去报警。”

  记者走访发现,赵宇所居住的长乐北路上分布着七八家夜店。当地一位出租车司机表示,周围拆迁小区里居住着很多在夜店工作的男女,有的一户居民房能分割出四五间出租房,治安问题在所难免。

  施暴者李桦提出私了 二级伤残或难作为刑拘凭证

  作为此事的关键人物之一,李桦的说法一直备受关注。记者多次致电李桦,均无人接听。

  李桦此前在接受福建新闻频道采访时表示,案发当天他和小邹在外面吃饭,后来一起唱歌、喝酒,再后来他应约送小邹回家。“她就叫我送她走到她门口那里,她就叫我下车,那个女的酒喝多了,我就说你酒喝多了就睡觉,不用唧唧哇哇叫。我就抽她一下,我说自己去睡觉,那个女孩子就打我一下,就把我打痛了,我就抽了她一下。后来进来一个男的,踹了我一脚。”李桦说。

  2月18日,在福建新闻频道最新报道中,李桦再次表示,他只是“站在门口那里玩,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踢”。并一再强调,门是赵宇踹开的,他并没有动手,并否认了小邹指控他强奸的行为。

  李桦还称,他被带到公安机关做笔录时,感到肚子痛,然后被送到医院治疗。经检查是肠子破裂,当天就做了手术,共花费5万多元。

  在记者获得的一份李桦与赵宇父亲的电话录音中,李桦提到伤残鉴定已经出来,被鉴定为二级伤残,后面一段时间都没法做过重的工作,要求赵家按照伤残鉴定的规定对他进行赔偿。除了医药费外,近两三年的误工费也要有一些。并提出,如果赵宇愿意赔偿,他可以和公安说,不给赵宇判刑。

  记者查询发现,根据我国法律规定:伤残等级评定标准是根据伤残的严重程度来判定伤残的等级,分为一级到十级伤残。其中二级伤残的标准需达到:日常生活需要随时有人帮助;各种活动受限,仅限于床上或椅上的活动;不能工作;社会交往极度困难等标准。因李桦并未向媒体出示其伤残鉴定的书面证据,其受伤程度的真实性暂时还无法确认。

  记者从多名一线民警处了解到,如果李桦提供的是二级伤残鉴定,鉴定机构应该是第三方所提供,这样的证据警方一般是不予认可的。一般情况下,公安机关对伤残的鉴定主要分为轻微伤、轻伤、重伤,构成轻伤就可以追究刑事责任。如果仅凭二级伤残鉴定就对赵宇进行刑拘,涉嫌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对此,记者联系到福州市晋安区公安分局,该局工作人员表示,此事正在调查中,后期会公开回复此事。

  律师看法

  赵宇不应被追究刑事责任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长认为:见义勇为并非一个严格的法律概念,目前我国国家层面也没有出台专门规制见义勇为的法律法规,在法律上与“见义勇为”最为接近的概念是“正当防卫”。因此本案的关键仍然在于对赵宇是否构成正当防卫的判断。

  根据相关公开报道对案件事实的描述,加害人李桦存在“踹坏门锁”“用烧水壶砸头”“用凳子砸”“强脱衣服”等暴力行为,而赵宇听到呼救抵达现场后看到“醉酒的男子左手掐着年轻女子的脖子,右手举着拳头”,这说明当时现实紧迫的不法行为正在发生,而且该不法行为属于特殊正当防卫所规定的“行凶、强奸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再考虑到赵宇制止不法行为所采用的手段、打击的部位以及赵宇制止不法侵害后及时停手等客观行为,可以认定赵宇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应被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

  施暴男子索赔录音曝光:可私了!

  这两天,“见义勇为”制止女邻居被入室侵害,反因涉嫌故意伤害被刑拘14天、在福州工作的黑龙江小伙赵宇,引发全国舆论广泛关注。

  昨日,记者获得的一份涉及福州赵宇“见义勇为”被刑拘事件的录音显示,对女子小邹施暴被赵宇踢伤的男子李桦(化名)在电话中索赔,称调解后可以将赵宇三至七年的刑罚,降低到一年半到一年,“看能不能不判刑。”

  记者获得的这份录音时间发生于2019年2月14日下午5点40分左右,是李桦给赵宇远在东北的父亲打的,录音全长8分53秒,以下为录音部分内容。

  李桦:我的法医鉴定已经下来了,公安说了判刑轻和重的问题,我们要不要上法庭,我看就不要上法庭了。

  赵父:不上法庭你能说了算?

  李桦:公安说,我们自己协商,协商就好讲,你儿子那边还要去找那个女人,不可能你儿子一个人承担啊。法医鉴定下来,我属于二级残疾,这几年我也做不了重活。如果我们协商的话,就不要七八年时间了,就一年或一年半。

  赵父:我得出多少钱啊?

  李桦:如果上法庭,法庭断多少钱,你就得给多少钱,判的刑还要大一点。不上法庭的话,该判三年的就只判一年多。法庭是根据伤情来判多少钱,不是想要多少就要多少。

  赵父:你要多少钱啊?

  李桦:我不是要多少钱,要我的医药费,还有我两三年不能做重活也要考虑一点。我也不是要你多少钱,要你几十万也没意思。

  赵父:那你也得要有个数啊。

  李桦:那我要去法医鉴定那里问一下,要多少钱。我听公安讲,判刑的话,他最起码要三年以上,三至七年。我们沟通了,顶多判一年多点。还是要根据伤情一级、二级、三级来赔偿钱的。还有一个问题,赔钱的话,还有那个女孩子,不是你一个人赔钱的。

  赵父:你明天问一下伤残鉴定怎么说吧。

  李桦:我也是农村人,我问下法医,我们该私了就私了,让你儿子在那里待太长时间也不好。我们这边,最好到时我和公安讲,我说能不能不判刑。再赔一点钱出来。你看行不行?

  赵父:你跟那边说好吧。

  李桦:好,好。

  赵宇:遇到这种事,下次还会出手,但会注意分寸

  “如果我被抓了,他们娘俩该怎么办?没有经济来源,还要面对巨额赔偿,不敢想象。”操着一口东北话,梳着平头,走路挺拔,但每当抱起孩子就忍不住要亲一亲孩子脸颊的赵宇,至今已回家一月有余。但回想这些天的经历,他仍心有余悸。

  2月18日深夜,在只有十几平方米但布置温馨的出租房里,赵宇对记者表示,希望法律能给他一个公正的结果。他坦言对出手救人并不后悔,只是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出手时会更注意分寸。

  “我踹了他一脚脱身,当时感觉他没什么事”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你什么时候到福州工作的?具体从事什么工作?

  赵宇:我是黑龙江人,今年21岁,曾在长春当过兵,退伍后在北京闯荡过一段时间。两年前,为了妻子我来到福州晋安区一家保安公司打工,每月工资4000元左右。我们两人租住在长乐北路的公寓里,虽然面积不大,但生活很幸福。2018年,我妻子怀孕后就辞职在家待产。我每天工作时间是早8晚6,现在每天早晨6点起床出门买菜,只想尽量把他们娘俩照顾好,弥补我这些天没能陪在他们身边的遗憾。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事发当天晚上你听到了什么?整个过程中发生了什么?

  赵宇:2018年12月26日晚上11点左右,我正和怀孕的妻子在家里聊天,突然听到楼下先是传出踹门声,后来又听到有人喊“救命啊,强奸了。”我赶紧跑下楼,发现声音是从4楼一间公寓传来的,门边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屋里面,一名满身酒气的男子正掐着一名女孩的脖子,右手还举着拳头。女孩脖子和脸已经发紫,有淤青,额头上还有两个大包。

  我就冲了进去,拽开那名施暴的男子,事后才知道他叫李桦(化名)。李桦起来后,冲着我胸口和额头各打了一拳。然后我就把他撂倒在地。

  当时李桦死死掰着我的3个手指,差一点就掰成直角。另一侧,被施暴的女孩小邹拽住了我的胳膊,她应该是想拉架吧。我腾不开手,只能踹了李桦一脚脱身。当时感觉他没什么事情。

  谁知道,李烨当场就拿出手机,扬言要“弄死我”。我抓起手边的凳子想砸他,但被赶来的妻子和小邹拉住。

  小邹的闺蜜在李桦闯进房间时,因害怕就报了警。当晚,辖区派出所民警将小邹、李桦和小邹的闺蜜带回派出所做笔录。民警当时没有让我一起过去,我以为这事就过去了。

  “我明明是去救人的,为什么反成了故意伤害呢”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之前你认不认识小邹?警方为何抓你?

  赵宇:我们公寓有几百户人,我家住5楼,她们住4楼,平时都忙着生计,邻里间相互交流很少。我从来都没见过小邹。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警方为何抓你?

  赵宇:案发后第3天,因李桦报案说我故意伤害,警方将我带走,并将我拘留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一待就是14天。我妻子当时正在待产,我被拘留的第二天,儿子就出生了。我进看守所时是170斤,14天瘦了30斤。

  在看守所里,我最担心的就是妻子和孩子,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因为我的事情受影响,更担心这件事会影响到妻子和孩子的健康。所以,现在一想起这事,我就觉得对不起他们。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从救人到被抓,你想得通么?

  赵宇:我想不通。我明明是去救人的,为什么反成了故意伤害呢?

  在1月10日取保候审当天,我曾在警方要求下与李桦沟通,但并不顺畅。据我所知,他自称大肠破裂,鉴定为二级伤残,后面3年都不能工作,一直要求我对他进行赔偿。

  “我始终认为自己是见义勇为,不应该被定性为故意伤害”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现在这个事情广受关注,你自己有什么想法?后续还会采取哪些措施?

  赵宇:现在公安机关没有给出明确说法。我可能无罪,也可能要面临承担刑事责任和巨额赔偿。我希望法律能给出公平的结果,还我清白。我相信法律,法律是公正的。

  我不希望因为我有污点影响孩子今后的生活。更主要的是,我始终认为自己是见义勇为,不应该被定性为故意伤害。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你还会采取哪些措施?

  赵宇:目前,据我所知,检察机关对我做出了不批捕决定。我也申请了法律援助。如果后期需要开庭审理,律师会为我做无罪辩护,并申请国家赔偿。

  “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我还是会出手的”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我们看到有很多网友在支持你。

  赵宇:事情发生后,我单位的领导都很关心我,也有很多热心网友帮助我转发微博,并在微博下评论支持我。

  这几天,我还收到了很多热心网友发来的红包,但是我都没有收。

  我只是希望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不是通过微博进行募捐,大家的好意我心领了,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今后遇到类似的事情,还会出手相助吗?

  赵宇:作为一名退伍军人,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还是会出手的。但我会更注重分寸。无论是对受害人还是施暴人,都会尽量掌握好度,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不过,遇到危急情况,我还是不会想那么多,第一时间肯定还是救人。

  本版文图/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发自福建福州

  李桦

【编辑:梁静】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